back
home
options
more

【第三十四章 密使令】
老十三接到皇帝传召进宫,马不停蹄赶到宫中见到了皇帝。

#160;#160;#160;#160;#160;#160; “十三,你知道老四去了何处?”皇帝问道。

#160;#160;#160;#160;#160;#160;#160; “启禀皇阿玛,十三只是有些线索,四哥在皇阿玛禁足四哥期间,四哥私自出府是有不对,但是皇阿玛四哥肯定有不得不出府的理由,虽然我不清楚是什么原因,但四哥做事一向稳重,这皇阿玛是知道的。十三得知四哥失踪的消息后,立马派人查探,才得知四哥应该提前就得知此番出府凶险,所以出府之前跟贴身侍卫方雪婷商量,如遇危险四哥会发出信号,所以我们就在四哥发出信号的位置发现了血迹,所以皇阿玛四哥的失踪是有人故意为之,如今四哥生死未卜,还请皇阿玛暂息雷霆之怒,派人查找四哥下落!”老十三说道

#160;#160;#160;#160;#160;#160; “朕到老四府上,府上众人为何未向朕说明此事?”皇帝问道。

#160;#160;#160;#160;#160; “皇阿玛,四哥私自出府是事实,而当时皇阿玛的雷霆之怒,此事只有方雪婷一人知晓,方雪婷一定是担心皇阿玛再多加问责四哥,四哥可能出事一事又未得证实,方雪婷只能一语不发,请皇阿玛念方雪婷一片忠义,护主心切,从轻发落!”老十三说道。

#160;#160;#160;#160;#160;#160; “方雪婷!你退下吧,朕自有主张!”皇帝淡淡说道。

#160;#160;#160;#160; “皇阿玛……”

#160;#160;#160; “退下!”皇帝喝道,老十三不得已只能遵旨退下。

#160;#160;#160;#160;#160;#160; 大理寺监狱突然来人要见方雪婷,来人全身一套黑色素衣,带着帽子,无法看清来人相貌。

#160;#160;#160;#160;#160; 大理寺狱卒将一块令牌递到了大理寺卿的手上,大理寺卿见到这块令牌抬眸一愣,眼神惊恐。这块令牌正面是一条盘龙,背面镶刻着一个字“密”。

#160;#160;#160;#160; “快,带我去见令牌主人。”大理寺卿对狱卒说道。

#160;#160;#160;#160; “是。”狱卒带着大理寺卿来到了天牢的接待处。所以狱卒见到大理寺卿的到来都行礼,唯有一黑衣人背对大理寺卿站着。

#160;#160;#160;#160;#160;#160; “大理寺卿华艾见过密使大人!”大理寺卿见到此人都要跪拜,可想此人身份有多特别了。让大理寺卿也没有想到,五六年了,这令牌销声匿迹五六年了,此时突然出现,那肯定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六年前这块令牌出现,皇长子胤缇被皇上终身圈禁。而此时这令牌再次出现,大理寺卿也不知道又会有何事发生。

#160;#160;#160;#160;#160; “我要提审方雪婷。”黑衣人背对大理寺卿冷冷说道。

#160;#160;#160;#160;#160; 华艾听到这话纳闷了,方雪婷是皇上亲自下旨抓的,而此时密使出现这是为何啊?但华艾无权过问,因为这张令牌就是特权,无需解释。

#160;#160;#160;#160;#160;#160; “是。来人,带方雪婷。”大理寺卿对手下人吩咐道。

#160;#160;#160;#160;#160;#160; “请大人内室静候。”华艾说道。

#160;#160;#160;#160;#160; “嗯。”黑衣人应声,在华艾的指引下来到一间厢房。

#160;#160;#160;#160;#160; 大理寺卿与黑衣人刚进厢房,狱卒就将方雪婷带了过来。方雪婷身上有伤,显然是刚受过大刑。

#160;#160;#160;#160;#160; “你们对她用刑了?”黑衣人听到狱卒说话,转身看向方雪婷,黑衣人打扮太过神秘,这身装束了,居然还蒙着面。黑衣人见方雪婷身上的伤对着大理寺卿吼道。

#160;#160;#160;#160;#160; “大人,我们,我们不知道,那什么,也是宫里来人说上大刑,一定要让他们说出四贝勒爷的下落啊!”大理寺卿跪地委屈说道。

#160;#160;#160;#160;#160; “行了,让大夫在天牢候着,我问完话,立马给她治伤!”黑衣人上前扶着方雪婷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说道。

#160;#160;#160;#160;#160; “是,大人”大理寺卿与狱卒都退了出去。大理寺卿与狱卒走在走廊,狱卒还偷偷问大理寺卿,黑衣人身份,华艾瞪了狱卒一眼说道:“不该打听的不要打听,小心脑袋!”

#160;#160;#160;#160;#160;#160;#160; “你来干什么?”方雪婷侧靠在椅子上问道。

#160;#160;#160;#160;#160;#160;#160; “又是因为他,你是不是已经忘了自己的身份了?”黑衣人看着方雪婷说道。

#160;#160;#160;#160;#160;#160;#160; “哼,是你忘了自己的身份了吧?”方雪婷冷冷看着黑衣人说道。

#160;#160;#160;#160;#160;#160; “是,我成为密使是因为你,我为了你可以做任何事情,我只要你!难道你看不到我的真心吗?”黑衣人有些激动。

#160;#160;#160;#160;#160; “你还有心吗?你跟着老九一起怕心跟他一样黑了吧!”方雪婷说着激动咳了两声。

#160;#160;#160;#160; 黑衣人拉下面罩,黑衣人露出真面目,他是老九身边的纪检。

#160;#160;#160;#160; “你本可以自己走出去的,为何不这样做?”纪检问道。

#160;#160;#160;#160; “因为我是四贝勒府的人!”方雪婷说道。

#160;#160;#160;#160; “四贝勒府的人?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他的人了吧?他已经死了,四贝勒府没了!”纪检说道。

#160;#160;#160;#160;#160; “你说什么?”方雪婷站起身冷冷看着纪检问道。

#160;#160;#160;#160; “好,那我就实话告诉你,老四被我们逼下悬崖,他已经死了,还有那个沈家大小姐!”纪检恶狠狠说道。

#160;#160;#160;#160;#160; “是老九做的?为什么?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方雪婷问道。

#160;#160;#160;#160;#160; “哈哈哈,都是皇子,你说为什么?”纪检说道。

#160;#160;#160;#160;#160;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方雪婷看着纪检问道。

#160;#160;#160;#160;#160; “因为我也想他死,只有他死了,你的心才能不向着他!”纪检紧紧握住方雪婷的双肩说道,方雪婷被这突然的用力感觉吃疼。

#160;#160;#160;#160;#160; “怎么了?很疼吗?是心疼还是身体更疼了!啊!”纪检一把将方雪婷推到,方雪婷倒在地上,想起身可却起不来了,又摔倒在地。

#160;#160;#160;#160;#160; “啊,对不起,对不起,雪婷,我,我,我都做什么了?对不起,对不起。”纪检又赶紧冲上去扶起方雪婷,方雪婷用力推开纪检,方雪婷倒坐在了椅子上,纪检被退的倒退数步。

#160;#160;#160;#160;#160;#160; “疯子!”方雪婷说道。

#160;#160;#160;#160;#160; “是,我是疯了,我是被你逼疯的!我们一起学武,一起入宫,一起做密探,我们才是青梅竹马,天生一对。可至从你跟了胤禛,我进了九爷府,一切都变了。你从我这得到的消息都传给了谁?我本早该向主人接发你,可我没有那样做,因为主人一旦知道你唯有一死,你要是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了?我一再退让,所以我就帮着九爷夺权,除掉胤禛!还记得陈雨焉在九爷府的那个消息吗?你还记得吗?”纪检说着双眼直勾勾地看着方雪婷。

#160;#160;#160;#160;#160; 方雪婷大叫“住口!”方雪婷脑子里闪过跟纪检见面的你一瞬间,方雪婷衣衫不整在床上,纪检起身整理着自己的衣服。

#160;#160;#160;#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