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home
options
more

【第三十三章 另有安排】
太子准备去沈府找沈志晨下聘,就想看看沈志晨怎么应对。此时梓剑来回话,说陈冉儿在别院吵起来了,要求见胤礽。

      太子深叹,说道:“本太子就去看看她,她到底还想如何!”

       胤礽刚走进陈冉儿的别院,就听到叮叮咚咚,零零碎碎的声音。不知道房间内又有多少东西遭殃了。

      “砸,都给我砸了!琳儿,小姐要是砸累了,就吩咐厨房为小姐多做一些好吃的,小姐如果喜欢,吃饱了可以继续砸,然后你再通知管家,让都给补上!”太子走进门扶起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琳儿说道。

     “殿下,我已经住进来了,为什么不是太子府,要让我住在别院?”陈冉儿哭的泪人一般,上前紧紧抱住胤礽问道。

      “琳儿,去外面候着。”太子将丫头琳儿叫了出去,一个小丫头被欺负的为太可怜了。





     “太子府的人都在为此事忙碌着,你有孕在身,怕下人照顾不周,所以你必须住在别院。”太子说道。

      “不要,太子殿下,冉儿不要,我姐姐是为了殿下才丢了性命,她才应该是殿下的太子妃,现在姐姐走了,我又怀上殿下的子嗣,那理应我才是殿下的太子妃的,殿下不能娶别的女人。”陈冉儿哭诉道。

      “放肆,本太子要谁做太子妃,那是本太子的事,与沈家小姐的婚事乃是父皇指婚,岂容你来质疑!”太子撒开陈冉儿的手说道。

      “我,我也是沈家的小姐,沈鱼茜都跟着别的男人跑了,殿下要娶沈家小姐只能是我啊!”陈冉儿说道。

     “你怎么知道沈鱼茜跟别人,跑了?谁告诉你的?”太子抓住陈冉儿的领口问道。

     “我,我,我在九爷府上听下人说的。”陈冉儿说道。

     “老九府上?下人说的?”太子看着陈冉儿神色慌张,感觉陈冉儿有事瞒着自己。

      “是吗?”太子抬起陈冉儿下巴问道。

      “是,是真的,殿下。”陈冉儿双眼看着太子的眼睛说道。

      “好,本太子暂且相信你,还有你是你,嫣儿是嫣儿,你永远替代不了嫣儿在我心中的位置。我不想再从你口中听到嫣儿的名字,你不配做她的妹妹!”太子慢慢扶陈冉儿在桌前凳子坐下,蔑视的眼神看着陈冉儿说道。

     陈冉儿失神,太子就此离开。

     走在院子当中对梓剑说道:“悄悄注意老九近来都做了些什么,我要尽快知道。”

     十三的侍卫进宫求见皇帝,等了一个晚上,最后侍卫将十三对自己说的话告诉了皇上的贴身太监,皇帝才传老十三的侍卫来见。

     “老十三在何处发现了老四的踪迹?”皇帝问道。

      “启禀皇上,奴才不清楚,十三爷是这样对奴才说的,奴才只是将十三爷的话如实禀告皇上。”侍卫说道。

     “于成,传老十三进宫见朕!”皇帝吩咐道。

      太子到了沈家送来了聘礼,然后让沈志晨将婉儿带了出来,看了看婉儿。婉儿换下的丫鬟的衣服,穿上了沈志晨为婉儿新做的衣服,看上去确实不一样了。比不上沈沉鱼,也不逊色多少。

      “没想到,小小丫头换上主子的装扮还有几分气质。”太子打量着婉儿说道。

     “好了,东西本太子已经送到,沈侯记住本太子要娶的是沈家真正的小姐沈鱼茜,明日就是大婚之日,沈家只有一个沈鱼茜!也是沈家唯一的小姐!”胤礽看着沈志晨说道。

     “是,太子殿下。”沈志晨在想这太子话里到底什么意思,太子要娶的是自己的女儿沈鱼茜,意思就是说要么交出真正的女儿,要么就当真正的沈鱼茜死了,眼前的婉儿就将是自己亲生女儿沈鱼茜。

     胤礽走了,沈志晨慢慢起身,婉儿赶紧起来上前搀扶着沈志晨。

     “婉儿,你告诉我实话,你真的不知道小姐在哪吗?”沈志晨问道。

    “我,我不知道。”婉儿犹豫回答。

    “你……你没看出来吗?太子一再提醒我,他要娶的是沈家唯一的女儿,意思就是说你一旦嫁入太子府,小姐就永远别想回沈家了!”沈志晨叹息说道。

    “我,我知道,但又不知道”婉儿终于说实话了。

     “什么叫知道又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快告诉我,不然沈家就要大难临头了!”沈志晨说道

      “四爷的贴身侍卫方雪婷发现了四爷留下的线索,说小姐跟四爷可能掉下悬崖,他们到悬崖下也没有找到四爷和小姐。”婉儿说道。

     “什么?怎么会掉下悬崖了?”沈志晨以为有希望了,但这结果又有点失望。婉儿摇了摇头。

     “他们从哪里掉下去的你可知道?”沈志晨问道。

     婉儿点了点头。

     “快,叫管家。”

    婉儿带着沈志晨到了沉鱼和老四坠崖的地方,沈志晨命令下人们带着绳索下崖,情况跟方雪婷等人一样,下不去。

      林怡一激动自己跳了下去。

      沈志晨被下人拉住,这才避免了沈志晨也跟着跳下去。

     而山谷中的沉鱼与胤禛两人各自拿着一根木棍在叉鱼,没想到突然从上空落下一人,两人视线纷纷看向刚落下那人。

    “好像是个女人!”沉鱼说道。

    两人走了上去,胤禛将女人翻身过来,两人大惊。

     “母亲……”沉鱼叫道,沉鱼冲上前去,探了探气息,还好只是昏迷了。

     胤禛抱起林怡将其送进他与沉鱼住的山洞。

     没过多久林怡醒了,见到沉鱼激动的哭了。

      “好了,好了,母亲,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好了,不哭了。对了,母亲怎么也……”沉鱼问道。

     “都是因为你啊,娘以为你……娘没有你,娘也不想活了,就从崖上跳了下来。”林怡说道。

     “啊,我的亲娘啊,你傻不傻啊!”沉鱼有些小感动,眼角含着泪说道。母女俩抱在一起。

      而老四一个人坐在一旁看着这对母女,想起自己的母亲~豫妃。

      在冷宫见到豫妃,豫妃对胤禛说的最重要的一句话就是“要做人上人,自己的命运要自己掌握!”

     而林怡也看到了老四,林怡为沉鱼擦去眼泪。

     “你们……”林怡看了一眼胤禛有所指问道。

     “我们,我已经是他的人了!”沉鱼偷偷在林怡耳边说道。

       林怡面如土色看着沉鱼,不知道该怎么说。

    “放心吧,娘亲,他对我很好,你担心的事绝对不会发生的。”沉鱼在林怡耳旁轻声细语说道。

     林怡轻叹一声说道:“但愿如此吧!”林怡也不愿意想更多了,只要自己女儿开心就好,现在他们在山崖下,也出不去。林怡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

     沉鱼问起外面的情况,才知道太子居然要让婉儿代替自己的身份嫁到太子府。心里想着:“这太子是疯了吧,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两个解释,一个为了得到沈家的助力,但是想想婉儿不是真正的沈家小姐,太子完全没有这样做的必要啊!那就是另一个解释那就是他认为沈家人肯定知道自己的下落,想逼自己现身!”沉鱼更确定后者。想着想不到太子也是为了权利不择手段之人啊!他还答应自己要向皇上求情收回指婚旨意,看来都是骗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