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home
options
more

【第三十一章 皇帝震怒】
皇帝批阅着奏折,于成在身旁伺候着。

“皇上,奴才去沈侯府传旨时,见到沈侯收的义女,总感觉面熟,奴才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可奴才总是想不起来。”于成一边为皇帝研墨一边说道。

“哦,你也有忘人忘事的时候?”皇帝抬头看着身旁的于成说道。

“奴才跟在皇上身边三十年了,想必奴才是老了。”于成笑着说道。

“都三十年了,朕从登基,杀鳌拜平三藩收台湾,一晃你都跟在朕身边三十年了,待此次从围猎场回来,朕就准你回河南老家看看,提前给你一个恩典吧!”皇帝说道。

于成激动的,放下手中的研墨石,跪地谢恩。

“好了,起来吧!”皇帝继续看奏折。

“皇上,奴才去沈侯府时,未见到沈家大小姐,按理说沈侯认义女,沈府日后就多一口人,沈家大小姐应该在府上才是。”于成突然说道。

“哦,这沈鱼茜从坠马之后,朕再见沈鱼茜就觉得像似变了一个人,照沈鱼茜现在的性格来看,不在府中也是有可能的,毕竟是朕将她指婚给太子的,突然自己身边的丫头成了自己的妹妹,还,还可能与她同进太子府,难免心中委屈。算了,就此作罢吧!”皇帝说道。

“是奴才多嘴了。”于成面上自责道。

“对了,老四情况如何?可有悔悟?”听于成提起沈鱼茜,皇帝自然想到被自己罚禁足的老四胤禛了。

“禁军一直在四贝勒府守着,要不奴才传禁军统领隆科多大人,皇上亲自问问。”于成说道。

“传隆科多。”皇帝放下奏折说道。

于成走向门口对门口的太监说道:“隆科多大人今日在何处轮值?”

“启禀公公,隆科多大人应该还在四贝勒府上。”

“马上传隆科多大人,皇上要见隆科多大人。”于成对门口太监说道。

“是,奴才马上就去。”

不久隆科多到了,皇帝让隆科多进殿。

“隆科多,朕问你,老四在府上可有反省?”皇帝问。

“启禀皇上,四贝勒爷一直在府上,用膳都是下人每日送去房间。”隆科多跪在地上说道。

“传朕口谕,解四贝勒府禁,你带禁军回来吧,再让老四前来见朕。”皇帝说道。

“臣遵旨。”隆科多躬身退下。

隆科多回到四贝勒府,让所有手下人回宫,自己带了两个侍卫进府,传皇帝口谕。

而此时在老四房间的苏培盛慌了,这四爷不在府上,怎么接旨啊。苏培盛看了看刚进门传话的下人,苏培盛马上换下老四的衣服,让传话的下人穿上,背对房门躺倒在老四床上,安排好,苏培盛从老四房间走了出来。

“隆科多大人,四爷因为这几日禁足,用的膳食甚少,四爷现下已经病倒,奴才正要传太医。”苏培盛拱手对隆科多说道。

“啊,四贝勒病了!这可如何是好?苏公公赶紧传太医吧,隆科多是来传四贝勒入宫的,皇上要见四贝勒,隆科多马上回宫向皇上禀告此事。”隆科多紧张说道。

苏培盛一听到这,感觉要出大事了,皇上要见四爷,要是皇上担心四爷的病,出宫探病,那自己还不落下一个欺君之罪。

“啊,是,奴才这就让人去请太医,大人,奴才认为暂时不要告诉皇上四爷病倒之事,四爷全身起红疹,奴才也不清楚四爷这红疹是否会过人,万一皇上担心四爷病情,出宫探病……”苏培盛分析一下,感觉这个谎已经撒了,不如就一不做二不休。

“这,这让我如何向皇上禀告了?苏公公这不是难为我吗?”隆科多说道。

“快,快来人传太医。”苏培盛立马对屋檐下的下人喊道。

“这,大人你想,四爷可是在各位大人的看管下患病的,要是皇上再来,要是四爷的病过给了皇上,大人,我们都是服侍主子的奴才,这事……”苏培盛吓唬道。

“皇上要见四贝勒爷,这四贝勒又病了,还不能对皇上如实说,这可是欺君之罪,隆科多就是有九个胆子也不敢啊!”隆科多左右为难,心里乱成了麻。这可怎么办?

苏培盛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话已经说出去了不可能收回,这可如何收场。

“不行,隆科多先回宫将四贝勒病倒之事禀告皇上。”隆科多也没招啊,这欺君之罪他不敢的,还是如实告知皇上,大不了以后落一个照顾不周,也比欺君之罪轻多了啊,隆科多想到此赶紧跑。

“大人,大人……”苏培盛想叫住隆科多,可这隆科多跑的比兔子还快,到门口正好撞见十三与方雪婷回来。

“十三爷,隆科多,该死,冲撞了十三爷!”隆科多跪地求饶。

“隆科多,什么事让你堂堂禁军统领慌张成这样啊?”老十三问道。

“启禀十三爷,皇上要见四爷,这四爷又病倒了,隆科多这是要回宫禀告皇上此事。”隆科多说道。

“四哥!四哥病倒了!”老十三惊奇。

“是的,十三爷。属下……”隆科多想跑了,试探看看门口,意思问我可以走了吗?

“哦,那你去复命吧!”老十三随口说道,脑子里还在想四哥回来了?

“十三爷。你,你怎么让他走了?”方雪婷看着老十三问道。

“啊!那,那怎么做?”老十三犯傻道。

“十三爷,这肯定是苏培盛没办法了,才故意那样说的……”方雪婷说着,苏培盛上来了对着二人点了点头。

老十三与方雪婷进门,苏培盛将刚才的事说了一遍,感觉没办法了。老十三站了出来。

“我换上四哥的衣服吧,就算父皇发现了,就说爷让你们这样说的,大不了受顿罚!”老十三说道。

“十三爷,现在是不能让皇上知道四爷不在府中,皇上如果知道四爷在禁足期间私自出府,四爷又要受罚了,这回还不知道皇上会怎么罚四爷了!”方雪婷说道。

“那怎么办?”老十三也犯愁了。

“大总管,太医到了。”门外下人进来说道。

“让太医进来!”老十三说道。苏培盛与方雪婷相对看看,再看看老十三,他好像有主意了。

果然不久,下人来报,皇上来了。伴随皇帝贴身太监高呼:“皇上驾到。”皇上进了房间。太医与四贝勒府一众在房间的下人跪地。

而床上躺着一人,全身被绷带包满,唯有露出眼耳口鼻。一旁的太医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怎么成这样了?太子四皇子所患何疾?”皇帝坐在床前椅子问道。

“启奏,启奏皇,皇上,四贝勒爷,四贝勒爷是,是感染了瘟疫!”太医额头大汗。

“皇上,皇上还是……”于成马上上去挡在皇帝面前,示意下人带皇帝出去。

“朕没事,朕乃天子,还怕区区瘟疫吗?”皇帝起身走近床前,仔细打量着。

“父皇,父皇还是不要靠近儿臣,儿臣……”床上躺着的人突然说话

“大胆,老十三!”皇帝认出床上之人,皇帝对自己的儿子在熟悉不过了。

老十三赶紧起床跪在地上,皇帝看着这一屋子跪地之人。皇帝走到老十三跟前慢慢拆开包在老十三头上的绷带,老十三慢慢露出整张脸……

“父皇,都是儿臣的主意,跟旁人无关,父皇要罚就罚儿臣一个人吧!”老十三跪地说道。

“你一个人?哼,苏培盛,你家爷了?”皇帝愤怒问道。

“启禀皇上,四爷,四爷出府了!”苏培盛低声说道。

“来人,将苏培盛拉出去重打八十,四贝勒府一干人等,全部重打五十,将老十三带回十三贝勒府,罚半年俸禄,禁足贝勒府。送老十三回府。”

“父皇,父皇……”老十三被禁军带走。

四贝勒府惨叫声不断,男男女女都有。苏培盛与方雪婷被带到御前。

“老四现在何处?皇帝问道。

苏培盛与方雪婷都不说话。

“都是好奴才啊!你们是想朕将你们下到天牢,让你们尝尝天牢的刑法才愿说吗?”皇帝气愤地看着苏培盛与方雪婷说道。

“启禀皇上,四爷出府,奴才也不敢问,奴才等确实不知道四爷现在何处?”苏培盛吃力说道。

“你了?方雪婷,你可是老四贴身侍卫,你也要告诉朕,你也不知老四去向吗?”皇帝看向方雪婷问道。

“启禀皇上,属下不知道!”方雪婷说道。

“哈哈哈,传朕旨意,四贝勒胤禛违抗朕意,此刻关闭四贝勒府,四贝勒府所有下人打入天牢。”这是震怒了,天子震怒。

“是,奴才遵旨。”于成低声应道。

皇帝久久不说话,想到于成告诉自己,沈家沈鱼茜也不在府中,难道两人……皇帝想想不太可能,但是皇帝必须弄清楚。

“于成,去沈侯府!”皇帝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