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home
options
more

【第三十章 心事】
方雪婷与十三带人来到山脚,仔细观察着这河流,这条河流属于两山夹击,就由这条河流流入山谷中,河流在进入山谷处就变窄,河水满山谷,想要进入必须是潜水进入。

“我先进入看看情况吧,雪婷你跟这里所有人就在洞外等我消息好了。”十三观察着洞口说道。

“不行,我要进去,十三爷还是在外面等着吧,不知道进入是否有危险,十三爷不可以冒险。”方雪婷看着十三说道。

十三笑了笑说道:“也许四哥就在里面,我怎么可能在这等消息,好了,我们一起进去,也好有个照应!”

方雪婷犹豫一会,点了点头。十三看了看方雪婷,伸出手。

“跟紧我。”方雪婷看了看十三,直接向水中走去……

此时山谷中的胤禛正握住沉鱼双手,教沉鱼射箭了,箭靶就是他们一起动手做了一个草人。

沉鱼笑着看了看胤禛,胤禛也笑着握紧沉鱼双手,拉开弓箭,拉放。一箭正好射在草人胸前。

“我射中了,我射中了诶!”沉鱼高兴跳了起来,面对胤禛说道。

“那你自己再试试?”胤禛笑着说道。

“哼!自己射就自己射,没有你帮忙我也能射中!”沉鱼不屑说道。

沉鱼站好,取箭,缓缓拉弓。看样子还是有些生疏。

“三点一线,手臂放松,凭感觉,静心,辩风力,慢慢放箭。”胤禛在旁指点着。

“嗖”沉鱼手中箭飞了出去,结果力道差了点,箭在草人跟前落地。

“都是你!都怪你,都是你啦!”沉鱼将手中弓箭一扔,看着胤禛生气说道。

胤禛一脸无辜,自己什么也没干,怎么全是自己的错了。

“我的错?我做什么了?”胤禛无辜说道。

“还狡辩是吧!要不是唠叨没完,我可能射不中吗?说是不是你的错?”沉鱼气鼓鼓手指胤禛向胤禛方向走去。

“我唠叨吗?我那是……”胤禛还在为自己辩解,沉鱼的小拳头已经砸向胤禛。胤禛一把抓住沉鱼,将沉鱼环抱在怀里,动作甚是暧昧,空气急骤,两人双目相对,沉鱼一对眼珠轻轻一眨一眨。

胤禛就要亲下去,沉鱼突然用手挡住胤禛即将亲下来的动作,然后双手紧扣住胤禛脖子。

“说,你错了没有?”沉鱼得意看着胤禛说道。

“我,我错了!”胤禛受不了这沉鱼的美人计,最终败下阵来。

“好吧,那就饶了你了!”沉鱼快速起身,一把推开胤禛,双手叉腰面对胤禛说道。

“你……”胤禛不乐意看着沉鱼说不出话来。

“我什么啊?”沉鱼问道。

“好吧,你继续练吧,我再也不帮忙了,也不说话。”胤禛说道。

“哼!练就练,没有你唠叨我肯定能射中!”沉鱼说道

“是吗?”胤禛突然跑向沉鱼说道,沉鱼见势头不对,赶紧躲,两人打闹一会。突然有人喊“四哥”打断了两人。

沉鱼与胤禛同时看向声音传来地方,是老十三还有方雪婷。沉鱼看到方雪婷马上记起了她夜闯沈鱼茜房间之事。

“四爷”方雪婷看了一眼老四叫道。

而此时的方雪婷看着胤禛与沉鱼之间,方雪婷心里不舒服着,有些疼,酸酸的。

老十三再看看方雪婷,老十三好像明白了些东西了。

“四哥,没想到你们真在这。”老十三走近老四与沉鱼说道。

老四才松开沉鱼,沉鱼也觉得有些尴尬,整理了一下自己衣衫然后说道:“我去看看我们还有什么吃的!”

老四点了点头。

“四哥,你跟沈家小姐……”老十三不能装看不到啊,可老十三看到这一幕也很吃惊,他没想到老四居然跟沈家小姐走到了一起,还发展得这么快,看刚才两人的动作,很是甜蜜。

“好了,你们怎么找来的?”老四问道。

“我们在你发信号的山上发现了血迹,所以顺着线索就找到了这了。四哥,到底是谁,是谁令你们跌落到这山谷的?”老十三问道。

“他们都蒙住面,我现在还没有头绪。”老四说道。

“四爷,我们是来接你,们的,跟我回去吧!”方雪婷说着,而沉鱼观察着外面的情形。老四想了想。

“你们回去吧,就当没有见过我们!”老四走开一段距离,背对二人说道。而胤禛的双眼正好与在山洞口的沉鱼对上。

老四对沉鱼笑了笑,沉鱼也面对胤禛微微一笑,然后转身回到山洞。

三人又谈了一会,沉鱼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沉鱼静静地坐在山洞的石桌前,想着要不要问问胤禛,方雪婷杀沈鱼茜他知情吗?这到底是什么?

“不要问他,他不知道。”此时沉鱼身体里的沈鱼茜说话了。

“你怎么知道?”沉鱼问道。

“你昨天不是问了他吗?我是沈家小姐,对他有大用处,他怎么可能让人来杀我!”沈鱼茜说道,沈鱼茜的声音很弱,看来沈鱼茜昨天知道胤禛一直在利用她,肯定伤透了她的心了。

沉鱼想想也对,胤禛那时怎么可能让人杀沈鱼茜了。可方雪婷为什么要这么做?

“难道你还没有看出来吗?方雪婷喜欢四爷!”沈鱼茜说道。

“啊!”沉鱼吓了一跳,天了!这女人也太可怕了吧,那自己现在不是很危险。但自己跟沈鱼茜长得一模一样,她再看见跟沈鱼茜一张脸的自己,为什么不杀自己了?

“这个我也不知道!”沈鱼茜说道。

“啊!我什么也没说啊,你可以知道我在想什么吗?”沉鱼惊奇,这太神奇了,她居然知道自己想什么,那自己还有秘密吗?

“你不用担心,我在这个世上的事情已经了了,我没有什么留恋的,人了,我不会再出现了,你再也不用担心了。”沈鱼茜说道,突然沉鱼感觉自己灵魂出窍一般,一个倩影真正出现在自己面前。

“哇,真的一模一样,跟自己没有任何差别。”沉鱼慢慢靠近沈鱼茜,仔细打量着沈鱼茜,沈鱼茜笑了笑,慢慢化成一缕青烟消失了。

“喂,喂,你,你不要走啊,喂……”沉鱼大叫。此时胤禛回来了,看到这一幕。

“沉鱼,怎么了?”胤禛问道。

“是她,沈鱼茜,她又出现了,不过她再也不会回来了!”沉鱼说道。

“你,你是说谁?茜儿?”胤禛奇怪问道。

“是啊,现在相信了吧,我昨晚对你说的,我没有骗你,我是从未来世界来的,我叫沈沉鱼。”沉鱼看着胤禛说道,胤禛没有看见沈鱼茜,他只是看见沉鱼对着空气说不要走。但是沉鱼再次说起,胤禛开始有些相信沉鱼所说的话了。

“嗯,十三爷和,和方雪婷了?”沉鱼问道,提到方雪婷时,沉鱼还是有些担心。

“我答应你的,要陪你一直留在这的,所以我让他们回去了,放心吧,他们不会告诉任何人在这见过我们的,再也没有人可以打扰我们了!”胤禛笑着说道。

“你真的不回去吗?”沉鱼问道。

“只有这里才真正属于你我!”胤禛抱着沉鱼说道。

“可以告诉我,方雪婷怎么会成为你的侍卫吗?”沉鱼推开胤禛,面对胤禛问道。

“为什么问她?你,你吃醋了?”胤禛紧盯着沉鱼的表情变化。

“谁吃醋了?我才没有。难道你们真有什么?”沉鱼表情像似在说老实交代。

“从有了贝勒府开始,她就一直跟在我身边,所以有很多事情都是我交代她去办!”胤禛笑了笑说道。

“包括杀人?”沉鱼严肃问道。

胤禛听到沉鱼的问话,心里突然有点紧张,犹豫了。

“好了,我知道了。她是你最信任的人!”沉鱼背对胤禛说道。

“她只是我的侍卫,现在你才是我最信任的人。”胤禛从身后抱住沉鱼说道。

“就会花言巧语!”沉鱼很享受此刻,但是胤禛是未来的雍正皇帝,难道自己真的要和他一辈子留在这吗?历史不会因为自己而改变吧?如果……沉鱼决定不去想这些事情,未来会是怎样谁又知道了,反正现在的自己有胤禛这样一个男人呵护着,自己很幸福,她要享受此刻安逸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