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home
options
more

【第二十九章 到底爱谁】
老八见了于成回到贝勒府,吩咐田青去将眼前的事情处理干净。

“既然老九已经将戏台搭好,我们就帮他一把,把这场戏唱下去!”老八说道。

“是,属下马上去办。”田青领会到老八的意思应声道。

方雪婷等人一路搜寻,最终线索就悬崖处断了。

十三马上命人放下绳索下悬崖搜寻,结果跟老九派去的人一样,没办法下到悬崖底,根本不知道这悬崖到底还有多深。方雪婷不愿意就此放弃,决定继续搜寻,最终在山崖的另一段发现有一条河流流入山谷,如果顺着河流进入一定可以到达崖底。

不过天色已晚,方雪婷等人只能回去,待明日在进山谷。

山谷内的胤禛与沉鱼吃过晚饭后,各自回到山洞休息。

“我们回去吧!”沉鱼突然说道。

胤禛听到沉鱼的话突然转头看向沉鱼,沉鱼背对着胤禛。

“洞外的小河是从山谷外进来的,你早就发现了对吗?”沉鱼说道。

“你想出去吗?”胤禛问道。

“我,我不重要,但是你必须出去,因为你是大清的四贝勒,是皇帝的四皇子。”沉鱼淡淡说道。

胤禛起身慢慢走向沉鱼说道:“你在我的心里是最重要的!”

沉鱼突然警醒,胤禛的声音离自己很近,沉鱼转过身,胤禛就在自己跟前,胤禛突然蹲下,紧紧抱住沉鱼。

“你如果想留在此处,我愿意放下一切陪你留下。”胤禛在沉鱼耳边说道。沉鱼猛然从胤禛怀里挣脱。

“你知道我是谁?我不是什么沈将军的女儿,我不属于这,而在你眼前的也不是沈鱼茜,我叫沈沉鱼,来自未来世界,不是你喜欢的那个沈鱼茜!”沉鱼大声说道。

胤禛有点蒙,不知道沉鱼在说什么。

“沉鱼,你怎么了?”胤禛看着沉鱼问道。

“哈哈哈,你不信是吗?这件事我自己也解释不清楚,我,我仿佛在自己的梦中,而我身体里还有一个人的意识,就是你爱的沈鱼茜,而现在的我,是我自己的意识。你今日不是已经看见了吗?你是不是认为我神经错乱了?我是在跟另一个我,不,我是在对身体里的沈鱼茜的意识对话。你爱的是她不是我!”沉鱼说道。

胤禛更是听不懂了,可看沉鱼认真的样子,胤禛完全理解不了。

“啊!我疯了,就知道你理解不了,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沉鱼快要崩溃,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好了,我理解,你是说你不是鱼茜,你叫沈沉鱼,来自未来。”胤禛看着沉鱼这个样子心疼抱住沉鱼,这个时候他想着沉鱼需要一个人理解她,他不理解但只能这样做。

“你真的知道我在说什么吗?”沉鱼惊奇地看着胤禛。胤禛点了点头。

沉鱼推开胤禛说道:“那,既然你知道我说的什么就应该明白你爱的不是我,你爱的人是沈鱼茜,你放心,虽然我现在还没有办法让你见到我身体里的另一个意识,属于沈鱼茜的意识,但一定有办法让你见到真正的沈鱼茜的,相信我!”沉鱼看着胤禛信誓旦旦说着。

“我不管你是谁?你说的我都相信,你是之前的沈鱼茜也好还是现在的沈沉鱼,我只知道,我爱的人是你,你想就在我就陪着你,你如果想出去我们就一起出去。从今以后没有四皇子,你就是我的一切。”胤禛说道。

“你骗我,你还说你明白我说的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沉鱼还想说什么,可是胤禛冲上去,深深吻住沉鱼的嘴,沉鱼欲躲避,可是怎么也躲不开他,最后沉鱼咬住胤禛,胤禛嘴都流血了,胤禛才慢慢松开她。

沉鱼眼角有泪水,不是她不愿意,只是她不愿意这样不明不明白就被人强吻而已,沉鱼眼角含泪一巴掌打在胤禛脸上。两人相对看着,久久不说话,沉鱼生气的表情,而胤禛则面无表情,让人看不透。

“好啊,你说你喜欢我,那你告诉我,我跟之前的沈鱼茜有什么变化?你到底是喜欢之前的沈鱼茜还是现在的我了?”沉鱼生气地问道。

“我喜欢的是跟我一起掉下悬崖,跟我一起抓鱼,一起练箭的你,沈沉鱼。”胤禛看着沉鱼说道。

沉鱼大笑说道:“阴毒的四贝勒,精于算计,看来历史上说得一点都没有错。四爷,你不觉得可笑吗?在你我见面之前,你一直当我是沈家小姐,沈鱼茜。而现在我编一个故事说我不是沈鱼茜,你还真信了!我听我家丫头婉儿说了,我失忆之前跟现在的我性格截然不同,完全像似两个人,而你听了我编的故事告诉我,你喜欢现在的我,那之前的我了,都是虚情假意吗?你不管是现在的我还是之前的我,在你眼里我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沈家小姐,有了沈家小姐的这个身份,你就可以得到汉军旗统领,也就是我那将军老爹的支持,而将军老爹除了是汉军旗统领以外,在汉人朝臣当中威望甚好,你有了沈家的支持就有了朝堂上所有汉人朝臣的支持,四爷,四皇子,我说得对吗?”沉鱼开始怀疑胤禛,因为他的话,他说喜欢现在的自己,那沈鱼茜算什么?此刻她记起林怡对自己说过的一件事,让自己离胤禛远一点。就在胤禛带自己从沈家跑出来的前一晚。沉鱼回忆着林怡对自己所说的事。

“乖女儿,你现在是太子的未婚妻,不能再跟四爷有来往了。”林怡拉着沉鱼说道。

“母亲,我没有。”沉鱼狡辩道。

“你父亲被皇上下旨入大理寺当晚你是不是跟四爷见过面?”林怡问道。

“又是婉儿多事,不是告诉她不要告诉……”沉鱼说着下面的话没能说出口,让自己生生咽了回去。

“不是婉儿告诉我的,当晚我就在附近的酒肆,是我亲眼所见!”林怡说道。

“母亲去酒肆做什么?母亲去喝酒了,那肯定母亲喝酒眼花了!”沉鱼淘气地抱住母亲的头,在林怡额头一吻说道。

“母亲,女儿困了,女儿先回房休息了!”沉鱼说着要离开。

“等等,娘还有话对你说”林怡叫住沉鱼。

“母亲改天再说吧,女儿真的是困了。”沉鱼假意打了个哈欠说道。

“你不是想知道母亲为何去酒馆吗?因为方雪婷!”林怡说道。

沉鱼听到这大吃一惊,因为方雪婷,为什么?沉鱼满脑子问好。

林怡继续说着,林怡告诉了沉鱼,暗卫军的历史,还有老四拿女儿逼林怡夫妻重组暗卫军之事,重点是林怡夫妻迫不得已答应了老四要求之后,老四开始怀疑夫妻二人,而林怡之所以会出现在酒馆,是因为那间酒馆就是暗卫军的一个秘密联络点,而当天林怡去酒馆是因为暗卫军的人告诉林怡,方雪婷奉老四命令在查暗卫军。

沉鱼想着本不想多管闲事,但自己现在的身份是沈家小姐,而且她隐约感觉自己跟胤禛在此相处,心里多少有一点悸动了,她乱了。她不清楚自己心里的这种感觉,她担心再这样下去自己脱不了身了,还有胤禛所说的话,他所说的爱,让自己不敢相信,前一秒当自己是真正的沈鱼茜,这一秒他说爱的是现在的自己,这个人太可怕了,她必须让自己认清现实。

胤禛大笑:“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的人吗?好,我就让你看看我的心,来……”胤禛掏出一把匕首,将刀把递向沉鱼,慢慢向沉鱼靠近,沉鱼吓得不断倒退,沉鱼一个不小心摔倒在地。

“你不是怀疑我对你的真心吗?那你就挖出我的心看看,来,来一刀扎进去!”胤禛蹲在地上,双手握住沉鱼的手,刀尖对在自己的胸口心脏位置,沉鱼哭着,连连摇头,鲜血染红了胤禛衣衫,沉鱼一下推开胤禛,匕首已经刺入胤禛的身体,虽然不深,但鲜血已染红胤禛胸口的衣衫。

“你怎么样?你怎么样?我,我相信你,我相信你。”沉鱼哭着看着胤禛的伤口处说道。胤禛扔掉匕首紧紧抱住沉鱼

“我知道你还不能完全相信我,我承认之前跟你相处有利用你之心,但是经过这几日的相处,我已经沦陷了,我的心里只有你。我们就在这,就我们俩,没有别人,无忧无虑度此余生好吗?”胤禛说道。

听到胤禛这些话沉鱼开始慢慢相信他了,因为此时胤禛的话验证了林怡对自己说的,而沉鱼好像也是在这几日跟胤禛的相处中,心中多了不安与隐隐的痛。

“好,我相信你,我们就在这,哪也不去了!”沉鱼说着,深情地在胤禛额头一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