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home
options
more

【第二十八章 都动了】
梓剑与太子回到太子府,梓剑感觉今日之事很不解,终于问出口来。

“殿下是否喜欢上沈家大小姐了?”梓剑自然知道陈雨焉在太子心里的地位,但太子今日表现太奇怪了,让梓剑怀疑。

太子看着梓剑没有说话,想着自己与沈沉鱼之间发生过的点滴,太子偶尔发笑,太子表情变化,梓剑全都看在眼里,梓剑心里自然有了答案。

而此时的沉鱼与老四在悬崖下甚是开心,两人一起抓鱼,老四教沉鱼射箭,一起制作弓箭,两人关系在渐渐升温。

早朝,皇帝与众大臣商量着一年一次的皇家涉猎,年羹尧受命负责围场安全问题,钦天监查黄历观天象最终定下日子,皇帝问起太子与沈鱼茜大婚日子是否已有备选日期,皇帝提出太子与老四同一日期大婚,两位皇子的大婚就在同一天办了,最后日子定在了三个月之后,围猎随行人员议定后,皇帝让太子留下,最后退朝。

“太子大婚之前让……那位怀有身孕的女子进宫,朕与太后要见见她。”皇帝说道。

“父皇,她,她叫沈冉儿,近来她害喜得厉害,不如待她生产后父皇与太后再接见?”太子胤礽说道。

“沈侯那边怎么说?”皇帝继续问道。

“沈侯将其认做义女,随了沈侯姓,现下在沈侯府上静养!”太子说道。

“太子与沈家小姐大婚在三月后,害喜那便不见了,着人好生照看着,在未生产之前不得让她见外人,此事止于沈家。”皇帝说道。

“是,儿臣遵旨!”太子应声道。

“待她生产之后再做安排吧,朕已经让于成去沈侯府,对沈志晨得有所赏赐。朕告诉你,这是朕最后最后一次为你处理此种风流荒唐之事!”皇帝说着感觉头疼,堂堂一国之君为了这个儿子……

“儿臣谢父皇浓恩!”太子叩谢。

“起来吧,你让皇家脸面扫地,太后听了此事差点气晕过去,太子好自为之吧!”皇帝对太子真是不知如何是好了。

于成到了沈家,送来一堆赏赐。这堆赏赐的由头就是太子与沈鱼茜大婚在即,皇帝为表示对沈家的重视,所以重赏沈家。然而皇帝为了公平,给年羹尧年府也送了一堆东西,皇帝这回可是大出血了!于成让沈志晨家下手全部退出去,让人将沈冉儿传来,传达了皇帝口谕,让沈志晨看住沈冉儿,跟皇帝对太子说的话一样,未生产之前,沈冉儿不得离开沈家半步,沈冉儿禁足沈家。

沈冉儿从老九家的密室出来又被皇帝禁足沈家,沈冉儿那个气得,而于成在传达完皇上口谕之后,当沈冉儿抬头时,见到沈冉儿的于成吓傻了,全身瘫软。于成是见过被赐死的陈雨焉,还是自己亲自送陈雨焉上路的,而此时见到沈冉儿着实吓得不轻。而沈冉儿见于成样子,虽然感觉有些奇怪,但也没有多想,现在的沈冉儿是气得不行了。沈志晨看着于成的样子不解啊,而于成也没有告诉沈志晨为什么。于成回宫的路上,想了一路不可能啊,自己见鬼了!于成不敢再去想了。

老八胤禮在福满楼二楼包间吃饭,田青跟在身边,站在窗口,一直观察着街道,像似在等什么人。

一辆马车在福满楼后门停了下来。

“爷,他来了。”田青说道。老八抬头,门口店小二将一位客人带了进来,田青拿出一锭银子打赏给了店小二,交代没有吩咐不要让任何人靠近这间包房,小二应声退下。小二带来之人穿着黑色带帽披风,披风帽子将来人遮挡的严严实实,来人去掉帽子,才看清来人~于成。

“老奴见过八贝勒。”于成跪地参拜。

“起来吧,有什么紧急情况非要见爷。”老八为自己倒了一杯酒,浅尝一口问道。

“爷,都动了!”于成说道。

老八淡淡一笑,看了一眼田青,田青看了看房门,向门前走去。

田青猛然打开房门,店小二正贴着门前偷听,店小二欲解释,被田青手中长剑,一剑杀了。随即田青将尸体拖走。

老八一口将酒杯中美酒一口饮尽。

方雪婷与十三带人再次去老四发出信号的地方寻找线索,找了几天,终于让方雪婷有所发现。

“十三爷,有血迹!”方雪婷看着地上的血迹说道。

十三跑到方雪婷发现血迹的地方,只是滴血,十三顺着地面观察着,又发现了几滴血迹。

“有人受伤了,现在被人处理过,四哥发出信号,肯定需要我们支援的,所以现在可以确定现场是对方处理的,那就是四哥肯定出事了!”十三凭着这几滴血迹分析道。

“找,一定要找到四爷。”方雪婷对周边的手下人吩咐道。十三看着方雪婷紧张的神情,心中还是酸酸的,有些吃醋。但现在还是四哥的安危要紧,又开始四下搜查线索。

而此时的胤禛与沉鱼谷底烤鱼,准备着晚餐了。

“你闻闻香不香?”沉鱼将自己烤的鱼递到胤禛跟前,让胤禛闻闻,感觉一下美食的诱惑。

“嗯,好香。”老四闻了闻说道。

“你看看你,烤鱼不会,烤个鱼都烤焦了!来这条给你,把你手里的鱼给我,我来烤!”沉鱼说道,把老四手中的鱼夺了过来。

“你教我射箭,我教你烤鱼,你不知道当时我们公司团建,去山庄烧烤的时候,所有东西都是我烤的!”沉鱼随意地说道。胤禛听到这话有点蒙了。

“公司?团建?是什么?”老四问道。

此时沉鱼才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想了想说道

“嗯,没什么了?说了你也不明白。你再去找点材火来吧!”沉鱼说道。

“嗯,好。”胤禛放下手中的鱼,去捡材火去了。

“还好,差点就说漏了!”沉鱼自言自语道。

“你喜欢太子还是四爷?”沉鱼身体里的沈鱼茜问道。

“啊!你,你是在跟我说话吗?”沉鱼问道。

“这个世界只有你能感觉到我,听到我说话,我当然是在跟你说话了。”沈鱼茜说道。

“太子和胤禛他们两个不一样,我都喜欢可以吗?”沉鱼随意说道。

“哦!”沈鱼茜不高兴淡淡应声。

“哈哈哈,怎么了?生气了?”沉鱼问道。

“没有。”沈鱼茜淡淡说道。

“你既然知道我不属于这里,那你就应该知道我跟他们谁都不会有结果的。所以喜欢不喜欢又有什么重要的了?”沉鱼说道。

“你不能回去!”沈鱼茜突然说道。

“啊!为什么?我的小可爱啊!”沉鱼挑逗。

此时胤禛捡材火回来,看到沉鱼自己说话,很是奇怪。

“好了,闭嘴,他在看着我了!”沉鱼小声说道。

“看够了没有?火快灭了!”沉鱼看向胤禛喊到。胤禛这才走了过去。老四一边添加材火还时不时看看沉鱼。

弄得沉鱼也不好意思了,沉鱼走开。

“我再去找点材火。”说着就跑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