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home
options
more

【第二十七章 我也是女儿】
“殿下,陈姑娘已经送去了沈侯府。”梓剑跟太子胤礽报告道。

“她怎么样?”太子看着梓剑问道。

梓剑看了看太子问道:“殿下,陈姑娘,殿下真的要让她进太子府吗?皇上见到她……”梓剑有些担心,陈冉儿跟陈雨焉毕竟是双胞胎姐妹,且两人长得太像了,如果皇上见到难免会影响太子与皇上的父子感情。

“备马,本太子去沈侯府看看她!”太子说道。

“殿下,要不要再想想,陈姑娘那张脸……”梓剑说出自己的担忧。

“所以我要从新给她一个身份!”胤礽说道。

“殿下……”梓剑还想劝说太子,太子举手示意梓剑不要再说了,自己已经决定了。

在沈府,沈志晨与林怡亲自将陈冉儿接进了家门。

“陈冉儿给义父义母请安。”陈冉儿见到沈志晨与林怡行礼道。

“陈姑娘,快快起身。”沈志晨上前扶起陈冉儿。

“这位就是陈姑娘啊,真漂亮!”林怡见到陈冉儿说道。

“谢谢,义母。冉儿既然是沈家的女儿,今后一定好好孝敬义父义母。”陈冉儿看向沈志晨夫妻说道。

“嗯,陈姑娘,太子殿下有对你说过吗?以后你就是我们的女儿,而且需要随我沈家的姓!”沈志晨问道。

陈冉儿想了想,这太子想得可真周到,为自己安排了一对父母,还要自己改变原本的姓氏,那他能让自己这张脸也改变吗?

“一切都听父亲安排!”陈冉儿笑了笑说道。

“来人,带小姐去房间看看,你就住鱼茜隔壁吧,以后你就是我沈家二小姐。我们还有一个女儿叫沈鱼茜,现下不在府中,她大你几月。”沈志晨说道。

“对,你先去房间看看,看看还缺什么,你就吩咐琳儿,以后就由琳儿照顾你的日常。”林怡说着,身后一个丫头走上前,对林怡说道:“是。”

“二小姐,我是琳儿,以后就由琳儿照顾二小姐了!”琳儿对着陈冉儿行礼说道。

“谢父亲母亲,姐姐不在府中,冉儿还想着先拜见姐姐了,不知姐姐何时能够回府?”陈冉儿心里冷冷低哼,面上乖巧地问道

“哦,这丫头啊,你这姐姐是个疯丫头,成天我们也很少见到她人,所以……”林怡想着鱼茜失踪的事还是不要让陈冉儿知道了,毕竟鱼茜跟着四爷出去的,这要是传到皇上与太子那,沈家又要受责备了。

“原来如此,那姐姐一定是位洒脱的人儿了,冉儿一定跟姐姐一起好好孝顺父亲母亲。”陈冉儿乖巧说道。

“嗯,将军,你看冉儿多乖巧啊!”林怡拉住陈冉儿的手说道。

沈志晨点了点头,微笑着。

“那女儿先去房间收拾,一会再来拜见父亲母亲。”陈冉儿说道。

“去吧,琳儿,好好照顾二小姐。”林怡关照道。

“将军,夫人,太子殿下来了。”门口管家来报。

沈志晨伸手,林怡笑了笑拉住沈志晨伸过来的手去迎接太子。

“大姐姐就住这?”陈冉儿路过沉鱼房间门口说道。

“是的,二小姐。”琳儿回答道。

陈冉儿冷冷一笑推门而入,琳儿看着这二小姐,这是要做什么。

“二小姐,这是大小姐的房间,你的房间在隔壁。”琳儿提醒道。

陈冉儿像似没听见一样,进了房间,四处看了看,说道:“大姐姐的房间真漂亮,不是说大姐姐不在府里吗?这花……”陈冉儿看着桌上的一花瓶,花瓶中插着新鲜的鲜花。

“是奴婢今早一早在院子里采的,小姐喜欢茉莉的淡淡清香,所以奴婢每天都要采一束放在小姐房间。奴婢见过二小姐。”说话的是婉儿,婉儿见沉鱼的房门开着,以为沉鱼回来了,到房间正好遇到陈冉儿问话。将军昨日回府就说收了一个义女,今日会住进府里,所以婉儿也就知道陈冉儿的身份了。

“你,我见过你!”陈冉儿看着突然闯进来的婉儿说道。

“二小姐,见过奴婢?”婉儿有些不记得了,自己什么时候跟她见过面啊。

“那日你跟着大姐姐在太子府!”陈冉儿说道。

“哦,对,奴婢记起来了。”婉儿想到那一幕看着陈冉儿说道。

“这样好不好?大姐姐反正不在府中,这桌上的鲜花也没人欣赏,婉儿先送到我房间好不好?我也很喜欢!”陈冉儿看着婉儿说道。

“二小姐,你要是喜欢奴婢再为二小姐去花园采一束回来,放在二小姐房间。”婉儿说道。

“不,我就喜欢这一束,好香啊,上面还有露水了。连同花瓶一起送到我房间吧。”陈冉儿说着要离开沉鱼房间。

“二小姐,这……”婉儿为难。

“怎么了?不行吗?”陈冉儿有些生气看着婉儿问道。

“这个花瓶是小姐最喜欢的,所以……”婉儿低头说道。

“小姐?难道我就不是沈家的小姐吗?我也是沈家小姐,也是沈家的女儿,难道就因为我是义父收的义女就该被你这丫头看不起吗?”说着陈冉儿一巴掌打在了婉儿脸上。

婉儿跪在地上说道:“对不起,二小姐,都是婉儿的错,可这花瓶是我家小姐最喜欢的,不能给你!”

“琳儿,你是死人吗?我被这丫头这样欺负,你都不帮本小姐,难道你也看不起我吗?”陈冉儿看着身旁无动于衷的琳儿说道。

“二小姐,她,她是大小姐的贴身侍女,跟小姐一起长大的!”琳儿跪地说道。

“你,你们……”陈冉儿被两丫头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放肆!”突然传来一男子声音,来人正是沈志晨,管家在门外见到陈冉儿与婉儿的对话,感觉有些不妥,就赶紧通报给了沈志晨,此时门前沈志晨,林怡,太子都来了。

“婉儿,她是本将军新收的义女,也是我沈府的二小姐,是沈府的主子,你一个小小婢女竟如此放肆,管家带婉儿出去!”沈志晨说道。

“是,将军。”管家赶紧拉着婉儿逃离战场,婉儿还想说什么,被管家硬给拉了出去。

“琳儿,将大小姐桌上的花瓶与花送去二小姐房间。”沈志晨说道。

“谢……”陈冉儿刚要得意道谢,却被太子打断。

“不用了!陈冉儿,记住你的身份,该是你的就是你的,不该是你的,他永远不可能属于你!既然进了沈府就要懂沈府的规矩,从今日起,你是沈家二小姐沈冉儿,是沈将军收的义女,也只是义女!”胤礽看得很清楚,就一个花瓶,她就要对婉儿动手,好胜心太强了。沈志晨是看在自己面子上,给陈冉儿留脸面。

而此刻的梓剑看着这一幕,太子为什么会这么生气,陈冉儿可是陈雨焉的妹妹,太子怎么想的?梓剑想不通。

“太子,你……”陈冉儿也没有想到太子会不站在自己这边,太子对自己很温柔的,今天怎么了?自己为了他受了多少委屈,被他藏了那么久,自己因为想出去没少对太子发火,可太子都很温柔对自己,今天太子中邪了吗?

“这是沉鱼的房间,以后不要再让她踏进这个房间一步!”太子对身边的琳儿说道。

“是,太子殿下。”琳儿应声。

“殿下,这……”沈志晨不知道还说什么,自己家里,让太子做主了,不过这件事让自己处理自己也不好处理啊,想想还是太子出手办更好。

“好了,母亲陪你去你的房间看看,你想要什么,母亲马上让人去准备。”林怡走到陈冉儿身边,拉着陈冉儿的手说道。可此时的陈冉儿愤怒的眼神看着太子,跟刚进门的那个乖乖女完全是两个人啊,要不是亲眼所见,林怡都不敢相信这是自己刚见过的那个陈冉儿,林怡想想后怕,这女孩不是善类啊!

陈冉儿跟着林怡离开,到了隔壁自己的房间。

“母亲,对不起,女儿让你失望了。可是女儿只是很喜欢那个花瓶而已,没想到太子他……”陈冉儿又变了回来,又是乖乖女模样,在林怡身边撒娇。

林怡微笑着说道:“知道,母亲知道,母亲马上让人去寻,找一个一模一样的花瓶摆在你房间里!”

“啊,啊,啊……”突然陈冉儿像似要吐,一阵反胃。

“怎么了?这,这是怎么了?快,快取痰盂……”林怡吩咐琳儿道。

林怡看着这冉儿,心里开始怀疑……

太子交代了沈志晨几句离开,沈志晨交代下人,今日之事不许对外人说起,就说陈冉儿一直在沈府照顾自己女儿,是沉鱼房中丫头,只因沈志晨见其乖巧,所以收做义女。林怡回到房间跟沈志晨提及自己请大夫为陈冉儿把脉,发现陈冉儿怀孕之事,沈志晨也着实吓了一跳,深深一叹息。林怡与沈志晨为自己的亲生女儿担心啊,家里多了一个陈冉儿,而自己的亲生女儿又跟着老四走了,这夫妻二人更为担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