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home
options
more

【第二十六章 太子求亲】
老四与沉鱼离开,这京都天子脚下可大乱了。

林怡一早来找沉鱼,而婉儿是一晚没睡啊,一直等着沉鱼回来,可怎么也没有等到沉鱼。这会林怡来了,婉儿可不知道如何交代了。

“怎么是你?小姐去哪了?”沉鱼问道。

“小姐,小姐她……”婉儿不知道怎么来撒谎,心底焦急啊。

“说,老实说,小姐去哪了?婉儿你可是不会撒谎的,你撒没撒谎我可一眼就能看出来,别想欺骗我!”林怡严肃说道。

“小姐,小姐被四爷带走了!”婉儿只能老实交代了。

“四爷?四爷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林怡吃了一惊。

“昨晚,昨晚四爷突然,突然出现在小姐房门前,什么也没说就带着小姐离开了!我一直在房间等着,可小姐一直也没有回来,婉儿也不敢声张,所以……”婉儿委屈说道。

“你……快去四爷府上悄悄打听一下,小姐有没有在四爷府上!”林怡说道,心里也是焦急啊,自己女儿跟太子有婚约的,但现在却无故跟着太子的弟弟跑了,这沈府可怎么交代啊?如今沈家在风口浪尖上,一个沈志晨下狱就让林怡乱了阵脚,现下不能再出任何乱子了。

“哦,我,我马上去。”婉儿应声点头道。

婉儿赶紧跑去四贝勒府,而整个四贝勒府被禁卫军把守着,婉儿不敢靠近,担心惹出什么乱子了,婉儿只能在四贝勒府正门远远看着,希望能够等到小姐或者从四贝勒府出来一个自己认识的人问问。

说来也是婉儿幸运,还真让婉儿等到了。婉儿才到不久,方雪婷就从四贝勒府出来了,婉儿只能让管家驾马车一直跟着,可不知道为何,方雪婷骑马在四贝勒府绕了好大一圈,最后在一流动人流极少的地方突然停了下来。

“跟了这么久了,还不出来。”方雪婷说道。婉儿听到方雪婷说话,才乖乖从马车上走了出来。

“四爷了?四爷可在车上?”方雪婷见到是沈府的婉儿就立马问道。

“啊,方侍卫也不知道四爷去了何处吗?”婉儿看着方雪婷紧张问道。

“四爷昨晚出门后就一直没有回过府,昨晚我们突然收到四爷发的信号,我偷偷溜出府,沿着信号发出的方向搜寻四爷,可一路都没有发现四爷踪迹。”方雪婷从接到胤禛的信号之后心里就一直不安,现在沈家婉儿的神情告诉她,四爷也不在沈家,看来四爷可能真出现什么危险了。

“信号?什么信号?”婉儿问道。

“这是四爷定下的,如果有什么紧急情况出现,四爷就会向天空发射一金色烟雾信号,见到这信号,府里人就可以立马找到四爷的方位,可……当我赶到四爷发射信号之地,并没有找到四爷!”方雪婷说道。

“啊,那怎么办?我家小姐跟四爷一起出去的,我家夫人一早见小姐不在就逼问我小姐去处,我不得已就实话实说告诉夫人小姐跟四爷离开了。”婉儿说道。

“我从府内出来,就知道你跟在身后,还有皇上的人,为了让你不跟丢又甩掉皇上的人,我可没少下工夫,现下知道四爷不在沈府,那四爷与你家小姐可能遇到危险了!”方雪婷说着,婉儿听到方雪婷这么说更慌了。

“那怎么办?我怎么跟夫人交代啊?小姐你在哪啊?千万不要出什么事啊?不然婉儿也不活了!”说着婉儿快要哭了。

“好了,你先回去吧,我,我去找十三爷,现在四爷被皇上罚闭门思过,如今贝勒府也有诸多不便,只能找十三爷帮忙了。”方雪婷说着,心里还是不愿意去找十三,但是没办法,老四这么多兄弟当中可能就十三爷会真心帮老四了。而年羹尧的妹妹又跟老四有了婚约,如果让年羹尧知道老四与沈家小姐一起失踪,年羹尧只怕多心,所以方雪婷只能找十三了。

“我,我不回去,我要***,不然我没脸见夫人。”婉儿带着哭腔说道。

“也好,那你让管家先回府吧,沈府沈侯爷还在大理寺,沈夫人也不能受刺激了,你就告诉管家就说四爷带着沈家小姐出游了,我们去找他们回来就好了!”方雪婷对婉儿说道。

“是,是。”婉儿点了点头,想到现在方雪婷的这个说法也能让夫人暂时相信了,拖延一点时间了。

“他们掉下悬崖,肯定活不了了!”朱飞说道。老九家老九,陈冉儿,朱飞还有纪检四人在密室分析着老四与沉鱼掉下悬崖的情况。

“纪检,你那边什么情况?”老九问道。

“爷,我们没办法下到崖底,悬崖太高了,而且越向下雾越大,根本看不清还有多深才能到崖底,所以没有搜寻到沈家小姐和老四。”纪检说道。

“算了,既然这样那就不用找了,老四算是一个意外的收获了,看来老天都在帮我们!”老九说道。

“没找到沈鱼茜尸体,我总感觉不安,隐约觉得她和四贝勒都没有死!”陈冉儿心里不安淡淡说道。

“只要老四与沈鱼茜不在我们计划的时间内出现,就不会打乱我们的计划。更何况他们也无从得知是我们对他们下的手!”老九说道。所有人都点了点头。

早朝上,太子胤礽开始上朝,皇帝答应放了沈志晨,可沈志晨还在大理寺关着,而胤礽联系汉人朝臣再次上奏请旨释放沈志晨,才得知老九在沈志晨出事第二天就联系他们向皇帝求情。早朝太子再次求情,皇帝才下旨释放沈志晨,并令年羹尧联合九门提督一并追查红花会余党,而沈志晨被皇帝罚俸禄半年,下令闭门思过。

沈志晨回到沈府才知道自己女儿被老四带出府至今未归,沈志晨启用暗卫军,私下追寻老四与沉鱼的下落。沈志晨也在想着太子在大理寺对自己说的话。

太子处理好沈志晨之事,将沈志晨接出大理寺,与沈志晨悄悄说了几句,然后离开再进宫,求见皇帝,在御书房门外候着。

“皇上,太子殿下求见。”于成向皇帝禀报着。

“朕不是让大理寺放了沈志晨了吗?他还有何事?”皇帝疑问。

“让太子进来吧!”皇帝放下奏折说道。

胤礽走进御书房跪地请安。

“太子平身,沈志晨朕已经让其回家闭门思过,太子还有何事?”皇帝看着太子问道。

而皇帝让太子起来,太子并没有起身,跪地说道:“儿臣谢父皇应儿臣请奏恕沈志晨之罪,儿臣还有一事请父皇应允。”胤礽今日说话不像往常一样犀利,皇上倒是不习惯了,感觉太子可能要给自己出难题了。

皇帝喝了一口茶,看着于成说道:“这么凉,你伺候朕多年了,难道还不知道朕的喜好吗?”皇帝斥责于成一句,于成躺着中枪。

“是,奴才这就让人换。”于成端走茶杯,离开。

“太子还有何事启奏啊?”于成离开后,皇帝问道。

“儿臣想尽快与沈家小姐成婚,不知钦天监可有选好日子呈报父皇?”太子说道。

皇帝听到太子这话总算放下心来,皇帝笑了笑。

“好,好啊,太子终于明白朕的心思了,朕甚是欣慰,太子起来回话吧!”皇帝面带笑意说道。

太子这才起身说道:“儿臣还有一个不情之请请父皇恩准!”

皇帝看向太子,感觉太子下面的话才是重点了!心里多少有点不安。

“太子,说吧。”皇帝想知道太子到底想干什么,让他就把自己想说的都说出来吧。

“儿臣在沈侯府上见沈家小姐身边一丫头,很是聪明伶俐,儿臣想在迎娶沈家小姐之日,让沈家将这丫头作为陪嫁丫头,一并进我太子府。”太子说道。

“丫头!”皇帝惊奇,自古陪嫁丫头是常有至古有之,但太子竟然放在心上还对自己说,太子是何意?难道这个丫头与其他人有何不同之处?

“这种事情太子自可与沈侯言明,为何要与朕说此事?”皇帝问道。

“因为此女子是沈府奴籍,儿臣想请父皇下旨为此女改变户籍。”太子说道,皇帝想了想原来如此,太子对这女子这样上心,不是作为陪嫁嫁进太子府吗?难道太子对此女另有打算。

“一个陪嫁丫头,太子觉得有必要吗?”皇帝看着太子,感觉太子话还是没有说完。

“儿臣,因为,此女,已经怀了儿臣子嗣,所以儿臣想给此女一个正式的身份!”太子说话吞吐,但也必须这样说才可以让皇帝相信自己。

“太子,你,你是朕亲立太子,我大清一国储君,你,你太让朕失望了!”皇帝听到这话确实生气,这自己为太子与沈鱼茜指婚,而现下看上沈鱼茜身边一丫头,还让那丫头怀孕了,这让皇帝怎么跟沈家交代,有什么脸面与沈志晨说此事。而皇帝刚让沈志晨闭门思过,现下太子却来求皇帝对沈志晨说这样一件事,这让皇帝如何开口。

“这件事情你自己去向沈侯道歉,至于怎么办?你,你自己与沈侯商量一个对策,有结果再呈报于朕,太子退下吧!”皇帝被这太子着实伤得不轻啊,皇帝有点心力交瘁了。

太子胤礽退出御书房,而太子在接沈志晨出大理寺的时候就对沈志晨说了此事。太子回忆自己与沈志晨在大理寺门外的场景。

“沈侯,受苦了!”太子将沈志晨带到一旁,面对沈志晨问候道。

“臣谢太子殿下关心,让太子殿下为臣费心,臣有罪!”沈志晨鞠躬说道。

“沈侯,不必这样。本太子与沈家小姐自有婚约,日后沈侯就是胤礽岳丈,都是自家人,沈侯还这样,是不把胤礽当自己人了。”太子说道。

“臣不敢,太子殿下是君,而我等臣下,臣万万不敢。”沈志晨说道。

“沈侯,本太子有一事,还需沈侯成全。”太子话锋一转说道。

“太子殿下吩咐,微臣照办便是!”

“不,沈侯,这件事是胤礽对不住沈家,所以是与沈侯商量此事,还需沈侯点头才可。”胤礽说道。

“微臣不敢,太子殿下请说。”

“本太子想让沈侯收一女子,认做义女!”太子说道,沈志晨听到此差异,太子这是何意?

“太子殿下这是……”沈志晨不理解问道。

太子在沈志晨耳边窃窃私语说着,沈志晨脸色一会一变,表情极为不好。

“太子,这……”沈志晨为难。

“求沈侯成全……”太子欲叩拜,沈志晨连忙扶着太子说道:“太子,微臣惶恐,微臣谨遵太子旨意!”

太子立马令人悄悄去了老九府上,将陈冉儿从老九府上接出来,老九也诧异,太子怎么突然要将陈冉儿接走了,不过太子已经派人过来了,老九自然得放人,陈冉儿终于离开了老九府上,而朱飞则还是留在老九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