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home
options
more

【第二十三章杀局二】
#160;#160;#160;#160;#160;#160; “快,他在那边,给我追!”官兵正在追捕宋飞,朱飞从沈府逃了出来,京城的各个城门都紧闭。皇帝下令全城搜查,一定要抓住这个红花会的余党。

#160;#160;#160;#160;#160; 九门提督马上封闭城门,没有通关文牒全部不得出入,朱飞不知道跑到了哪里,从一户大户人家的后门潜入,这户人家下人很多,朱飞跌跌撞撞地闯进一间房间。朱飞寻找着可以让自己藏身之处,触动了一暗道机关,朱飞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

#160;#160;#160;#160;#160; “你是谁?”一女子的声音传来,而这女子正好是陈冉儿。

#160;#160;#160;#160; “姑娘,不好意思,在下无意闯入,只因为在下得罪了官兵,现下官兵四下追查在下,还请姑娘容我暂时藏身,在下感激不尽!”朱飞拱手说道,也许是因一路躲避官兵,拉动了伤口,朱飞的胸前已然透红。

#160;#160;#160;#160;#160; “那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我又凭什么要帮你?”陈冉儿看着此人,朱飞看着很虚弱,身上所受伤不轻。

#160;#160;#160;#160; “我,那在下马上离开。”朱飞转身就要离开,可心里很是忐忑,自己又能去哪?

#160;#160;#160;#160;#160; “等等,你不是说官兵在追寻你吗?你现在出去岂不是要连累于我?”陈冉儿见朱飞欲离开,便开口说道。

#160;#160;#160;#160;#160; “那姑娘的意思是……”朱飞不解问道。

#160;#160;#160;#160;#160; “我可以暂且收留你,但是这里不一定比外面安全,因为这里可是当今圣上的皇子九贝勒的府上!”陈冉儿说道。

#160;#160;#160;#160;#160; “胤禟!”朱飞突然冲向陈冉儿,一把掐住陈冉儿的脖子。

#160;#160;#160;#160; “你,你要做什么?”陈冉儿呼吸困难问道。

#160;#160;#160;#160;#160; “你跟狗皇帝是什么关系?你是狗皇帝的什么人?”宋飞凶神恶煞问道。

#160;#160;#160;#160;#160; “你,你,你先放开我,我,我好歹算,算帮了你吧!”陈冉儿说道。朱飞慢慢松开陈冉儿,伤口疼痛的向后倒退了半步。

#160;#160;#160;#160;#160; “不要耍花样,我随时都可以要了你的性命,狗皇帝灭我明朝,杀我朱家满门,所以我不会对你心慈手软的!”朱飞说道

#160;#160;#160;#160;#160; “他就是从沈家逃出来的那个红花会余党,他说自己是朱家人,那他……”陈冉儿心里想着。

#160;#160;#160;#160;#160; “我,我跟皇帝没有任何关系,我的亲姐姐也是死在皇帝手上的,所以我会帮你的!”陈冉儿看着朱飞说道。

#160;#160;#160;#160;#160;#160; 陈冉儿说着自己与陈雨焉的事,陈雨焉被皇帝赐死后,太子胤礽就将陈冉儿从乡下接到了身边,因为担心陈冉儿的身份暴露,老九胤禟提出将陈冉儿带到自己府上的密室照顾,太子同意了,所以陈冉儿就出现在老九府上。

#160;#160;#160;#160;#160;#160; “所以你大可以放心,你我跟皇帝都是有深仇大恨,我不可能出卖你的。”陈冉儿说道。

#160;#160;#160;#160;#160;#160; 陈冉儿回忆着自己救下朱飞之事,心里想着这回朱飞可以派上用场了。

#160;#160;#160;#160;#160;#160; “什么?不可以?”老九一口拒绝道。

#160;#160;#160;#160;#160;#160; “为什么?你要我做的我已经做了,不杀沈鱼茜,我怎么到太子身边,怎么做太子妃?我,我们的孩子又怎么才能登上皇位?”陈冉儿说道。

#160;#160;#160;#160;#160;#160; “沈家对我还有用,所以现在不能动沈鱼茜。”老九说道。

#160;#160;#160;#160;#160; “你是舍不得吧!”陈冉儿看着老九,仔细观察着老九的举动问道。

#160;#160;#160;#160;#160;#160; 老九侧眼看向陈冉儿,笑着走向陈冉儿。

#160;#160;#160;#160;#160; “区区一个沈鱼茜,我又怎么会舍不得,但沈志晨是汉军旗的统领,在汉人朝臣心目中的威望仍在,所以沈家对我大有用处!你放心,沈鱼茜是不可能成为太子妃的。”老九说道。

#160;#160;#160;#160;#160; “如果我有更好的办法帮到你,那你愿意帮我除掉沈鱼茜吗?”陈冉儿说道。

#160;#160;#160;#160; “你……”老九看着陈冉儿,想着陈冉儿为什么这么恨沈鱼茜,她只不过见过沈鱼茜一次,还只是一眼的功夫。

#160;#160;#160;#160; “你爱上他了?”老九走向陈冉儿,轻轻抬起陈冉儿,阴毒的眼神看着陈冉儿。

#160;#160;#160;#160;#160; “爱上谁?你吗?”陈冉儿回避。

#160;#160;#160;#160; “好,说说你的计划!”老九也想知道这陈冉儿一直被自己藏在密室,不过出去一趟,她能有什么好的主意。

#160;#160;#160;#160;#160; “好,我先让你见一个人!”陈冉儿说着走向花瓶处,打开了密室大门。此时朱飞从密室走了出来。

#160;#160;#160;#160;#160; 老九见密室走出来一男人很是惊讶,这女人是怎么把一个男人藏进自己密室的,自己还一点也不知情。

#160;#160;#160;#160;#160; “哈哈哈,陈冉儿,爷真是小看你了!”老九说着一把掐住陈冉儿的脖子,慢慢用力。

#160;#160;#160;#160;#160; “他,他是朱三太子的儿子!”陈冉儿难受的说道。老九听到这话,心里突然一闪念,慢慢松开了陈冉儿。而此时的朱飞欲阻止老九的动作,也有些紧张眼前这一幕。

#160;#160;#160;#160;#160; “陈冉儿,好手段,我胤禟都被你当猴耍了,说,他怎么会在我贝勒府,你是何时将他藏起来的?”老九问道。

#160;#160;#160;#160;#160; “早就听闻九贝勒胤禟做事缜密,现在看来也是冲动之人,看来坊间传言也不尽然啊!”朱飞淡淡说道。

#160;#160;#160;#160;#160;#160; 陈冉儿被这老九一掐,着实难受,这老九是真心对你起了杀意啊。

#160;#160;#160;#160;#160; “哼,我大清入关已经多年,小小红花会企图将我满人赶出关内,现下红花会已经覆灭,你又能轩起多大风浪了?”老九不削说道。

#160;#160;#160;#160;#160; “哈哈哈,九贝勒爷,我乃是明朝朱家后裔,红花会经历满洲数朝,而只要我朱家还有人在,就会还有一个红花会,两个红花会……”朱飞不落怯说道。

#160;#160;#160;#160; “但你现在在本贝勒手里!”老九阴毒的眼神看着朱飞。

#160;#160;#160;#160;#160; “不错,贝勒爷现在就可以杀了我,但如果我不死就能助九贝勒爷成为储君,登上龙椅!”朱飞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