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home
options
more

【第二十二章杀局】


#160;#160;#160;#160;#160;#160;#160; “小姐,四爷,四爷……”婉儿吞吞吐吐的说着,很是失望的表情。

#160;#160;#160;#160;#160; “他怎么了?”沉鱼在父亲被下狱之后就提不起来精神,自己也不知道能做什么,沉鱼感觉自己错了,将廖松等人带回沈家,才会有这场横祸,所以沉鱼很自责。

#160;#160;#160;#160;#160; “四爷接受了皇上的赐婚,要娶年家大小姐了!”婉儿说道,婉儿为沉鱼可惜,婉儿一直认为沉鱼会跟老四在一起,可现在……

#160;#160;#160;#160;#160; “那又怎么样?”沉鱼淡淡说道。

#160;#160;#160;#160;#160; “四爷喜欢的是小姐,他怎么可以!”婉儿生气说道。

#160;#160;#160;#160;#160; “你不是说是皇上的意思吗?他是贝勒爷,他可以违抗皇上的圣旨吗?我不是也一样吗?以前都是自己的任性,才会害了将军老爹,现在将军老爹还在大理寺监狱。”沉鱼现在感觉一切事情都有自己的轨迹,那就顺其自然吧,况且自己跟老四之间本就没有什么,就算有那也不是跟自己,只是跟沈家原本的大小姐~沈鱼茜。

#160;#160;#160;#160;#160; “小姐,不如你去求求太子殿下,也许太子殿下能够帮我们救出将军了?”婉儿说道。

#160;#160;#160;#160;#160; “太子已经为我受伤了,这件事不能让太子知道,知道了吗?我也好些天没去看太子了,他毕竟因为我才受伤的,我们去看看他吧!”沉鱼说道。

#160;#160;#160;#160; “是,婉儿知道了,婉儿这就叫管家准备马车。”婉儿点了点头说道。

#160;#160;#160;#160; 去太子府的路上,沉鱼没有一句话,这让婉儿都有些担心了,难道之前的小姐又回来了,感觉现在安安静静的小姐跟之前的小姐一样。

#160;#160;#160;#160; “小姐,你,你恢复记忆了?”婉儿忍不住问道。沉鱼笑了笑。

#160;#160;#160;#160; “是不是不习惯现在的我啊?好了,我要振作,不能让太子看出来。”沉鱼马上笑容挂在了脸上说道。

#160;#160;#160;#160;#160; “殿下,已经好多了,沈小姐先在大厅稍等,小的去通报一声。”太子随从将沉鱼迎进太子府,没有直接带沉鱼去见太子。

#160;#160;#160;#160; “不用了,我自己去吧,我还需要通报吗?”沉鱼说着直接绕开随从向太子卧室而去,随从赶紧跟上去。

#160;#160;#160;#160; “我怀孕了,是太子殿下的,已经两个月了!”沉鱼刚到门口就听到屋内传来一女子的声音,而这女子说的事情着实吓了沉鱼一跳。

#160;#160;#160;#160;#160; “什么?”太子躺在床上也被冉儿的话吓了一跳。

#160;#160;#160; “我怀了太子殿下的孩子。”陈冉儿再次说道。

#160;#160;#160;#160;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我让人送你,不要让人看见你。梓剑。”太子说着叫随从进来。

#160;#160;#160;#160; “你还要把我藏到什么时候?”陈冉儿突然大声吼道。而此时随从将门推开,因为这个随从~梓剑听到太子叫自己了。而门口此时有三人,当然一个就是太子随从梓剑,另外两人,沉鱼与婉儿。

#160;#160;#160;#160; “送她回去,告诉,告诉她主子不要再轻易放她出门!”太子对梓剑吩咐道。

#160;#160;#160;#160; “你……”陈冉儿被太子的态度气得说不出话来,转身就看到门口的沉鱼与婉儿,狠狠瞪了沉鱼一眼,在梓剑的带领下离开了。

#160;#160;#160;#160; “好像我来的不是时候啊!”沉鱼站在门口尴尬着,不知自己是否打扰了两人的谈话。

#160;#160;#160;#160;#160; “你是想看看本太子死了没有吧?来帮本太子收尸的吧!”太子生气说道。

#160;#160;#160;#160;#160; “你……”沉鱼生气。

#160;#160;#160;#160;#160; “好,我来的不是时候,那我走可以吧?”沉鱼说着就要离开。

#160;#160;#160;#160; “本太子让你走了吗?没看到本太子身边没人照顾吗?怎么说本太子也是因为你受伤的吧!”太子说道。

#160;#160;#160;#160;#160; “那,那我进来了?”沉鱼试探地问道。

#160;#160;#160;#160; “进,进!”太子笑了笑无奈说道。

#160;#160;#160;#160; “为什么现在才来看我?”沉鱼走近,太子一把将沉鱼拉到自己跟前,眼对眼。都快要挨上了问道。

#160;#160;#160;#160;#160; 沉鱼一推,有些不好意思了。太子“啊”的一声。

#160;#160;#160; “你没事吧!”沉鱼关心道。

#160;#160;#160; “你这女人……”太子脸色苍白,背上疼痛说不出话来。

#160;#160;#160;#160;#160; “我知道你不会这么容易就断气的,所以自然是玩累了,想起你来了,就来看看了,怎么招你受伤跟我也有点关系吧,诶,刚才那女人是你新纳的小妾吗?”沉鱼看太子这不正经的样子,也就装着很随意的问出来了。

#160;#160;#160;#160;#160; “怎么?吃醋了?”太子微笑着,但这笑容有些难看,还不如不笑了,跟哭差不多。

#160;#160;#160;#160; “切,我吃什么醋啊!只是好奇而已!”沉鱼说道。

#160;#160;#160;#160;#160; “好吧,看你这样我就放心了,我派人打听了,沈将军在大理寺没受多大苦,前几天父皇来我府上,我已经向父皇求情了,父皇只是想小惩大诫一下,过几天自然没事了!”太子说道,让沉鱼没想到的是太子躺在病床上,居然帮自己把想办的事情办了。

#160;#160;#160;#160;#160;#160; “你……”沉鱼心里有些感动。

#160;#160;#160;#160;#160;#160; “我什么啊?我故意让手下人不告诉你的,这些天是不是很为沈将军担心啊,我因为你才受伤,还任由我躺在病床上,这些天都不来看我,这也算对你的惩罚了!”太子说道。

#160;#160;#160;#160;#160; “谢谢太子殿下!”婉儿突然向太子道谢。

#160;#160;#160;#160;#160; “你看,你看看,你家婉儿丫头都比你懂事!”太子指着沉鱼鼻子说道。

#160;#160;#160;#160;#160; “是,他们都比我懂事行了吧,谢谢太子殿下为我将军老爹求情。”沉鱼面上很不情愿的样子说道。

#160;#160;#160;#160;#160; “本太子要吃橘子,你帮本太子剥好,喂本太子吃!”太子看向桌上的橘子说道。

#160;#160;#160;#160; “什么?刚才你小妾在为什么不让她帮你剥,让她喂你啊!哦,我知道了,太子殿下是心疼她吧,她怀了太子殿下的骨肉了!”婉儿听着沉鱼这话酸酸的,难道小姐真吃醋了?小姐真的喜欢太子不喜欢四爷了?

#160;#160;#160;#160; “哎呦,怎么这么酸啊!”太子打趣着沉鱼。沉鱼走向餐桌,取了一个橘子,剥开直接喂了一瓣在太子嘴里说道:“我酸死你!”

#160;#160;#160;#160; 太子一笑嘴里说着:“好酸啊!”太子心里在想着今日陈冉儿的话,她怀了自己的孩子,当时跟陈冉儿……完全把她当成了陈雨焉了,太子心里不舒服,感觉自己愧对陈雨焉,但陈冉儿怀孕已是事实,自己必须得想办法解决此事了。

#160;#160;#160;#160;#160; 陈冉儿回到老九府中,老九问陈冉儿有没有告诉太子怀孕的事。得到陈冉儿肯定回答之后,老九开始盘算,这太子下一步会怎么做了,可不管太子怎么做,他不会再将陈冉儿关在自己府上了,只要陈冉儿重见天日,那太子为了眼前这个女人肯定会跟皇帝大闹一场,而自己只需要静观其变就好了。

#160;#160;#160;#160;#160; “我今日见到一人?”陈冉儿说道。

#160;#160;#160;#160; “谁?她认出你来了吗?”老九紧张道。

#160;#160;#160;#160; “一个女人,太子好像喜欢她,太子看她的眼神我很熟悉,就像看到我第一眼一样!”陈冉儿心中嫉妒,陈冉儿不是为了离开这府上,怎么会被老九利用。

#160;#160;#160;#160;#160; “应该是沈家小姐~沈鱼茜。”老九松了一口气说道。

#160;#160;#160;#160; “她就是皇帝指婚给太子殿下的女人?”陈冉儿看着老九问道。

#160;#160;#160;#160; “应该是她!”

#160;#160;#160;#160; “杀了她!”陈冉儿恶狠狠说道。

#160;#160;#160;#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