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home
options
more

【第二十一章 黄帝指婚】
晚上皇帝到惠妃处用晚膳,就留宿惠妃处。期间惠妃提及永康贝勒,欲给永康贝勒说亲。

#160;#160;#160;#160;#160; “惠妃今日见过裕亲王了?”皇帝突然问道。惠妃想着皇上为何突然提及裕亲王,想了想今日裕亲王说到沈志晨,难道想从自己口中打听裕亲王对此事看法。

#160;#160;#160;#160;#160; “是啊,皇上,裕亲王得知年大将军有一妹妹,想让臣妾向皇上求一道旨意,搓合永康贝勒与年将军这妹妹。”惠妃见皇帝心情不错,也就借机向皇帝提及指婚永康贝勒与年凤儿。

#160;#160;#160;#160;#160; “永康贝勒与年凤儿?”皇帝惊讶。

#160;#160;#160;#160;#160; “是啊,皇上不知道吧,也是机缘巧合之下,永康贝勒与年将军的妹妹在街头相遇,永康贝勒一眼就看中了这年凤儿,皇上不觉得他两很合适吗?”惠妃说道。

#160;#160;#160;#160;#160; “这种事情惠妃安排吧,不过还是要看看年凤儿是什么意思?明日你就让人把年凤儿接进宫来,带到朕面前,朕要亲自问问。”皇帝说道。惠妃一想皇帝这算是答应了?好像皇上有那意思,明日永康贝勒进宫,自己好生关照几句。这事应该就成了。

#160;#160;#160;#160; “是,皇上。”

#160;#160;#160;#160; 第二天惠妃将永康贝勒与裕亲王都叫到自己宫里,对永康一顿交代,但永康贝勒对这年凤儿还是心有余悸。被裕亲王一阵教训,永康贝勒答应一定尽力。

#160;#160;#160;#160;#160; 年凤儿突然接到宫里传话,让年凤儿进宫陪惠妃赏花。年凤儿心里还在想自己跟惠妃没有任何交集,惠妃突然召自己进宫。听下人说惠妃跟永康贝勒的关系,想应该是永康贝勒跟惠妃告状了。惠妃召自己进宫应该要斥责自己吧。不过宫里已经来人了,自己又必须得去。本来听大哥说沈家之事,年凤儿想去沈府看看沉鱼。年凤儿突然想要是沉鱼能陪自己一起进宫就好了,但眼下应该是不成了。自己大哥现下受皇上倚重,想那惠妃也不能将自己怎样。年凤儿想到此也就收拾一下,跟惠妃派来的太监进宫了。

#160;#160;#160;#160;#160; 早朝上,所有汉人官员都向皇帝为沈志晨求情,皇帝听所有人说完,面无表情也没有正面回答。

#160;#160;#160;#160; “朕都知道了,沈志晨之事,朕已有定夺。不必再议。众卿还有何事启奏无事退朝”皇帝问道。朝堂无人在说话。

#160;#160;#160;#160; “那就退朝吧!”皇帝说道,朝会之后皇帝把胤禛留了下来。

#160;#160;#160;#160;#160; 皇帝一大早就让于成去四贝勒府宣旨,让老四参加早朝。早朝后皇帝将老四留下。

#160;#160;#160;#160;#160;

#160;#160;#160;#160; “朕让你闭门思过,你可有想清楚了?”皇帝看向跪地的老四问道。

#160;#160;#160;#160; “儿臣明白,沈志晨虽曾为大清立下汗马功劳,但窝藏红花会余党易为事实,父皇自有定夺,儿臣不该……”胤禛说着,被皇帝打断。

#160;#160;#160;#160;#160; “朕欲将年羹尧之妹~年凤儿指婚于你。”皇帝说道,胤禛听到这话明白皇帝指婚的深意,想断了自己与沉鱼之间的那段感情,胤禛虽心里有千万个不愿意,但也只能接受。

#160;#160;#160;#160; “儿臣遵旨,儿臣谢父皇赐婚!”胤禛叩拜谢恩。

#160;#160;#160;#160;#160; “好,你近日就在贝勒府好好安排此事吧,赐婚圣旨朕已经拟好,你跪安吧!”皇帝说道。

#160;#160;#160;#160;#160; 而此刻的惠妃正高兴了,带着年凤儿与永康贝勒还有裕亲王一起逛院子,就在惠妃叫人去请皇帝过来时,于成带着圣旨过来了。

#160;#160;#160;#160;#160; “皇上有旨,年凤儿接旨。”于成当着众人的面宣读圣旨,所有人跪地。

#160;#160;#160;#160;#160; 惠妃心里高兴,没想到皇上这么快就下旨赐婚了。

#160;#160;#160; 于成宣读圣旨,从头听到尾,是皇帝赐婚圣旨,但除了年凤儿与四皇子胤禛的名字,圣旨上没有丝毫提及永康贝勒。惠妃听到圣旨一脸茫然。

#160;#160;#160;#160;#160; “春儿,送年小姐出宫!”惠妃突然对身边的宫女说道。

#160;#160;#160;#160; “惠妃娘娘,凤儿告退。”年凤儿心里高兴,皇帝的突然赐婚虽然有些措手不及,但是四贝勒爷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160;#160;#160;#160;#160; 惠妃与裕亲王回到惠妃宫里,永康贝勒是松了一口气了,话不多。则裕亲王有话了。

#160;#160;#160;#160;#160; “娘娘,这,皇上为什么会赐婚老四与年凤儿,不应该是永康吗?”裕亲王想不通。

#160;#160;#160;#160; “还说什么?永康有做过一件正事吗?而哥哥你了,只是一个闲散王爷,本宫一个人在这宫中已是步步为营。”惠妃抱怨道。

#160;#160;#160;#160; “可是娘娘不是说皇上有意指婚永康与年凤儿吗?怎么就成了老四与年凤儿了?”裕亲王想不通,实在是想不通。

#160;#160;#160;#160; “哥哥如果想知道亲自去问皇上啊!”惠妃生气道。

#160;#160;#160;#160; 此时裕亲王没话了,自己怎么去对皇帝说。

#160;#160;#160;#160; “你们都出宫吧,本宫累了!”惠妃说道。

#160;#160;#160;#160; “臣告退。”裕亲王带着永康贝勒离开。

#160;#160;#160; 惠妃想着皇帝为什么这么做,如果不同意就不要给自己希望,皇帝这样做不是在打她的脸吗?不一会于成来了,皇帝传惠妃去御书房。

#160;#160;#160;#160;#160; “惠妃来了!”惠妃见到皇帝没有表现出不悦,皇帝起身亲自扶惠妃起身。

#160;#160;#160;#160;#160; “惠妃可有怪朕?”皇帝问道。

#160;#160;#160;#160;#160; “臣妾不敢,天下都是皇上的,更何况指婚一女子。皇上自有皇上的考虑,是臣妾思虑不周,还请皇上恕罪。”惠妃又要跪,皇帝扶住惠妃。

#160;#160;#160;#160;#160; “还是惠妃识大体,朕叫惠妃过来是朕在皇额娘那得来一匹江南进贡的锦缎,朕感觉很适合惠妃,所以叫惠妃来看看。”皇帝说道。

#160;#160;#160;#160;#160; 惠妃想皇上这是给自己一点安慰吗?皇上何必这样做,不同意将年凤儿指婚永康就直接拒绝好了,皇上为什么要这么做?

#160;#160;#160;#160;#160; 于成将锦缎松了上来,惠妃道谢。

#160;#160;#160;#160;#160; “惠妃回宫吧!”皇帝说道。

#160;#160;#160;#160; “是,臣妾跪安了”惠妃言道。

#160;#160;#160;#160;#160;#160; “惠妃,你宫中的宫女春儿,之前就是太后送到你宫中的吧,太后欲将春儿留在寿康宫伺候,所以朕就让她就在寿康宫伺候了。”皇帝突然说道。

#160;#160;#160;#160;#160;#160; 惠妃听到这总算明白了,原来自己宫中发生何事,皇上都知道。而这个春儿是儿子胤堤出事后,自己也受到牵连,自己宫里之前的所有宫女太监都被皇上换了,而唯独留下一个对自己最忠诚的春儿,但如今春儿被太后带走,惠妃才恍然大悟,这春儿本就是来自太后宫中,自己的儿子胤堤出事,应该也是春儿走漏了风声。

#160;#160;#160;#160;#160; “是,臣妾告退。”惠妃胆战心惊,怯怯退了出去。

#160;#160;#160;#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