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home
options
more

【第十九章 劫法场】


#160;#160;#160;#160;#160; 早朝时间,皇帝到殿上,众朝臣跪拜。

#160;#160;#160;#160; 于成宣读皇帝圣旨。皇帝定了明日午时处斩朱三太子与其同伙。

#160;#160;#160;#160; 众朝臣下朝,坊间纷纷议论此事。

#160;#160;#160; 处斩朱三太子一事很快也被廖松等人得知。

#160;#160;#160;#160; “大哥,怎么办?狗皇帝明日午时就要处斩主公,我们怎么办?”廖青紧张说道。

#160;#160;#160;#160; “时间仓促,现下唯一的办法就是劫法场,救主公,不过也得好好计划一下。”廖松分析道。

#160;#160;#160;#160; “廖大哥,您们都在啊,我找来了京城有名的华圣医,帮左飞大哥看看。”沉鱼大步走了进来,也不知道他们在议论什么,沉鱼也没有在意,廖青却有些担心,眼神都有些不对,紧张地看着沉鱼。

#160;#160;#160;#160;#160; “不用了,小姐,我,我的伤已经快好了!”左飞躺在床上欲起身说道。

#160;#160;#160;#160; “伤?左飞大哥原来是受伤了?”沉鱼有些吃惊,不是说是生病吗?现在怎么成了受伤了。

#160;#160;#160;#160;#160; “啊!是,是受伤。我们来京城的路上遇到了山贼,我师弟的伤就是被山贼所伤。”廖松见沉鱼已经将大夫带来了,肯定瞒不住了,就随便编了一段故事。

#160;#160;#160;#160;#160; “对,就是被山贼所伤!”廖青也帮腔道。

#160;#160;#160;#160; “哦,原来如此。华圣医,快帮忙看看左飞大哥伤势如何了?”沉鱼也没有多想,但脑子里还是有一丝怀疑,不会就一闪而过的功夫。婉儿跟在沉鱼身后,听着也感觉奇怪。

#160;#160;#160;#160;#160; “哦,那就麻烦华圣医了。”左飞说道

#160;#160;#160;#160; “应该的。”华圣医年纪大约六十岁左右,背着药箱,华圣医将药箱挡在床头。

#160;#160;#160;#160; “敢问公子是何处受伤?”华圣医看着左飞说道。

#160;#160;#160;#160; “山贼狠毒,背部有两处刀伤,胸口有一处被弓箭射伤。”左飞说道。

#160;#160;#160;#160;#160; 听着左飞的话,沉鱼心里想:“难怪左飞脸色苍白,居然有三处受伤的地方。”

#160;#160;#160;#160; “小姐,您们要不在门外等着,老夫要为这位公子检查伤口。”华圣医看向沉鱼说道。

#160;#160;#160;#160; “是,是,婉儿,青儿姑娘,我们去外面等一会。”沉鱼说着拉上廖青到门外等着。

#160;#160;#160;#160; “青儿还要多谢小姐收留我们师兄妹了。小姐以后有什么需要我们师兄妹做的,我们万死不辞。”青儿在门外对沉鱼说道。

#160;#160;#160;#160;#160; “好了,你们说了多少谢谢了,你们人生地不熟的,我只是想为自己找位师傅,没想到竟遇到你们,这也是缘分吧。”沉鱼说道。

#160;#160;#160;#160;#160; “可是小姐,我们对沈将军说的是我小师弟是患病不是受伤,我们并不是有意欺瞒,只是担心将军不同意我们留在府上,那我们又要流落街头,这才……”廖青解释着他们说左飞患病之事。

#160;#160;#160;#160;#160; “哦,原来如此,放心吧,你们就安心在府上住下,父亲不会知道的。”沉鱼保证道。

#160;#160;#160;#160; “但是总归是我们不对,我们不该隐瞒此事的。”廖青脸上流露着不安愧疚之色。

#160;#160;#160;#160;#160; “没事的,放心吧,要是真被父亲知道了,我就说是我让你们这样说的就好了。”沉鱼说道。

#160;#160;#160;#160; “多谢小姐。”廖青总算安心了。

#160;#160;#160;#160; “好了,但是我有条件的……”沉鱼突然说道。

#160;#160;#160;#160; 廖青闻言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160;#160;#160;#160; “啊?小姐有什么要求您说,廖青万死不辞。”

#160;#160;#160;#160; “就是你要把你们所有人的功夫都教我!”沉鱼笑着说道。

#160;#160;#160;#160; “啊!是,我们一定倾囊相授。”廖青看着沉鱼笑着说道。

#160;#160;#160;#160; “不知道小姐明日有时间吗?”廖青问道

#160;#160;#160;#160; “明日?有啊!你有事吗?”沉鱼反问。

#160;#160;#160;#160; “青儿想上街买一些女儿家用的东西,哥哥与师兄都不懂,所以如果小姐有时间想让小姐帮我挑选一些胭脂水粉什么的。”廖青说道。

#160;#160;#160;#160; “好啊,要不我们现在就去。”沉鱼说道。

#160;#160;#160;#160;#160; “不,还是明天去吧,我担心小师弟的,伤势。”廖青说道。

#160;#160;#160;#160; “哦,那好吧。”

#160;#160;#160; 大夫出来,说左飞伤势虽然严重,但按时服用他开的药,半个月就可以大好了。婉儿送大夫离开后,婉儿提起廖松等人隐瞒受伤之事。

#160;#160;#160;#160;#160; 沉鱼虽然有所怀疑但廖青解释了,是担心父亲不接受他们,所以才说有病在身的。但婉儿说到,当时是廖松在大街上对所有围观人群说的左飞重病在身,廖松为什么要这么说,直接说左飞被山贼所伤不是一样吗?

#160;#160;#160;#160; 沉鱼也有点想不通,但是想想也许廖松只是怕人误会,麻烦吧。反正人都请进家门了,他们也没有必要骗你什么嘛,沉鱼还是选择相信他们。

#160;#160;#160;#160;#160; 晚上廖松等人商量怎么劫法场,廖青说到自己让沉鱼陪自己上街之事,欲利用沉鱼,得到众人认可。

#160;#160;#160;#160;#160;#160; 第二天沈志晨特意交代沉鱼不要出门,可沉鱼与廖青商量好了,也就没有听沈志晨的,还是与廖青,婉儿上街去了。街上全被封锁,一直到菜市口。

#160;#160;#160;#160;#160;#160; “早上将军就嘱咐了小姐,小姐要不我们回府吧!”婉儿在马车上对沉鱼说道。

#160;#160;#160;#160;#160; “要不我们也去菜市口看看热闹吧。”此时廖青说道。

#160;#160;#160;#160; “啊,还是不去了吧,杀头又有什么好看的,还是听婉儿的我们回府吧!”沉鱼说道。

#160;#160;#160;#160;#160; “青儿好不容易来趟京城,正好今天大哥照顾小师弟,我们就去看看吧,小姐。”廖青央求道。婉儿不断摇头,让沉鱼不要去。最终沉鱼还是答应了。

#160;#160;#160;#160;#160; 菜市口被官兵里三层外三层围了起来,群众只能在外围看热闹,人山人海。婉儿还在抱怨。

#160;#160;#160;#160;#160; “好了,我们不下马车,就在马车上,有什么情况让马夫马上送我们回家。”沉鱼看着婉儿说道。

#160;#160;#160;#160; “对,不会有危险的。”廖青说道。同时廖青也担心这么多官兵,大哥他们也没有充足的准备,廖青甚是担心,但廖青不能表现出来。

#160;#160;#160;#160; 快到午时,太子胤礽也到了法场,太子是皇帝指派来的。

#160;#160;#160;#160; 当太子一声令下“斩”。此时一箭飞出,直逼太子而去,太子护卫拔剑一挡,为太子拦下,那只箭就落在太子跟前。从法场四周跑出来十几个蒙面黑衣人,冲进法场,此时一片混乱。

#160;#160;#160;#160;#160; “快,回府。”婉儿对赶车的车夫喊到。#160;#160;#160;#160;#160;#160;#160;#160;#160;#160; 此时廖青出手将车夫推下马车,大喊“让开”。只见廖青将马车赶进法场,沉鱼与婉儿顿时被马车突如其来的奔跑,两人翻倒在马车上。

#160;#160;#160;#160; 官兵见马车冲进法场,一群官兵将马车围起来,截下。廖青只好拿出腰间匕首,冲进马车,匕首架在了沉鱼脖子上。

#160;#160;#160;#160; “廖青,你要做什么?”婉儿刚喊出声,被廖青一记刀手打晕,廖青刀架在沉鱼脖子上,将沉鱼弄下马车。

#160;#160;#160;#160;#160; “她是汉军旗左将军沈志晨之女,谁要敢上来,我立刻要了她的小命!”廖青喝道。

#160;#160;#160;#160; 官兵听廖青之言,沈志晨的女儿,也是未来的太子妃,谁敢上去啊。

#160;#160;#160;#160;#160; “沉鱼!”太子见到沉鱼也大吃一惊。

#160;#160;#160;#160; “让他们走。”太子喝道。

#160;#160;#160;#160; 这太子都发话了,官兵皆让开一条路来。

#160;#160;#160;#160; “大哥,快,上车。”廖青对一蒙面人喊到。沉鱼此时才明白,自己被利用了。还引狼入室,自己怎么这么点背啊,先到军营找师傅,太子被罚,现如今自己成了被人利用的工具。

#160;#160;#160;#160; 蒙面者纷纷救下四名被捆绑之人,而此时廖青的双眼一直注视着靶台的一举一动,突然远处一只箭飞来,直接射在廖青胸前,廖青身子一软,架在沉鱼脖子处的匕首将沉鱼划伤,廖青一把推开了沉鱼,沉鱼被推到在地,最终廖青还是不忍心伤害沉鱼。太子一转眼见箭射出地方,放箭之人竟是太子带来的护卫,太子一个怒眼,一个飞身跑向沉鱼。

#160;#160;#160;#160;#160; “你怎么样?”太子蹲着扶住沉鱼,沉鱼摇了摇头。突然背后一蒙面人一刀砍在太子背上。太子倾倒在沉鱼怀里。

#160;#160;#160;#160; 一堆官兵一人一长枪将那名蒙面人刺死,太子一转头。大叫道:“杀,一个不留!”

#160;#160;#160;#160; 这声怒吼,血流成河。廖松,廖青等全被诛杀,包括被推上杀头台上的朱三太子等四人。而廖松在被杀之前放飞了一烟花,这应该就是所谓的信号弹吧。

#160;#160;#160;#160; 而在沈家还有一个,就是受重伤的朱三太子的儿子朱飞,朱飞收到劫法场失败的消息,赶紧从沈家后门溜走了。等朝廷官兵赶到沈府,人早已经跑了。



#160;#160;#160;#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