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home
options
more

【第十八章 红花会】
#160; 沉鱼与婉儿让小厮将马车停在福满楼,沉鱼与婉儿在街上闲逛着,沉鱼与婉儿在一处围观人群当中停了下来,一对杂耍班子在表演着各种杂技表演,什么胸口碎大石,穿火圈,耍大刀等等,沉鱼与婉儿正看得热闹。一群混混闯了进来。

#160;#160;#160;#160;#160;#160; “都停下,你们的保护费交了吗?”一位像是领头的混混,凶神恶煞地对着舞大刀男子说道

#160;#160;#160;#160;#160; “这位大哥,我们初到贵宝地,盘缠用尽,又又兄弟病重,不得已才在此卖艺,不知这里是大哥您的地盘,还未拜会,敢问大哥怎么称呼?”耍大刀男子客气恭敬,并看向一旁病恹恹的一男子说道。

#160;#160;#160;#160; 一旁看热闹的沉鱼这才注意到一旁屋檐下的一长相清秀男子,衣着打扮不俗,就是面色有些难看。

#160;#160;#160;#160;#160; “连七爷都不认识,还在这摆摊。活的得不耐烦了吧!”一混混上前来指着领头说话的混混说道。

#160;#160;#160;#160;#160; “哦,是七爷,失敬。您看这保护费怎么交?”耍大刀男子问道。

#160;#160;#160;#160;#160; “大哥,凭什么给他们,我们凭本事吃饭,这样的小混混今天我一定得好好教训教训他们!”一年轻女子手持长剑,走出来拦在耍大刀男子前面说道。

#160;#160;#160;#160;#160; “青儿,不许惹事!”耍大刀男子说道。

#160;#160;#160;#160;#160; “诶,这小娘子不错啊,有些胆气,来啊,把这小娘子给七爷我带回去,爷乐呵呵!”领头混混说道。

#160;#160;#160;#160;#160; “好了,七爷。”后面的混混说道,走向叫青儿的姑娘。

#160;#160;#160;#160; “他们干什么?这就是你找的人?”此时老九在一旁等着出手,上演一出英雄救美。可对象搞错了,纪检告诉那个所谓的七爷是对沉鱼下手,可那青儿姑娘正好在沉鱼面前收打赏,这才弄错了对象。

#160;#160;#160;#160;#160; “爷,对不起。”纪检道歉道。

#160;#160;#160;#160;#160;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老九责怪道。

#160;#160;#160;#160; 此时已经打了起来,耍大刀男子见这帮恶人要动自己妹妹,这可不能认了,对着上来的两个混混就是两电刨。一帮混混六七个人一起上了。杂耍班四五个一起跟这帮混混动手起来,三下五去二就打的这帮混混满地找牙。

#160;#160;#160;#160;#160; “好功夫!”沉鱼看着这帮人教训这帮混混,心里也是解气叫道。

#160;#160;#160;#160; “多谢姑娘打赏,后会有期!”耍大刀男子说着就要离开。

#160;#160;#160;#160;#160; “诶,这位大哥留步,这帮恶霸已经逃了,大哥为何要走。更何况你们还有一重病之人。”沉鱼问道。

#160;#160;#160;#160;#160; “小姐,我们师兄妹刚到京城,人生地不熟的,如今惹了这帮恶霸,以防他们抱负,所以我这做大哥的必须带师弟师妹离开了。”耍大刀男子说道。

#160;#160;#160;#160; “等等,大哥,这样你到我家教我功夫可好?”沉鱼看这几人都是善良之人,本欲破财免灾,可这些个恶霸得寸进尺,竟调戏对方妹妹,所以才挨揍。他们在京城无依无靠,不如自己做个人情,反正自己找人教自己骑射,看这帮人功夫不错,自己干脆拜师得了。而且他们还有重病的师弟要照顾。

#160;#160;#160;#160; “小姐是?”耍大刀男子问道。

#160;#160;#160; “我是汉军旗统领将军沈志晨的女儿沈,鱼茜。”沉鱼说道。

#160;#160;#160;#160; “沈将军,可是我大清一代名将,在下廖松,愿听小姐差遣。”耍大刀男子说道。

#160;#160;#160;#160; “我想跟各位学功夫。”沉鱼脱口而出。

#160;#160;#160;#160; “小姐想学功夫,您可是沈志晨的女儿。”廖松疑问。

#160;#160;#160;#160; “我喜欢你们啊,我爹可没有时间教我功夫。”沉鱼说道。

#160;#160;#160;#160;#160; “原来如此。廖青一定尽力。”廖青拱手言道。

#160;#160;#160;#160;#160;#160;#160; “大哥,她,她可是沈志晨的女儿!”廖青出来说道。

#160;#160;#160;#160; “哦,小姐,这是小妹廖青,这位是我的二师弟王强,这位是在下小师弟~左飞。”廖松介绍着自己的妹妹,与师弟们。

#160;#160;#160;#160;#160; “好,各位好。你叫廖青,我一见你就很喜欢姑娘这性格,你这性格跟我一朋友很像,改天我介绍你们认识。”沉鱼说道。

#160;#160;#160;#160; “小姐,要不要告诉将军,这突然带这些陌生人……”婉儿在沉鱼耳旁说道。

#160;#160;#160;#160; “没事,只要我喜欢,大不了被说一顿,母亲会帮我的,我在撒个娇……”沉鱼已经想到怎么办了。沉鱼也是感觉太无聊了,现在自己身边多了这些人,自己不寂寞了。

#160;#160;#160;#160; “婉儿,你让福满楼准备一桌酒席,我要请我的师傅们喝酒。”

#160;#160;#160;#160; “小姐以后就是我等的恩人了,师父可不敢当。”廖松说道。

#160;#160;#160;#160; “这,我怎么成各位师父恩人了?”沉鱼问道。

#160;#160;#160;#160; “我等初到京城,本无处容身了,现下幸有小姐收留,小姐当然是我等恩人了。”廖松说道。

#160;#160;#160;#160; “啊,廖大哥,这样我也不叫师父,叫大哥,你也别恩人了好吧?”沉鱼没做什么,对方却当自己恩人了,不习惯,所以干脆自己也不见师傅了,感觉自己差辈了似的,所以改口叫大哥得了。

#160;#160;#160;#160; “沉鱼!”一个熟悉男子的声音,这人正是太子殿下胤礽。

#160;#160;#160;#160; “太……”沉鱼刚要叫太子,太子突然打断。

#160;#160;#160; “太久了是吧,本公子给你准备了一件宝贝,嗯,算是感谢你的大恩大德,这些天对本公子无微不至的照顾之情。”太子一招手下人将一个长条形的精致盒子送到了太子手中。

#160;#160;#160;#160; “礼物?你,送我的?”沉鱼有点不相信,太子点头将盒子递给沉鱼。

#160;#160;#160;#160; “不会是什么吓人的鬼东西吧?”沉鱼还是不相信太子会送自己东西,心里想着你不会整我吧。

#160;#160;#160;#160; “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太子故弄玄虚说道。

#160;#160;#160;#160;#160;#160; 沉鱼打开盒子,是一只做工精细的珠钗。沉鱼看着这礼物有点傻眼,很漂亮,但太子送自己这个干嘛,他,他不会对自己表白吧,不会吧,才告诉自己他心里有人,这么快就要移情别恋不成。

#160;#160;#160;#160; “我,我不要。”沉鱼一下将盒子合上推到太子手中,转身就跑。

#160;#160;#160;#160; “为什么?不喜欢吗?”太子追上去拦住沉鱼问道。

#160;#160;#160;#160; “喜欢,但不适合我。”沉鱼说道。

#160;#160;#160;#160; “喜欢就好,不过本,本公子觉得合适就好了。”太子拿出盒子的珠钗给沉鱼戴上,动作极其温柔。

#160;#160;#160;#160; “婉儿,你说你家小姐戴上漂亮吗?”太子看向沉鱼身边的婉儿问道。

#160;#160;#160;#160; “漂,漂亮!”婉儿看着沉鱼,沉鱼示意不早说,可婉儿结巴了还是必须要回答的。

#160;#160;#160;#160; “好了,太……哦,公子,我认识了几位新朋友,介绍你们认识。”沉鱼话锋一转,想到廖松等人了。

#160;#160;#160;#160;#160; “廖大哥,这位是,他姓笨,叫笨公子,廖大哥刚才也听到了吧,他自称笨公子!”沉鱼笑着说道。

#160;#160;#160; “笨?有这种姓氏?”廖松道。

#160;#160;#160; “臭丫头,廖公子是吧,在下姓黄,名双成!”太子想到自己排行老二不可能叫黄二吧,所以取双,但黄双像女孩名字,就加个成字吧。

#160;#160;#160;#160; “黄公子好,在下廖松,小妹廖青,二师弟王强,三师弟付宇,小师弟左飞。”

#160;#160; 沉鱼等一众人到了福满楼,大吃一通后将廖松等人带回家见了将军老爹,将军老爹面上表示欢迎,私下将沉鱼叫到书房说了一通,母亲自然心疼闺女,帮沉鱼说情,最终父亲暂时答应廖松等人留下,但沈志晨让人去查众人底细。

#160;#160;#160;#160; 而廖松等人在下人安排下,回屋休息。

#160;#160;#160; “大哥,你怎么想的?为什么要来沈志晨府上?”廖青问道。

#160;#160;#160;#160; “我们此次到京城就是为了救出我红花会三位堂主与太子。而这位沈志晨,沈将军也是我汉人,如果有沈志晨这样的人物加入我们红花会,我们反清复明的大业就有望了。就算沈志晨不加入我们,他窝藏红花会人,如果让狗皇帝知道了……所以我们先试探试探沈志晨的态度!少主以为如何?”廖松说着看向那病恹恹的男子左飞,沉鱼也没想到,自己带回家的人居然要害将军老爹!

#160;#160;#160;#160; “廖堂主思虑周全,朱飞以为可行,我们就暂住沈府是最稳妥的。”朱飞说道。朱飞是朱三太子之子。因为红花会三位堂主的掩护这才逃脱,不过也身受重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