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home
options
more

【第十七章心疼】
“方侍卫,睡下了吗?”苏培盛在方雪婷门外扣门问道。

#160;#160;#160;#160;#160; 方雪婷整理好衣衫,为苏培盛开门。与苏培盛相对。

#160;#160;#160;#160; “爷有请。”苏培盛鞠躬说道。

#160;#160;#160;#160; “走吧。”方雪婷出门随手将房门关上,随苏培盛去见胤禛。苏培盛将方雪婷带到胤禛放门口,让方雪婷自己进去了,自己在门口候着。

#160;#160;#160;#160; “四爷,您找我。”方雪婷进门问道,老四喝着下人送来的姜汤。

#160;#160;#160;#160; “把桌上的姜汤喝了。”老四看向桌上放着的另一碗还冒着热气未动的姜汤。

#160;#160;#160;#160;#160; 方雪婷看了看四爷,走了过去。

#160;#160;#160;#160; “谢四爷。”方雪婷端起姜汤,一口将姜汤喝下。

#160;#160;#160;#160;#160; “桌上有蜜枣,可缓解一下这姜汤辣口的味道!”老四说道,示意方雪婷可以吃两颗枣。

#160;#160;#160;#160; “谢四爷,属下不用。”方雪婷拒绝了。

#160;#160;#160;#160; “雪婷,你在我身边多久了?爷都有些模糊了,感觉好久了。”老四看着方雪婷说道。

#160;#160;#160;#160; “至从五年前爷出宫开府,属下就一直陪着爷左右。”方雪婷说道。

#160;#160;#160;#160;#160; “五年了?雪婷,爷帮你找个好人家吧!”胤禛说道。

#160;#160;#160;#160; “爷,属下是做错了什么吗?”方雪婷立马慌了,紧追问。

#160;#160;#160;#160;#160; “没有,十三曾对爷说过喜欢你,雪婷觉得十三怎么样?”胤禛面无表情,冷冷的一张脸,让人感觉四周冰冷。

#160;#160;#160;#160;#160; “我,我,我是四贝勒府的人,是四爷的贴身侍卫,我不离开四爷……不离开四贝勒府!”方雪婷说着,那句不离开四爷,当然情急说出啦的,也是她心里想说的,可老四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方雪婷感觉那样说不妥,然后加了后面一句。

#160;#160;#160;#160;#160; “你是不愿意嫁十三,还是不愿意离开四贝勒府!”老四看着方雪婷说道。

#160;#160;#160;#160;#160; “我,属下不喜欢十三爷,雪婷生是四爷的人,死四爷的鬼!求四爷不要,不要将我送人!”方雪婷跪地求道。

#160;#160;#160;#160;#160; “起来吧,十三那你得自己处理好,十三对你的感情爷不能多干涉,但记住你今日的话!”老四口中之意刚才一直在试探自己,方雪婷听到这话心里莫名的酸楚,她以为自己跟四爷其他的暗卫影子不同,但没想到都一样,暗卫影子是不能有感情的!暗卫的所有情感都是属于暗卫军。暗卫的所有都是暗卫军,都是属于主子的!

#160;#160;#160;#160; “是,属下明白。”方雪婷说着心里锥心般疼痛。

#160;#160;#160;#160;#160; “交给你去办的事,办的如何?”老四问道。

#160;#160;#160;#160; “属下已经查清楚了,确有此人。但此人不是陈雨焉,而是陈雨焉的双胞胎妹妹,叫陈冉儿。”方雪婷说着。

#160;#160;#160;#160;#160; “暗卫影子不同于以前的暗卫军,爷就把暗卫影子都交给你了。”老四说道,老四心里不是不愿意放方雪婷,只是现下老四身边身手最好的是她,而值得自己信赖的人当中方雪婷是最合适做影子统领的,所以老四没办法。

#160;#160;#160;#160;#160;#160; “是,属下遵命。”方雪婷也冷冷应声。

#160;#160;#160;#160; “好了,你出去吧,让厨房再送碗姜汤,睡下之前再喝一碗。”老四说道。

#160;#160;#160;#160; “四爷,今日属下要进宫的,可十三爷……所以属下就……”方雪婷解释着自己今天为什么没进宫,必须跟主子解释,主子不问但自己必须说。

#160;#160;#160;#160; “知道了,退下吧!”老四冷冷说道。方雪婷退出老四房间。

#160;#160;#160;#160;#160;#160; 沉鱼这些天,几乎天天都是要去太子府走一趟的,毕竟太子胤礽因自己受伤,太子现下可以自己走动了,其实太子伤早好了,他就想让沉鱼天天这样照顾自己,享受着沉鱼的心中对自己的亏欠!

#160;#160;#160;#160;#160; “你骗我!你的伤早就好了吧?”沉鱼在与太子打闹的时候,太子突然从床上蹦了起来,沉鱼眼神都能将太子杀死的感觉,看着这情况大声说道。

#160;#160;#160;#160;#160; “啊!啊,那,那什么,本太子是被你吓的,现在,哎呦,现在又疼得厉害了,哎呦……”太子开始装了。

#160;#160;#160;#160;#160; “是吗?来,我来试试啊!”沉鱼说着,随手抓了一鸡毛掸子向太子打去。

#160;#160;#160;#160; “你疯了!”胤礽一下又跳了起来。

#160;#160;#160;#160; “我是疯了,我心里还一直觉得是自己连累了你,心里总是不舒服,感觉你自己亏欠了你,好了,现在好了,扯平了。今日天气不错,我们出去走走吧?”沉鱼看着太子说着。

#160;#160;#160;#160; “去哪?”胤礽问道。

#160;#160;#160; “就随便走走,你不去,那我去了……”沉鱼说道。

#160;#160;#160;#160;#160; “你总得让本太子收拾一番吧,你去外面等我。”太子说道。

#160;#160;#160; “好,你快点啊。”沉鱼出去,太子更衣。沉鱼等了好久,太子也没有出来,沉鱼让人催了好几次,听下人说有一件什么红色腰带找不到了,沉鱼有些不耐烦了,感觉这一个男人怎么比女人还麻烦了。难道他还要化妆不成?

#160;#160;#160;#160; “婉儿,我们先走吧,让他到福满楼跟我们汇合就好了。”沉鱼说道,婉儿将沉鱼的话带给了门卫,然后与沉鱼两人先走一步。

#160;#160;#160;#160;#160; “爷,沉鱼从太子府离开了!”纪检对老九胤禟说道。

#160;#160;#160;#160; “都安排好了?”老九问道。

#160;#160;#160;#160; “都安排好了。”纪检说道。

#160;#160;#160;#160; “好,我们出发。”老九带上佩剑与纪检一道出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