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home
options
more

【第十五章 都成落汤鸡了】
#160;#160; 军营出来,沈志晨与沉鱼一起将太子送回太子府,沈志晨则先行回沈府,沉鱼与婉儿则留下照顾太子。

#160;#160;#160;#160;#160;#160; “谢谢太子殿下,今日为沉鱼求情。”沉鱼心中有愧说道。

#160;#160;#160;#160;#160; “沉,鱼?”太子疑问,突然想到今日沉鱼说自己亲密之人可以叫自己沉鱼。

#160;#160;#160; “哦,对,沉鱼!那你的意思是,以后本太子,可以叫你沉鱼了?本太子也算你亲密之人了?”太子心中一喜,不过这三十军棍真不是盖的,还真疼。

#160;#160;#160;#160; 沉鱼看太子表情忍不住一笑

#160;#160;#160;#160; “是,太子以后可以叫我沉鱼,太子都为沉鱼挨了三十军棍了,也算是沉鱼的朋友了,也算是亲密之人,但这亲密只是朋友之间的亲密!”沉鱼说完还解释一番。

#160;#160;#160;#160; “好,不管怎样的亲密关系,总之是你说的以后本太子就是你亲密之人。”太子得意道。

#160;#160;#160;#160;#160; “是,现在看太子殿下好像伤的也不是太重了!那沉鱼就告辞了,改日再来看太子吧,婉儿,我们走了。”沉鱼说道。

#160;#160;#160;#160; “哎呦,不要,不要,再陪本太子一会吧,本太子就喜欢跟你聊天。”太子装可怜说道。

#160;#160;#160;#160; “啊,太子殿下这是在与我聊天吗?”沉鱼惊讶。

#160;#160;#160;#160; “好,是本太子的不是,本太子给你赔罪!”太子说着要起身的样子。

#160;#160;#160; “行了吧,原谅你了,要是你一直躺着,感觉自己好像欠你多少似的。”沉鱼说道。

#160;#160;#160;#160;#160; 校场之后,皇帝将老四叫进宫,天突然下起了大雨。

#160;#160;#160;#160; “知道为什么朕今日如此吗?”皇帝端坐龙椅向老四问道。

#160;#160;#160;#160; “儿臣不知,请父皇明示!”老四跪地说道。

#160;#160;#160;#160;#160; “不知?你还不知罪,你和沈家的沈鱼茜什么关系?你以为你与她之间的事情朕毫不知情吗?今日你在校场与太子争锋相对为什么?就为了一个女人!”皇帝说道。

#160;#160;#160;#160;#160; “儿臣不知道父皇从何人口中听此谣言,这……”老四欲解释,皇帝一把将桌案的茶杯扔了出去,直接砸在老四跟前。

#160;#160;#160;#160;#160; “谣言!你的意思是朕乃昏君,听信小人之言了!告诉你,朕亲自查实,你还有何可说?”皇帝说完一阵平静。

#160;#160;#160;#160;#160; “给朕上殿外跪着去,跪满两个时辰,自己走回你的贝勒府,给朕闭门思过!”皇帝怒言道。

#160;#160;#160;#160; 老四起身慢慢退了出去。

大雨已经下了多时,地面已经开始走水了,老四跪在殿外,想着现在父皇已经知道自己与沈鱼茜之事了,而且现在父皇正在气头上,自己能怎么办?老四不断问自己怎么办?怎么办?最后得出结论是赐婚已成定局,想要挽回此事,只能从太子下手!

#160;#160;#160;#160; 太子府内,沉鱼一直陪着太子,直到太子睡下,沉鱼才与婉儿离开,马车已经在外面等着了,婉儿为沉鱼撑着伞,两人上车。

#160;#160;#160;#160; “小姐,婉儿现在有一事不明白,想问小姐。”婉儿挠了挠头说道。

#160;#160;#160;#160;#160; “说,什么事?”沉鱼看着婉儿问道。

#160;#160;#160;#160;#160; “太子殿下对小姐这么好,小姐是不是喜欢太子殿下,不喜欢四爷了?”婉儿双眼有神看着沉鱼,期待着沉鱼的回答。

#160;#160;#160;#160;#160; “傻丫头,哪有那么多喜欢不喜欢啊!太子是不错,但我只是当他是朋友,而你口中的四爷,我还是不要跟他有关系才好,他这人吧……哎,反正说了你也不明白。”沉鱼想说胤禛心狠手辣在历史出名的狠辣皇帝,可这话她怎么跟婉儿说了。

#160;#160;#160;#160;#160; “婉儿是不明白,小姐明明喜欢的是四爷的,现在小姐是不是知道太子的好就不喜欢四爷了?”婉儿接着问。

#160;#160;#160;#160;#160; “哎呦,你家小姐现在不是失忆了吗?你说的沈鱼茜喜欢四爷,那是失忆之前的事了,而现在的沈鱼茜不是之前的沈鱼茜了,况且我跟那个四爷都没见过几次面,而且见到的两次,一次是……是那什么涉猎时,他还,还那样对我,还有就是今天,你让我怎么喜欢他?”沈鱼茜说道。

#160;#160;#160;#160; 婉儿想想也是,小姐什么都不记得了嘛。

#160;#160;#160;#160; “那小姐是不是该多与四爷接触一下了,让小姐从新和四爷在一起!”婉儿天真说道。

#160;#160;#160;#160;#160;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我除了喜欢四爷就不能喜欢别人了吗?况且还有皇上的指婚了!”沉鱼要被这傻白甜弄晕了。

#160;#160;#160;#160; “啊!我怎么忘了皇上已经给小姐指婚的事了!”婉儿挠头道。

#160;#160;#160;#160;#160; 沉鱼看着这酣傻的婉儿忍不住一笑。

#160;#160;#160;#160; “小姐,小姐,婉儿姑娘,四爷在外面。”马车突然停了下来,赶车的小厮探头进来说道。

#160;#160;#160;#160;#160;#160; “胤禛……”

#160;#160;#160;#160;#160; “四爷”

#160;#160;#160;#160;#160; 沉鱼与婉儿同时说道,两人探头出去,只见胤禛一路摇摇晃晃在雨中走着。

#160;#160;#160;#160; “小姐,真的是四爷,四爷怎么了?”婉儿看着沉鱼说道。

#160;#160;#160;#160;#160; “去啊,那不是你的四爷吗?叫他上车,我们先送他回家!”沉鱼无奈道。

#160;#160;#160;#160;#160; “哦,哦。”婉儿拿着雨伞下车,跑向胤禛。胤禛见来人,看着婉儿,然后看向马车上的沉鱼,沉鱼一下缩回到马车。

#160;#160;#160;#160;#160; “四爷,怎么您一个人?您这是怎么了?”婉儿为胤禛撑着伞问道。

#160;#160;#160;#160; “我要见茜儿!”胤禛说道。婉儿扶着胤禛走向马车。

#160;#160;#160;#160; “四爷,婉儿扶你上车。”婉儿说着要扶着老四上马车。

#160;#160;#160; “不用,这是父皇的意思,要我一路走走回府。”胤禛说道。

#160;#160;#160; “啊,四爷,这……”婉儿不知如何是好了。

#160;#160;#160;#160; “让我跟茜儿单独谈谈!”老四对婉儿及小厮说道。

#160;#160;#160;#160; 婉儿与小厮走到一旁的屋檐下,将伞递到了老四手中。

#160;#160;#160;#160;#160; “茜儿,你好吗?”胤禛问道。沉鱼不知该怎么回答,轻声嗯了一声。

#160;#160;#160; “你知道在知道父皇将你指婚给太子后,我心中乱了,从那刻我才知道我不能没有你,我不会让你嫁给太子,我已经有办法让父皇收回对你的指婚了……”说到这,沉鱼心动了,他有办法让皇帝收回旨意,沉鱼轩开帘子。

#160;#160;#160;#160;#160; “你真的有办法?”沉鱼问道。

#160;#160;#160;#160;#160; “等我,我一定不会让你嫁到太子府!”胤禛坚定的眼神,沉鱼看到此时的胤禛,感觉到莫大的安慰。好像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有这种魔力一般,他说的话就是金口玉言,说出啦就一定会办到,给人一种安全感。

#160;#160;#160;#160;#160; “你,你先告诉我你有什么办法?”沉鱼恢复理智,想着这胤禛是颇有心机之人,不知道他会用什么手段,还是先问问保险。

#160;#160;#160;#160; 胤禛笑了笑不说话,转身走向婉儿的方向。

#160;#160;#160;#160; “诶,诶你还没告诉我了,胤禛……”沉鱼冲下马车,看着老四的背影。就在沉鱼叫出胤禛时,老四转身过去,表情有些激动,跑向沉鱼,沉鱼双眼瞪圆了,你要干嘛,你又要干嘛。沉鱼在心里想着。

#160;#160;#160;#160; 胤禛跑到沉鱼跟前,差点摔倒,沉鱼一下出手去扶,胤禛正好紧紧抱着沉鱼。

#160;#160;#160;#160; “胤禛这个名字只有你可以叫,也只能是你叫我这个名字。”胤禛在沉鱼耳边说道。

#160;#160;#160;#160; “哦!那你娘,皇上从来没有叫过你胤禛吗?”沉鱼问道。

#160;#160;#160;#160; “我一直在他们心里都是那个皇四子!”胤禛说道。

#160;#160;#160; “哦,对了,我失忆了,所以我不记得你我之间……”沉鱼想说沈鱼茜与他的感情的那档子事,但最终没有说下去。

#160;#160;#160;#160; “今天为什么让太子叫你沉鱼?”胤禛握住沉鱼双肩问道,四目相对。

“因为,因为我更喜欢沉鱼这个名字!”沉鱼解释道,沉鱼心里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要跟他解释这些,但仿佛自己眼前这个男人让自己必须跟他说一般。

#160;#160;#160;#160;#160; “沉鱼!你喜欢沉鱼这个名字,那我可以这样叫你吗?”胤禛问道。沉鱼想到自己巴不得所有人都叫自己沉鱼了,这样自己就不会总需要记得自己还有一个名字,一个什么沈鱼茜。

#160;#160;#160; “可以,当然可以啦!”沉鱼说道。两人久久沉默,四目相对。

#160;#160;#160;#160; 沉鱼突然感觉自己的双眼好像被这雨水淋得快要睁不开了。

#160;#160;#160;#160; “我都快成落汤鸡了,还有些冷!”沉鱼看着胤禛说道。

#160;#160;#160;#160; “哦”胤禛回过神来,一把抱起沉鱼,送沉鱼回到马车。沉鱼被这举动吓了一跳,不过也没反抗。反倒问胤禛“你确定你可以吗?”因为胤禛在抱沉鱼的时候,胤禛腿好像有伤一般,走路不对。

#160;#160;#160;#160; “没事,只是在宫里跪了两个时辰。”胤禛说道。沉鱼被抱进马车,沉鱼眼神中还有一些小甜蜜,看着胤禛,胤禛笑了笑。



#160;#160;#160;#160; “婉儿,快送你家小姐回府,让下人多熬一些姜汤,让沉鱼喝了,再多加几床被子。”胤禛对着远处的婉儿,将婉儿叫过来,吩咐道。

#160;#160;#160;#160; “是,四爷,婉儿知道了。”胤禛嘱咐完示意小厮走吧。沉鱼一直看着胤禛,当与胤禛擦肩后才放下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