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home
options
more

【第十三章 群雄聚首】
婉儿为沉鱼挑了一件大红色的衣服,沉鱼穿着老不舒服了,感觉像是要出嫁一般。

#160;#160;#160;#160;#160; “婉儿你确定要本小姐穿这件衣服出门吗?”沉鱼对着铜镜看了看,别扭的。

#160;#160;#160;#160;#160; “大红喜庆,小姐穿上很漂亮的。”婉儿说道。

#160;#160;#160;#160;#160; “是吗?相信你了,走吧就这套了。”沉鱼说着出门了。沈府马车已经备好,沈志晨去上朝了,让沉鱼先过去。

#160;#160;#160;#160;#160;#160; “去军营找师傅?”老九听到纪检从沈府得到的消息。

#160;#160;#160;#160;#160;#160; “是的。”

#160;#160;#160;#160;#160;#160; 同时太子在府上也收到消息。

#160;#160;#160;#160;#160;#160; “这个沈鱼茜,真有你的,走我们也去军营。”太子说道。

#160;#160;#160;#160;#160; “军营?”老四一直让人盯着沉鱼,也得到消息。

#160;#160;#160;#160; “是的,爷。听说沈小姐要学习骑射,所以求沈将军帮忙找师傅,沈将军借此机会考验将士骑射,所以沈小姐也就一起去。”苏培盛说道。

#160;#160;#160;#160; “她学骑射?”老四不明白,自己算是她半个师父吧,教过她骑射,她的骑射水平不差啊。老四回忆着。

#160;#160;#160;#160;#160; 老四在沉鱼坠马后,沉鱼身体好了之后,老四便教了她一些骑射,沉鱼本是将军之女,骑射根基不差,经老四指点后不能说箭无虚发,也差不多。

#160;#160;#160;#160; 沉鱼到军营,年羹尧也在,还有年凤儿。年凤儿见到沉鱼迎了上去。

#160;#160;#160;#160; “想必姑娘就是沈侯沈将军的女儿沈家大小姐吧?将军说沈小姐要练习骑射,正好赶上我汉军旗练武演习,沈小姐如果要练习骑射,凤儿可以陪沈小姐一起练练啊!”年凤儿说道

#160;#160;#160;#160; “是,我就是沈沉鱼,请问女将军的是?”沉鱼见一身铠甲的年凤儿,自己还不认识她,就说要陪自己练习骑射,自己总得弄清楚她是谁吧?不过虽然第一次见面,倒是很喜欢眼前这姑娘的豪爽。

#160;#160;#160;#160; “这是我的家小妹,年凤儿,沈小姐好,在下年羹尧,是汉军旗右将军年羹尧。”年羹尧也走了上来,笑着说道。

#160;#160;#160;#160; “哦,两位年将军好,沉,鱼茜见年女将军甚是喜欢,很喜欢年女将军的性格。”沉鱼差点说错自己的名字,不过也没错,只是在这,没人听过自己沉鱼这个名字罢了。

#160;#160;#160;#160; “哈哈哈,哥,我就说嘛,沈家小姐肯定会喜欢我,因为我们是同一类人,都是将军家的女孩,又都喜欢拳脚。”年凤儿对年羹尧说道。

#160;#160;#160;#160; “凤儿也喜欢沈家小姐,沈家小姐好漂亮啊,不像凤儿,我家哥哥总说我是个野丫头。”年凤儿对沉鱼说道。

#160;#160;#160;#160; “呵呵,年女将军也很漂亮啊!”沉鱼客气一句,仔细看年凤儿,长得也不错,没有多余的粉黛装饰,加上这种洒脱性格,跟自己是不太一样的漂亮,不过要真比谁漂亮,沉鱼还是更自信自己一点,谁让自己天生丽质,这算是遗传吧,因为自己母亲也是大美女啊,父亲也不差,所以自己能差吗?

#160;#160;#160;#160;#160; “哎呀,沈小姐直接叫我凤儿吧,难倒你叫年女将军不觉得绕口不舒服吗?”年凤儿听沈沉鱼对自己的称呼实在觉得别扭说道。

#160;#160;#160;#160; “好吧,那年,凤儿也别叫我沈家小姐了,叫我,叫我沉鱼吧!”沉鱼想了想,自己本来就叫沈沉鱼,一直用别人名字不喜欢。

#160;#160;#160;#160; “沉鱼,好名字,跟你人一样沉鱼落雁。”年凤儿说道。

#160;#160;#160;#160; “小姐,你怎么叫沉鱼,不应该叫鱼茜吗?”婉儿挠了挠头疑问道。

#160;#160;#160;#160; “这是本小姐给自己取的小名,只能是本小姐最喜欢的人才可以叫!”沉鱼说着也不叉生了,搂住年凤儿双肩解释道。年凤儿也开心地笑着。

#160;#160;#160;#160;#160; “那本太子是你喜欢的人吗?”说着身后传来一声音,正是太子胤礽与随从,跟沉鱼一起狩猎那位。

#160;#160;#160;#160;#160; 众人看向胤礽,给胤礽行礼。

#160;#160;#160;#160;#160; “都起来吧,本太子今日到场是父皇让本太子来视察汉军旗军营的,听沈将军说今日有军演,所以过来看看,诶!你还未回答本太子了,你喜欢本太子吗?”太子走向刚起身的沉鱼,右手抬着沉鱼头,两人双眼狙神,此动作表情甚是挑逗,尴尬!

#160;#160;#160;#160;#160; “你……太子殿下,当然可以了叫我沉鱼!”沉鱼轻轻推开太子的手,眼神恶狠狠的。

#160;#160;#160;#160;#160; “哎呦,你还敢瞪本太子,本太子对你有专用称呼,所以……是不是未来太子妃!”太子再次逼近沉鱼四眼相对。

#160;#160;#160;#160;#160; “你不要过分,你个色狼,花心大萝卜!”沉鱼在太子耳边假意微笑说道。

#160;#160;#160;#160; “哈哈哈,好吧,那本太子就顺你意,沉鱼!”太子笑言道。

#160;#160;#160;#160; “太子殿下怎么来了啊?”年凤儿贴近沉鱼问道。

#160;#160;#160;#160;#160; “谁知道他想干嘛?应该是抽风吧!”沉鱼在年凤儿耳边轻声说道。年凤儿听到沉鱼这样说太子,双眼瞪圆,心里想到看来这未来太子妃跟太子殿下关系进展神速啊!

#160;#160;#160;#160; “又在说本太子坏话是吗?不要认为本太子听不到,你个小坏蛋!”太子一回眸,对沉鱼一眉眼说道,这句小坏蛋听到沉鱼全身鸡皮疙瘩,身体一颤,年凤儿与沉鱼一道并肩走着,感觉到沉鱼身体的举动。年凤儿看着沉鱼傻眼的表情忍不住一笑。

#160;#160;#160;#160;#160; “太子殿下,请”年羹尧说道。

#160;#160;#160;#160;#160; “二哥。”此时又来一人,老九胤禟。

#160;#160;#160;#160; “九弟,九弟怎么也来了。”太子转头看向胤禟问道。众人再次跪拜老九。

#160;#160;#160;#160; “听说二哥来军营视察,九弟也想见识一下我大清将士风采,所以向父皇请旨让九弟陪二哥一起。”老九身后还跟着两名背着弓箭的黑衣男子。

#160;#160;#160;#160;#160; “哦,原来如此,九弟身后之人……”太子继续问。

#160;#160;#160;#160;#160; “哦,这两位是九弟请来的骑射高手,也是来试试我大清将士的骑射实力。”老九说着眼神看向沉鱼,对着沉鱼微微一笑。

#160;#160;#160;#160;#160; “我也听沈将军说沈家小姐在找骑射方面的高手,不知我请来这二位能否入沈小姐法眼,二哥,沈小姐,我们进去试试我带来这二位的骑射功夫如何?”老九说出原本用意,可轻描淡写,但众人都听出来了,这是老九特意找来教沉鱼骑射的。

#160;#160;#160;#160;#160; “鱼茜谢九爷,鱼茜怎敢劳九爷帮鱼茜请师傅了,鱼茜已经找到一个更为合适的师父了,凤儿……”此时沉鱼想到凤儿,自己不能再选了,要不然自己可就脱不了身了。

#160;#160;#160;#160; “哦?”老九看向年凤儿,看了看。

#160;#160;#160;#160; “不错啊,想必这位就是年将军的妹妹吧?”老九向年凤儿问道。

#160;#160;#160;#160; “是,年凤儿给九爷请安。”年凤儿再一拜。

#160;#160;#160;#160;#160; “巾帼不让须眉,好。”老九说道。

#160;#160;#160;#160;#160; “二哥,看来未来二嫂是很有主见之人啊,九弟还想着能借二哥之名帮我这未来二嫂找位好师傅,看来九弟这马屁拍在马蹄上了。”老九看这事不成功了,只能守住太子这颗树了,不然自己有些尴尬,也有可能让人看出自己另一层意思了。

#160;#160;#160;#160;#160;#160; “未来二嫂?哈哈哈,沉鱼喜欢这称呼吗?”太子听到老九说话,又要调戏沉鱼了。

#160;#160;#160;#160;#160; “谁……”沉鱼要发作,可看这老九,沉鱼读历史就知道这老九胤禟出名的阴毒之人,不能耍小性子了。既然不能说那自己走,离你们远点还不行吗?沉鱼则拉着年凤儿走开。

#160;#160;#160;#160;#160; “皇上驾到!”沉鱼刚转身,背后又传来一声音,太监,不男不女的声音。众人转身看见,开路的竟是老四胤禛,骑着高头大马,还有沈鱼茜父亲~沈志晨,刚翻身下马。众人皆跪地,面对皇帝的马车低头跪地。

#160;#160;#160;#160;#160; “都平身吧。”皇帝下车,胤禛跟在皇帝身后,双眼却一直看着沉鱼,沉鱼被胤禛看着不自在了,偷偷避开。沉鱼心里想到,这是要干嘛,自己不就选个师父,这是要干嘛啊,皇帝都来了。

#160;#160;#160;#160;#160;#160; “朕今日听沈侯说汉军旗将士将进行骑射演练,而太子,老九,还有老四先后来请旨欲参观此次骑射演练,所以朕就一道也来凑个热闹!沈鱼茜,你说汉军旗此次的演练与以往有何不同啊?”皇帝说明来意,到这也大概明白了,为什么自己几个儿子都想来看看。所以就试探的问一下沈鱼茜。

#160;#160;#160;#160;#160;#160; “啊!鱼茜不清楚!”沉鱼一下懵了,跪地说道。

#160;#160;#160;#160;#160; “好了,你起身吧,走,都随朕看看,这汉军旗的此次演练到底有什么地方不同凡响之处,朕很想探个明白。”皇帝说道,带头向军营走去,众人皆跟随。

#160;#160;#160;#160;#160;#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