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home
options
more

【第十二章老九出招】
老八回到府内命人查老四与年羹尧,老八心中认定两人关系非同一般。而自古以来皇家子嗣都是你争我夺,目的就是那九五之尊~皇位。老九胤禟也在分析着朝中众人,而老九也怀疑老四与年羹尧之间关系不像表面那样简单。

#160;#160;#160;#160;#160; “九爷,为什么不告诉太子冉儿姑娘怀孕之事?这件事也不是早就计划好了吗?”纪检向老九胤禟问道。

#160;#160;#160;#160;#160; “还不是时候,冉儿是一副好牌,必须在关键的时候才能发挥她最大的效用!”老九说道。

#160;#160;#160;#160;#160; “爷,属下还是不明白,现在年羹尧最得皇上心,爷为什么要选择沈志晨了?难道爷从年羹尧下手不是更容易吗?”纪检说道。

#160;#160;#160;#160;#160; “知道为什么我是爷,你是手下吗?”老九冷冷不屑说道。

#160;#160;#160;#160; 纪检低头:“是属下太笨了!”纪检惭愧说道。

#160;#160;#160;#160; “你还不算太笨,至少还有自知之明!”老九傲娇地说道,眼中也透露着对纪检的愚笨的嘲弄之色。

#160;#160;#160;#160;#160; “知道为什么皇阿玛要年羹尧去做汉军旗的右将军吗?”胤禟问道。

#160;#160;#160;#160; “皇上看中年羹尧啊,所以爷,我们更应该……”纪检说着却被老九打断。

#160;#160;#160;#160; “刚说你不算太笨,看来是爷错了!”老九叹息道。

#160;#160;#160;#160;#160; “沈志晨在汉军旗威望颇高,如果一直由沈志晨一人掌管汉军旗,至从我大清推行满汉一家,汉人也可出入朝堂,现在我大清朝堂之上多少汉官,他们均与沈志晨关系密切。加上沈志晨掌管汉军旗,而如今沈家又与太子多了一层姻亲关系,那沈家势力将不容小觑了,将年羹尧安排在汉军旗右将军位置,就是要分化沈志晨的兵权,制衡沈志晨!”老九说道。

#160;#160;#160;#160;#160; “既然这样爷更应该亲近年羹尧远沈志晨才是啊,皇上已经准备动沈志晨了,那爷此刻亲近沈家,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纪检说道。

#160;#160;#160;#160; “你,你是猪吗?”老九听到这话气得是不行。

#160;#160;#160;#160; “我怎么会有你这么愚蠢的贴身侍卫啊!”老九感叹道。

#160;#160;#160;#160; “父皇这也做是不想太子势力过大,但父皇有多重视我这二哥你还不清楚吗?冉儿这颗棋就得用在这个时候,而沈家在此时在众人眼中渐渐失势,这个时候我亲近沈家不会招人非议,接近沈家更容易。一旦我那二哥出点纰漏,沈家就是助我登上太子之位的关键一步,但如果我那太子二哥一直在我那父皇心中位置无法撼动,那冉儿的肚子……就能帮我实现抱负!”老九仿佛看到自己光明的未来一般,眼神放光。

#160;#160;#160;#160; 可一旁的纪检听得是云里雾里,还是没有转过弯来。

#160;#160;#160;#160;#160; 老九看纪检那样无奈啊。

#160;#160;#160;#160;#160; “好了,爷怎么成你一样了,跟个傻子谈抱负!”老九自嘲道。

#160;#160;#160;#160;#160;#160; 太子进宫见到皇帝,皇帝放下手中奏折,微微一笑。

#160;#160;#160;#160;#160; “儿臣参见父皇。”太子则心里不舒服。

#160;#160;#160;#160;#160; “太子平身吧。太子与沈侯之女大婚朕已命钦天监拟定吉日。太子与沈侯之女外出狩猎可有收获?来与朕说说。”皇帝说道

#160;#160;#160;#160;#160;#160; 太子看了看皇帝冷冷说道:“大婚是父皇指婚,父皇下旨便是!涉猎那不是父皇安排好的吗?儿臣只是顺从父皇旨意!”

#160;#160;#160;#160;#160; “你……”皇帝听太子胤礽这说话,态度极为不好,但皇帝不愿再与太子争吵。

#160;#160;#160;#160;#160; “听说太子今日去寒山寺了?”皇帝问道。

#160;#160;#160;#160; 太子冷冷一笑:“父皇,是否想问儿臣是否把陈雨焉藏妥当了吧?”

#160;#160;#160;#160;#160; “放肆!”皇帝又怒了。

#160;#160;#160;#160;#160; “儿臣做任何事情父皇都看在眼里,又何须儿臣禀告了?”太子没有因为皇帝发怒态度有所改变。

#160;#160;#160;#160;#160; “太子,你是朕定的太子,朕可以立你也可废了你!”皇帝开始威胁。

#160;#160;#160;#160;#160;#160; “谢父皇成全!”太子一下跪地,求成全。这一举动着实把皇帝气得不行。

#160;#160;#160; “滚,给朕滚出去!”皇帝气不打一处来啊。于成听到动静赶紧跑了进来。

#160;#160;#160;#160;#160; “皇上息怒啊!太子殿下,皇上都是为了太子,太子需要多理解皇上。”于成说道。

#160;#160;#160;#160;#160; “大胆,狗奴才,这是本太子与父皇家事,你一阉人竟管起皇家之事。好大的胆子。”太子一脚踢翻于成骂道。

#160;#160;#160;#160;#160; “奴才该死!”于成被太子踢倒,跪在地上还自己掌嘴。皇上见到也没有说什么。太子走后,皇帝才叫于成起来。

#160;#160;#160;#160;#160; “于成,你是朕的贴身太监,记住你是奴才,阉人干政,乃历朝历代大忌!”皇帝责问道。

#160;#160;#160;#160;#160; “奴才该死,奴才该死!”于成又给自己两个大嘴巴子。

#160;#160;#160;#160;#160; “好了,这顿掌嘴算是让你自己长记性了!”皇帝说道。

#160;#160;#160;#160;#160; “是,奴才该死!”

#160;#160;#160;#160;#160; “皇上,高太医在殿外求见。”于成禀告道。皇帝听到脸上才有一点喜色。

#160;#160;#160;#160;#160; “哦,沈鱼茜的失忆症被治好了?”皇帝问道

#160;#160;#160;#160;#160; “奴才也不清楚。”于成说道。

#160;#160;#160;#160;#160; “传。”

#160;#160;#160;#160; “太医院院首高厚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高厚进殿参拜。

#160;#160;#160;#160;#160;#160; “高厚,沈鱼茜的失忆症可治好?”皇帝问道。

#160;#160;#160;#160;#160;#160; “启禀皇上,臣奉皇上旨意为沈小姐治病,臣仔细查证,沈家小姐并有外伤,沈家小姐的失忆症乃心病所在,臣查找大量医书,总算找到对症之药方,现在沈小姐已然大好,臣才敢回来复命。”高厚说道。

#160;#160;#160;#160;#160;#160; “哦!还真有此病症?说来听听,你是如何治好这沈小姐病症的?”皇帝笑着说道。

#160;#160;#160;#160; “臣在医书查到在汉朝时期,汉武帝膝下有一公主也是一夜梦魇失忆,此乃受梦中鬼魅惊吓所致,所以微臣依造前人药方,结合沈家小姐体质新开一道药方,这才治好沈家小姐失忆症!”高厚额头大汗,他哪为沈沉鱼研究什么药方,只是给开了一些滋补汤药,只是沉鱼成天喝这汤药,不耐烦了,这才给高厚出去个主意,让高厚可以交差,自己也不用再喝这苦了吧唧的汤汤水水了。

#160;#160;#160;#160;#160;#160;#160; 皇帝看着高厚样子,头快栽地上了,不敢抬头。皇帝能看出来,这主意多半都是沉鱼出的,皇帝多少也听到外面传言,沉鱼心性大变之事,能这样,想出这招脱身也是难为沈小姐了。而皇帝让太医去之前就知道沈鱼茜这是推脱之词,不过现在沈鱼茜病好了,这赐婚沈家再无推脱的意思了吧。

#160;#160;#160;#160;#160; “好,朕知道了,你退下吧!”皇帝说道。

#160;#160;#160;#160;#160; “是,微臣告退。”高厚听到皇帝话,赶紧退下,得皇帝大赦还不跑。



#160;#160;#160;#160;#160; 高厚离开,于成纳闷……

#160;#160;#160;#160;#160; “皇上,这沈鱼茜真失忆了?那沈沉鱼所说梦孟婆一事……”于成预言,被皇帝一眼挡回去了。

#160;#160;#160;#160;#160; “太医都说好了,你还有疑问?”皇帝说道。

#160;#160;#160;#160;#160; “奴才不敢!”

#160;#160;#160;#160; 沉鱼求父亲帮忙找教自己骑射的师傅,沈志辰将沉鱼带去军营,准备了一场骑射比赛,让沉鱼自己挑选自己的师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