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home
options
more

【第十一章如此算计】
胤礽回到太子府将伊人阁内的牌位送去了城外寒山寺。嘱咐主持早晚香火不断,陈雨焉很喜欢吃桂花酥,让主持每天都要供奉一份桂花酥。安排完此事,胤礽便回去。刚进太子府大门,就接到宫里传话,让胤礽进宫见驾。

#160;#160;#160;#160; 裕亲王的儿子被揍了,裕亲王很不高兴,随即带着儿子进宫找到惠妃。

#160;#160;#160;#160; “娘娘,这年羹尧也太目中无人了吧,您看永康被他那妹妹打的……”裕亲王说道。惠妃淡淡看了永康贝勒一眼。

#160;#160;#160;#160;#160; “好了,哥哥,既然永康看上了那个年羹尧的妹妹,这件事就由哥哥出面,哥哥带上些家底,去年家走一趟,将那个年凤儿娶回裕亲王府便是了。如今年羹尧风头正盛,深得皇上信任重用。要是哥哥得年羹尧,那不是如虎添翼!”惠妃说道。

#160;#160;#160;#160;#160; 裕亲王想想此计妙啊,自己儿子被打了,自己不但不怪罪他年家,还亲自上门为儿子求亲,那是给了年羹尧多大的面子啊!

#160;#160;#160;#160;#160; “还是妹妹聪明!”裕亲王笑着说道。

#160;#160;#160;#160;#160; “不要啊!娘娘您看那疯丫头多厉害啊,我要是娶了她,不等于放了一只母老虎在家吗?”永康贝勒此刻不愿意了,被年凤儿打出了心理阴影了。

#160;#160;#160;#160;#160; “没有的东西!”裕亲王骂道。

#160;#160;#160;#160; “父亲像那种庸脂俗粉怎能进我裕王府,父亲。”永康贝勒说道。

#160;#160;#160;#160;#160; “好了,你不想娶,人家年家还不一定愿意将妹妹嫁于你了!”惠妃说道。

#160;#160;#160;#160;#160; 裕亲王想想自己要是贸然前去,虽说不至于被年羹尧赶出年家,自己毕竟是堂堂亲王,但如果要求亲成功也不是易事。

#160;#160;#160;#160;#160; “那依娘娘高见?”裕亲王问道,心中盘算着一定要把年羹尧争取到自己手上来。

#160;#160;#160;#160;#160; “哥哥先带着永康去年家向年家赔罪!等哪天皇上心情好的时候,让皇上将年羹尧那妹妹带进宫,永康再进宫。让皇上赐婚,就算他年羹尧有天大的本事,他也不敢拒绝这庄婚事!”惠妃说道。

#160;#160;#160;#160;#160;#160; “哈哈哈,妙,妙计!”裕亲王心中乐开了花。

#160;#160;#160;#160;#160; “好了,哥哥,本宫的胤堤还被皇上圈禁,现如今本宫就永康这一个亲侄儿了,不为哥哥打算,又能为谁了!”惠妃伤感说道。

#160;#160;#160;#160;#160; “谢娘娘,胤堤毕竟是皇上长子,要是此事能成胤堤出来是早晚的事。”裕亲王说道。

#160;#160;#160;#160;#160; “哥哥带永康先去年府吧,本宫想休息一会。”惠妃说着,右手拖起头部,在踏上侧躺着。一旁的宫女见了为惠妃将被子盖好。

#160;#160;#160;#160;#160; “是,微臣告退。”裕亲王退下。

裕亲王出宫就立马上年府,备下厚礼前往年府,可到了年府才发现来年府求见不少朝中大臣。

#160;#160;#160;#160;#160; 门卫见裕亲王带着永康贝勒到了年府,赶紧通传。年羹尧出门迎接。

#160;#160;#160;#160;#160; “末将见过裕亲王,不知裕亲王大驾光临,年羹尧失礼了,请裕亲王恕罪”年羹尧说道。年羹尧还说一早就去给裕亲王赔罪,没想到裕亲王亲自上门了,还带着儿子,年羹尧心里还在打鼓,这老儿想干嘛?

#160;#160;#160;#160; “年将军哪里的话,如今年将军可是皇上眼中的红人,本王岂能不来恭贺之理!”裕亲王也客套道。

#160;#160;#160;#160;#160; “裕亲王哪里话?年某人一介武夫,承蒙皇上器重,年某人才能有今日,裕亲王府内用茶,永康贝勒请。”年羹尧将二人迎进府内。

#160;#160;#160;#160;#160; “年将军请”永康贝勒怯怯的进门之前还向府内看看,贼头鼠脑的看了看确认安全才进府。

#160;#160;#160;#160;#160; “大哥……”一女子声音传来,这把永康贝勒吓得一颤大叫。

#160;#160;#160;#160;#160;#160; “我错了,我错了,姑奶奶!”永康贝勒一下跪地低头磕头!

#160;#160;#160;#160;#160;#160;#160; 年羹尧见永康贝勒这样,一下没有蹦住笑了出来。

#160;#160;#160;#160;#160;#160; “贝勒爷,请起,请起。凤儿还不过来,给永康贝勒赔罪。”年羹尧快步扶起永康贝勒。

#160;#160;#160;#160;#160;#160; “没用的东西!”这裕亲王面子可丢大了,见儿子这模样,脸上一阵青红。

#160;#160;#160;#160;#160; “你还敢送上门来……”年凤儿见到永康贝勒,一阵暴怒。

#160;#160;#160;#160;#160; “大胆!”裕亲王忍不住了,一声大喝。永康贝勒躲在年羹尧背后,年羹尧立马跪地。

#160;#160;#160;#160; “王爷,恕罪,小妹不懂礼数,冲撞了,王爷,年羹尧代小妹赔罪!”年羹尧立马言道。

#160;#160;#160;#160;#160; “还不跪下,向裕亲王与永康贝勒赔罪!”年羹尧命令道

#160;#160;#160;#160;#160; “年凤儿参见裕亲王,永康贝勒!”年凤儿也没办法了,这哥哥都给人跪下了,况且这王爷怒了!

#160;#160;#160;#160;#160; “好了,起来吧。年将军,事前是小儿有错在先,年小姐替本王教训了这小子一番,本王今日特地带礼来谢过年小姐替本王管束小儿的,本王对这个儿子也是没办法了,所以本王还要感谢年小姐了,本王刚不是喝年小姐,是要小儿向年小姐道歉,毕竟当日小儿放肆,言语上多有得罪年小姐!”这老王爷说这话也要人信啊,刚才已经怒了,这要圆回来真不是容易的事。

#160;#160;#160;#160;#160;#160; “哦,原来这样啊,王爷不怪罪凤儿就好!”年凤儿也就顺杆爬了。

#160;#160;#160;#160;#160; 永康贝勒见这年家兄妹,看来还是怕自己家中势力的,永康贝勒虽然还是怕怕的,但比刚进府要好得多了。

#160;#160;#160;#160;#160; “本贝勒也不是,不是小气的人,本贝勒今天就是来看看年,年家小姐的。”永康贝勒怯怯说道。

#160;#160;#160;#160;#160;#160; “年羹尧谢过贝勒爷大人不记小人过。”年羹尧拱手说道。

#160;#160;#160;#160;#160; “哦,贝勒爷是来看我的,好啊,贝勒爷,凤儿跟大哥新学了一套拳法,要不贝勒爷跟凤儿比试一下!”年凤儿听永康贝勒这话接道。

#160;#160;#160;#160;#160;#160; “不敢,不敢。”永康贝勒躲到老爹身后去了。

#160;#160;#160;#160;#160; 这举动把年凤儿身后的丫头都逗笑了。

#160;#160;#160;#160;#160;#160; “凤儿,没规矩。”年羹尧责怪道。

#160;#160;#160;#160;#160; “王爷,贝勒爷,我们大厅喝茶。”年羹尧说道。

#160;#160;#160;#160;#160; “好,年将军请。”一路永康贝勒都躲着年凤儿进了年家大厅。

#160;#160;#160;#160;#160; 这顿寒暄让永康贝勒战战兢兢总算老爹说要告辞了。永康贝勒跑的比兔子还快。回到裕亲王府,裕亲王对儿子是一顿数落,永康贝勒就听着。裕亲王叹息啊“自己怎么生了这么一个欺软怕硬的儿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