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home
options
more

【第十章 宫宴】
大将军年羹尧是老四的至交好友,年羹尧能够得到重用,关键还是胤禛的运筹帷幄,老四将年羹尧安排在汉军旗旗下,起初因为年羹尧与胤禛的关系,沈志晨一再向皇帝进言,不愿让年羹尧加入汉军旗。但这是老四与沈志晨商量好的,就是因为太子胤礽的前车之鉴,老四需要跟沈志晨处于对立,才会让皇帝不会怀疑老四与沈志晨之间的关系。

#160;#160;#160;#160;#160;#160; 而年羹尧顺利进入汉军旗后,做了参军,用实力在将士面前证明老四没有推荐错人,也让沈志晨信服,年羹尧确实是有实力的。这样三人关系也就撇清了。年羹尧受命平乱朱三太子一党,封平叛将军,此次出征凯旋而归。

#160;#160;#160;#160;#160; 年羹尧回京,见过皇帝,第一站就是胤禛府上。然而年羹尧刚进四贝勒府,年羹尧到胤禛处的消息就传到了皇帝耳中。

#160;#160;#160;#160; 年羹尧与胤禛在大厅饮茶。所有下人都打发了,就剩下苏培盛伺候。

#160;#160;#160;#160;#160; “四爷,年羹尧幸不辱命,击败朱三太子一党,生擒朱三太子与他的三名主将。”年羹尧说道。

#160;#160;#160;#160; “羹尧,今晚你就将兵符主动交给皇阿玛,不要等皇阿玛开口,明白吗?”胤禛说道。

#160;#160;#160;#160; 年羹尧想了想,点了点头说道:“属下明白了。今晚皇上为我汉军旗将领庆功宴上,属下就当着众朝臣的面主动交出兵符。”年羹尧明白胤禛为什么这么做,以退为进。而自己考虑不周了,出宫马上就来了胤禛处,这传到皇上耳里,皇上难免猜疑,如果自己在见过四爷后就将兵符交出去,第一证明自己与四爷只是因为四爷对自己的才干赏识,并无其他意图;第二交出兵权,皇上才能更信任自己,让皇上知道自己是衷心大清,忠于皇上,没有任何私心。

#160;#160;#160;#160;#160; “爷,八贝勒爷来了。”下人进来传话道。

#160;#160;#160;#160; 老四冷冷一笑,看了看年羹尧,两人会意地喝了一口茶。

#160;#160;#160;#160;#160; “年将军,我去迎迎我那八弟,你稍坐。”老四起身突然客气对年羹尧说道。

#160;#160;#160;#160;#160; “属下不敢,四贝勒爷,我同贝勒爷一起。”年羹尧也起身说道。

#160;#160;#160;#160; “也好!”老四应声。

#160;#160;#160;#160; “四哥,安好?”老八见到老四拱手问候道。

#160;#160;#160; “八弟怎么来了?”老四问道。

#160;#160;#160; “八弟想念四哥家的好酒了啊!看来今天是来对了,年将军也在四哥这,怎么样年将军,刚作战回京,可有给四哥带了江南美酒啊?”胤禮见年羹尧说道。

#160;#160;#160;#160; “八弟什么时候喜欢喝酒了?你可不是爱酒之人啊?”老四自然知道胤禮来意,当然谁也不会点破了。

#160;#160;#160;#160; “四哥有所不知了,八弟只是少喝酒,但对这美酒佳肴还甚是想念的,少饮且珍惜,那才是香啊!”老八说道。

#160;#160;#160;#160; “想不到八爷对酒有如此研究,年羹尧今日定与八爷好好喝上几杯。”年羹尧豪爽说道。

#160;#160;#160;#160;#160; “不许!”一女子声音,众人转头向声音传来方向,是年凤儿。年羹尧的妹妹。

#160;#160;#160;#160;#160; “大哥,您有伤在身,不能喝酒。”年凤儿走向众人,对年羹尧说道。

#160;#160;#160;#160; 老四老八听年凤儿这话均看向年羹尧,年羹尧客气说了一句“小伤,已无大碍。凤儿小题大做了。”

#160;#160;#160;#160;#160; “年凤儿见过四贝勒爷,八贝勒爷。”年凤儿向老四老八问安道。

#160;#160;#160;#160;#160;#160; “年小姐,胤禮失敬了,刚见年小姐教训恶霸,甚是痛快啊,胤禮能够在这个时间与年小姐相遇,胤禮荣幸。”老八说到街上看到那一幕,众人眼神均看向年凤儿。

#160;#160;#160;#160;#160; “凤儿,这,怎么回事?”年羹尧向年凤儿问道。

#160;#160;#160;#160;#160; “哦,原来当时八贝勒爷也在啊,凤儿失礼了。”年凤儿客气道。

#160;#160;#160;#160;#160; “年小姐,浩然正气,武艺超群,是胤禮见过的最为豪气正义的女中豪杰。”胤禮对年凤儿是一阵吹捧。

#160;#160;#160;#160;#160; “八弟,这到底怎么回事?能告诉四哥,也让四哥高兴一番。”胤禛问道。

#160;#160;#160;#160;#160; “凤儿,快说!”年羹尧命令口吻。

#160;#160;#160;#160;#160; “没什么,只是刚在路上遇到一个小畜生骑马奔跑在京城街道,撞翻不少的摊贩,险些撞到路人,就出手教训了一番,那人好像是惠妃娘娘的侄儿,裕亲王的儿子!”年凤儿压根没当回事说道。

#160;#160;#160;#160;#160; “八弟,惠妃娘娘的侄儿,你不进宫向惠妃娘娘禀告一声?你幼时也在惠妃宫中生活过一段时日,惠妃娘娘好像很看中永康贝勒。”老四说道。

#160;#160;#160;#160;#160; “永康在母妃眼里就是不学无术,只是碍于裕亲王颜面时有照拂。”老八淡淡说道。

#160;#160;#160;#160; “凤儿你……四爷你看这事……”年羹尧心中有些担心。

#160;#160;#160;#160; “年将军放心,惠妃娘娘那有八弟,至于裕亲王嘛,年将军亲自去一趟裕亲王府,想必裕亲王也就不会挂怀的!”胤禛说道。

#160;#160;#160;#160; “记得带坛好酒,裕亲王可是好酒之人。”胤禮补充道。

#160;#160;#160;#160; “是是是,谢过八贝勒爷,四贝勒爷。”年羹尧道谢。

#160;#160;#160;#160; “四哥,八弟午膳就在四哥府上叨扰了,八弟想听听年将军此次平乱,都有哪些惊心动魄。八弟也学习一下,涨涨见识!”胤禮说道。

#160;#160;#160;#160; “走,但今日我们改喝茶,年将军有伤在身,我们就不喝酒了!”胤禛说道。

#160;#160;#160;#160;#160; “谢四爷体恤。”年凤儿拱手道。众人皆笑了。向屋内走去。

#160;#160;#160;#160; 宫中晚宴,皇帝为年羹尧等汉军旗将士庆功。

#160;#160;#160;#160; “此次年羹尧年将军大败朱三太子,可喜可贺,朱三太子从我大清入关开始一直骚扰我大清子民,打着反清复明的旗号,试图推翻我大清统治天下。如今年羹尧灭此贩,实为我大清肱骨良将,来众爱卿举杯,敬年将军与我汉军旗众位将士一杯。”皇帝高坐龙椅举杯说道。

#160;#160;#160;#160; “谢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汉军旗将士齐声喊到。

#160;#160;#160;#160;#160; “皇上,如今叛乱平息,朱三太子已被末将活捉,末将幸不辱命,归还兵符。”年羹尧走出席座跪地高举兵符。

#160;#160;#160;#160; 皇帝看着这一幕示意于成接过兵符。

#160;#160;#160;#160; “好,年羹尧听封,年羹尧平定朱三太子叛乱,功在社稷,今任命年羹尧为镶黄旗汉军旗右将军,与沈志晨,沈侯共同掌管汉军旗。”皇帝下旨道。

#160;#160;#160;#160;#160; “谢皇上,吾皇万岁。”年羹尧谢恩。

#160;#160;#160;#160;#160; “沈卿,你看如何啊?朕已经赐婚沈家小姐与太子胤礽,沈卿也需要准备沈家小姐婚事,现如今朕将年羹尧安排在汉军旗右将军职位上,沈卿以为如何啊?”皇帝这话,旨意已下,沈志晨能说不行吗?况且沈志晨也不会说不行,只是皇帝以为沈志晨会说点什么罢了。皇帝考虑沈志晨在汉军旗威望高,如今赐婚沈家,一沈家攀上皇家,二太子手中权利不能过大,年羹尧就是制衡沈志晨的一颗棋。

#160;#160;#160;#160;#160;#160; “微臣不敢,一切由皇上安排。”沈志晨听到这话难免心中惶恐,心中也为自己捏把汗,沈志晨也明白了这其中道理,皇帝在分散自己的权利了。

#160;#160;#160;#160;#160; “好了,沈卿,平身。来歌舞,朕再敬众爱卿一杯。”

#160;#160;#160;#160;#160;#160; 太子胤礽看到这一幕也是冷冷一笑,然后离席,去了御花园。老九胤禟见到也未久留,不一会就跟了出去。

#160;#160;#160;#160;#160; “二哥……”胤禟在御花园凉亭见到了胤礽叫道。

#160;#160;#160;#160;#160; “二哥怎么出来了?心里不舒服了?”老九问道。

#160;#160;#160;#160; “啊?我堂堂大清太子,有什么不舒服的,没有。”胤礽淡淡说道。

#160;#160;#160;#160;#160; “二哥,我听说你在太子府为陈雨焉设立了牌位,还单独为她建了一个院子?”胤禟问道。

#160;#160;#160;#160;#160;#160; “哈哈哈,是的。”胤礽笑着表示确有此事。

#160;#160;#160;#160;#160; “二哥,此事欠妥啊!父皇还没有旨意之前,二哥还是撤了吧!”胤禟说道。

#160;#160;#160;#160; “他早就知道,我就想看看他怎么处理,他装不知道,我也当没那回事。”胤礽说道。

#160;#160;#160;#160;#160; “二哥,这件事你知道我从何得知,宫里传出来的消息,二哥,你不想想她!”胤禟有所指说道。

#160;#160;#160;#160; 胤礽有些伤心。

#160;#160;#160;#160;#160; “二哥,老四已经知道有她的存在,但老四迟迟没有发难,说明老四还没有多少把握,要是皇阿玛此刻将你为陈雨焉在太子府设牌位之事拿出来,老四再在背后推上一把,二哥你有想过这事会发展到何种地步吗?”胤禟分析道。

#160;#160;#160;#160;#160; “九弟有心了,二哥明白,会处理好的。”胤礽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