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home
options
more

【第六章 我喜欢】
寿康宫内众妃给太后请安,众人说笑着,皇帝也到了。

#160;#160;#160;#160;#160; “皇帝啊,近来朝上事多,哀家知道皇帝孝顺,不用日日请安了。”太后端坐对皇帝说道。

#160;#160;#160;#160;#160; “谢皇额娘。”

#160;#160;#160;#160; “哀家听闻皇帝让太子闭门思过,太子与沈家姑娘刚婚配,皇帝是不是让二人亲近一点,毕竟日后的太子妃是需要辅助太子处理事务,不能让两人生疏才是。”皇帝听太后之言,太后是想为太子求情。可皇帝想到太子当日的言语,皇帝还在气头上。

#160;#160;#160;#160; “皇额娘,太子作为大清储君,不思助朕处理朝政事务,却成日留恋酒肆,烟花之地。朕在想是不是朕真的错了。朕心中对先皇后临终承诺……”皇帝说着感慨着,被太后打断。

#160;#160;#160;#160; “皇帝……”太后看着皇帝,意思不要再说下去。

#160;#160;#160;#160;#160; “惠妃,带众妃退下吧!哀家要与皇帝说会体己话。”太后吩咐道。

#160;#160;#160;#160;#160; 惠妃起身带领众妃拜别太后与皇帝。

#160;#160;#160;#160;#160; “皇帝,慎言啊,太子一国储君何等重要,皇帝刚与哀家之言,哀家就当从未听过,哀家也会吩咐惠妃告诉众妃,今日之事不许任何人提起。”说到此,太后看向身边的嬷嬷,嬷嬷对太后微身行礼告退。

#160;#160;#160;#160;#160; “去吧”皇帝对嬷嬷说道。

#160;#160;#160;#160;#160; “朕只有到皇额娘处才能无所顾忌,是朕失言了。”皇帝说道

#160;#160;#160;#160; “皇帝在皇额娘这,不管什么时候都可以是个孩子。”太后说道

#160;#160;#160;#160;#160; “但,皇帝,你可以在皇额娘这放心直言,你的儿子在自己父亲面前了……”太后用话点拨着皇帝,让皇帝解了太子府的禁。

#160;#160;#160;#160; “也罢,一年一次的皇家围猎也快了,沈家小姐至从去年从马上摔下,众人皆担心这丫头,围猎也不怎么尽兴,想必这马术,箭术均已生疏了,那就让太子带沈家小姐练练这骑马射箭。这次皇家围猎,朕要见到两人一起出现在这狩猎场。”皇帝最终还是答应太后要求。太后笑了,满意的神色。

#160;#160;#160;#160;#160; “嗯,好,小于子还不去传旨。”太后对皇帝身边的于上监吩咐道。

#160;#160;#160;#160;#160; 于上监看了一眼皇帝,皇帝会意。

#160;#160;#160;#160; “是,奴才这就去传旨。”

#160;#160;#160;#160; 沈府沈沉鱼正在自家小花园石凳无聊坐着,嗑着瓜子。

#160;#160;#160;#160;#160; “小姐,太子殿下来了,说要带小姐去狩猎。”婉儿跑来说道。

#160;#160;#160;#160;#160; “谁?太子,胤礽?”沈沉鱼惊讶。

#160;#160;#160;#160; “好大胆的太子妃啊!”此时传来一男子声音,来人正是太子胤礽。

#160;#160;#160;#160; “太子殿下。”婉儿俯身行礼。

#160;#160;#160;#160; “太子殿下。”沈沉鱼也起身学着婉儿样子向胤礽行礼。

#160;#160;#160;#160;#160;#160; “呵,这下变乖了!”太子看着俯身行礼的沈沉鱼。

#160;#160;#160;#160;#160; “你是太子,我只是一个平头老百姓,见到太子当然要行礼了!这规矩我还是知道,懂得的!”沈沉鱼直起腰板看着太子说道,这一看沈沉鱼顿时觉得这太子还蛮帅的,这就难怪风流成性了。

#160;#160;#160;#160; “哦!我的太子妃还懂得这规矩了!”太子盛气凌人靠近沈沉鱼,快要零距离,沈沉鱼吓得倒退数步,撞到石凳上,一个不稳,胤礽一把将沈沉鱼的细腰搂住。对着沈沉鱼身上深深一嗅。

#160;#160;#160;#160;#160; “啊,美人的味道!”太子口中说道。

#160;#160;#160;#160; “滚开!”沈沉鱼一把推开胤礽。

#160;#160;#160;#160; “大胆沈鱼茜!”一旁的太子随从吼道。

#160;#160;#160;#160; “无妨,我就喜欢这样的太子妃!”太子挥手阻止随从说道。

#160;#160;#160;#160;#160; “谁是你的太子妃?现在!还不是!我还是我沈家大小姐。”沈沉鱼辩解更正道。

#160;#160;#160;#160;#160; “好,在理!未来太子妃!”太子应了沈沉鱼的话,只是在称呼上加了一个未来,太子妃。

#160;#160;#160;#160;#160; 沈沉鱼斜眼看向胤礽仔细打量着太子胤礽,那眼神久久,看得太子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160;#160;#160;#160; “干嘛?是不是喜欢上本太子了?”太子眼神一撇开,心里毛毛的嘴上却不见退让。

#160;#160;#160;#160; “呵呵呵,本小姐刚确认过眼神,你不是我要找的人!”沈沉鱼说道。

#160;#160;#160;#160;#160; “哈哈哈,沈家小姐,有意思,你开始吸引到本太子了!”太子说道。

#160;#160;#160;#160; “啧啧啧……”沈沉鱼围着胤礽转上一圈,上下打量。

#160;#160;#160;#160;#160; “太子殿下,沉,鱼茜有一言不知可言否?”太子看这沈小姐这打量自己的动作,不知她接下来要说什么。

#160;#160;#160;#160;#160; “好,你说吧,本太子诉你无罪!”太子言道

#160;#160;#160;#160;#160; “看太子殿下这副皮囊还看得过去,太子殿下到哪位大臣府见到姑娘是不是都要炒卖太子殿下这副皮囊了?”沈沉鱼说道。

#160;#160;#160;#160;#160; 婉儿听到这话吓得发抖,一旁的太子随从听到这话都压抑不住自己的怒气了。

#160;#160;#160;#160;#160;#160; “沈家小姐,放肆!你可知道你面前的可是当今的太子殿下!”随从吼道。

#160;#160;#160;#160;#160; “是太子殿下让我说的。”沈沉鱼有点心虚,但这太子确实让自己不舒服了,咄咄逼人,自己怎能不给他一个下马威。

#160;#160;#160;#160;#160;#160; “哈哈哈,你是第一个,第一个这样直言不讳的女子,敢这么说本太子的!不过我喜欢。”太子说道。

#160;#160;#160;#160;#160; “诶,太子殿下,这句我喜欢你刚才说过了,我已经知道了!”沈沉鱼见这太子没有生气,再上去补上一刀。

#160;#160;#160;#160;#160; “哈哈哈,有意思。好,走吧,我们狩猎去!”太子说道。

#160;#160;#160;#160;#160; “太子殿下,我们小姐需要更衣,劳烦太子殿下稍等一会我们小姐。”婉儿吓得可不轻,还好太子好像没有生气,自己还是带小姐回房交代一下吧,小姐要是再这样,吓死自己倒是事小,别牵连了整个沈家。

#160;#160;#160;#160; “对,我得换身衣服,太子殿下稍等。”说着沈沉鱼与婉儿离开。远远的沈志晨与林怡在看着女儿与太子。女儿的那番话着实也把这对父母吓了一跳,沈志晨与林怡两人都认为女儿可能真的失忆了,从来没见过女儿这样大胆。而这一幕不光在沈志晨等人眼里,也在皇帝派出的人眼中。

#160;#160;#160;#160;#160; 太子府解禁,太子与沈沉鱼要去狩猎的消息同时也传到了老四胤禛耳中。

#160;#160;#160;#160;#160; “四爷,我去备马。”方雪婷说道。

#160;#160;#160;#160; “我自己去就可以了。”胤禛说道。

#160;#160;#160;#160;#160; “四爷,你的安全……”方雪婷担心

#160;#160;#160;#160;#160;#160; “我只是暗暗跟着他们就好,能有什么危险,我自己去就可以了,你去处理我安排的你的事,这才是现在我们最重要的事。”胤禛说道。

#160;#160;#160;#160; “是,属下知道了。”方雪婷应声。

#160;#160;#160;#160; 胤禛也很久没见沈鱼茜了,也不知道沈鱼茜失忆到底是真是假,自己此次一定要此事摸清楚了。

#160;#160;#160;#160; 此时皇宫内的皇帝也接到消息,太子已经听从皇帝安排与沈家小姐狩猎去了。然还有一个消息,就是皇帝让于上监调查之事,沈鱼茜确实跟之前大不一样了,像似变了一个人一样。而沈鱼茜仿佛跟四贝勒胤禛私下有过接触,可这个消息不能完全确定,因为没有确实证据,只是有多次胤禛一个人出府,而巧的是当时有人看见了胤禛身边的方雪婷出现在沈府后门,接了沈家小姐离开。

#160;#160;#160;#160; 于上监向皇帝说着调查的情况,皇帝深思。

#160;#160;#160;#160; “继续查,还有老四最近见过谁,做了什么朕都要知道。”皇帝心里明白自己这些个儿子,老四是最沉稳老练的,有时皇帝都有些看不透自己这个儿子,这也是皇帝为什么冷落这个儿子的原因。老四养在自己身边十余年,但自己管理大清整个国家,心思也少在这个儿子身上。

#160;#160;#160;#160;#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