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home
options
more

【第三章 四爷的人】
“四爷,鱼茜姑娘被指婚于太子了!”说话的是胤禛的贴身护卫~方雪婷。一身紫衣打扮,眉清目秀,青丝长发一条鱼尾绳扎起。眉宇间夹杂着一丝戾气。

#160;#160;#160;#160;#160;#160; 胤禛在案头看着卷宗,听到方雪婷的话,额头有一丝难为。

#160;#160;#160;#160; “四爷,胤礽是故意的,前几日胤礽在书房门外定是听到四爷与鱼茜姑娘对话了。四爷怎么办?”方雪婷问道。

#160;#160;#160;#160;#160; 胤禛收起那丝难为,放下卷宗。走向书房门口。

#160;#160;#160;#160;#160;#160; “让暗影去竹楼。”胤禛吩咐道,背对方雪婷。

#160;#160;#160;#160;#160;#160; “四爷,这……”方雪婷仿佛听错了,可在方雪婷刚要询问时,胤禛侧眼一个眼神。方雪婷立马住嘴。

#160;#160;#160;#160;#160; “小姐,怎么办?”婉儿在沈沉鱼床前轻声问道。沈沉鱼看了看婉儿,笑了笑。

#160;#160;#160;#160; “婉儿,你跟你家小姐关系很到位啊!”沈沉鱼有一点调戏的韵味。

#160;#160;#160;#160; “啊!小姐,什么到位?”婉儿萌萌哒。

#160;#160;#160;#160; “就是感情很好!”沈沉鱼无奈解释一句。

#160;#160;#160;#160; “小姐的所有秘密都在婉儿这,小姐什么都告诉婉儿,小姐对婉儿好,什么都不会瞒我的!小姐你都忘了吗?”婉儿点了点头说道。

#160;#160;#160;#160;#160; “好吧,不就是嫁太子吗?不是有圣旨吗?难道你想我抗旨啊?你不想要你小命了?”沈沉鱼调戏道。

#160;#160;#160;#160;#160; “可是小姐四爷怎么办?”婉儿问道。

#160;#160;#160;#160; “四爷!”沈沉鱼大惊,四爷!不会是胤禛吧,未来的雍正皇帝啊!我的天爷,穿越到雍正皇帝的哪位妃子头上来了!历史上没有一位这,自己的记载啊,难道自己是小三?太狗血了吧!不行得问清楚!沈沉鱼大吃一惊,心中想到。

#160;#160;#160;#160; “什么四爷?哪位四爷?怎么回事?”沈沉鱼问道。

#160;#160;#160;#160; “小姐把四爷也给忘了,四爷得伤心了!可怜的四爷!”婉儿嘴里说道。沈沉鱼看着这婉儿,看来这四爷在婉儿的心里是个不错的男人。

#160;#160;#160;#160;#160; “四爷是不是皇帝的四贝勒~胤禛?”沈沉鱼捉急了,问道。

#160;#160;#160;#160;#160; “啊!小姐,你没有忘记四爷?”婉儿吃惊。

#160;#160;#160;#160;#160; “你们再说什么?”此时将军老爹沈志晨和母亲林怡进来了,说话的是沈志晨,态度极为严苛的样子。

#160;#160;#160;#160; “没有,没说什么!”沈沉鱼立马住嘴了。

#160;#160;#160;#160; 母亲进来就在床前坐下,拉着沈沉鱼小手。

#160;#160;#160;#160; “大夫,赶紧帮我家茜儿看看,我家宝贝到底怎么了?”林怡看着沉鱼,一脸仇怨的样子,让沉鱼看了都有些揪心疼。

#160;#160;#160;#160;#160; “好了,这大夫不是来了吗?行了!”将军老爹看着林怡这样,心里不舒服的说道。

#160;#160;#160;#160; 沉鱼都说了没事,自己想休息一下,不让他们找大夫了,可还是来了。

#160;#160;#160;#160; “母亲,女儿就是累了,真没事,好了,好了,茜儿抱抱。”沉鱼安慰母亲道。

#160;#160;#160;#160; 大夫过来把脉,林怡才一旁看着,将军老爹将林怡拥入怀里,沉鱼看着都有些羡慕嫉妒恨了。

#160;#160;#160;#160;#160;#160; 大夫把了半天脉,又扒拉了几下沉鱼的头,再让张嘴看舌苔什么的,嘴里咿呀没完,不停地说“奇怪,奇怪!”这时旁边的父母可吓得不轻。

#160;#160;#160;#160;#160; “大夫怎么了?是不是很严重?”林怡紧张问道。

#160;#160;#160;#160;#160; “好了,先听大夫说。”将军老爹说道。

#160;#160;#160;#160;#160; “将军,夫人,小姐这脉……”大夫说了前面开头把结尾吃了。

#160;#160;#160;#160;#160; “到底怎么了?”沉鱼看着大夫的样子比父母都还捉急了。

#160;#160;#160;#160;#160; “哦,没事,没事!老夫奇怪的是听夫人说小姐失忆了,但完全没发现病症啊,只是小姐肝火比较旺,老夫开户下火茶就好了。可小姐的失忆症……”大夫回不去了,就记住母亲所说失忆症了。

#160;#160;#160;#160;#160; “大夫,你好可爱哦!”沉鱼躺在床上一口气长叹后,恶狠狠地笑着说道。

#160;#160;#160;#160; 林怡也深吸一口气,心头大石落地了。

#160;#160;#160;#160; “婉儿送大夫,大夫开好单子去抓药。”将军老爹对婉儿说道。

#160;#160;#160;#160; “爹爹你去好不好啊?我现在很需要婉儿陪着!”沉鱼卖萌眨巴着双眼说道。

#160;#160;#160; “好,我去!”沈志晨瞳孔放大看着沉鱼说道。

#160;#160;#160;#160;#160; “谢谢,爹爹。”送走爹爹,得安慰一下母亲了,沉鱼在心里说道。

#160;#160;#160;#160; “母亲,都说没事了。现在放心了。”沉鱼翻了个白眼说道。

#160;#160;#160;#160; “可你的失忆……”林怡还是有些不安。

#160;#160;#160;#160; “好了,母亲,这也不影响什么啊,我还是您和将军爹爹的乖女儿对吧?”沉鱼卖乖。

#160;#160;#160; “你,你的性子……”林怡还想这女儿的转变。

#160;#160;#160;#160; “母亲,女儿想再休息一下,母亲,女儿亲自送您!”沉鱼没招了,要赶人了。

#160;#160;#160;#160; “好,好,我走!你不要离开了。”林怡关怀道,依依不舍离开了。

#160;#160;#160; “婉儿,送送。然后从里面把门关上!”婉儿点了点头。

#160;#160;#160;#160;#160; “照顾好小姐。”林怡出门前对婉儿吩咐道。

#160;#160;#160; “是,夫人。”婉儿送走林怡,将门关上,走向沉鱼。

#160;#160;#160;#160; “小姐,吓死我了,真担心被将军与夫人听见了。”婉儿一直战战兢兢地,难怪刚看婉儿的样子那么奇怪。

#160;#160;#160;#160; “好了,快说,四爷是不是胤禛?”沉鱼问道。

#160;#160;#160;#160;#160; “小姐不可直接称呼四爷名讳!”婉儿说道

#160;#160;#160;#160; “我去!真是!”沉鱼有些吃惊。

#160;#160;#160; “我跟胤禛,哦,四爷怎么回事?快说说。”沉鱼等待着听故事了,枕头放高了一点。

#160;#160;#160;#160; “这怎么说了,小姐你第一次跟四爷见面是在去年的围猎场,小姐坠马,是四爷救了小姐,后来四爷派他手下的方雪婷,就是四爷身边的女侍卫贴身照顾了小姐半个月,四爷来看过小姐几次,再后来四爷对小姐说看上小姐了,当时小姐吓得又把脚扭了,四爷就……”婉儿没有再说下去了。

#160;#160;#160;#160; “就什么啊?”沉鱼紧追问。

#160;#160;#160; “四爷就抱住小姐,亲了小姐!”婉儿说着脸都红了。

#160;#160;#160;#160; “哈哈哈”沉鱼大笑。

#160;#160;#160;#160; “小姐,你小声一点,一会又把夫人招来了。”婉儿提醒到。

#160;#160;#160;#160; “不是,历史上不是说胤禛冷面吗?还做过这么浪漫的事了?”沉鱼说道。

#160;#160;#160;#160;#160; “小姐,你又……”婉儿想要说你又叫四爷名讳。

#160;#160;#160;#160;#160; “好,四爷,四爷。”沉鱼笑着。

#160;#160;#160;#160; 夜黑风高,一片竹林,一个黑影闪过,停留在竹楼门前。

#160;#160;#160;#160;#160; “进来吧!”竹楼里传出一男人声音。竹楼外的男人才进屋。屋内一男一女,女的身穿紫衣,男者背对着来人,来人戴着面巾,显然是个男人。

#160;#160;#160;#160; 屋内男子转身是胤禛。

#160;#160;#160; “皇阿玛赐婚,暗影你怎么看?”胤禛问道。

#160;#160;#160;#160; “主子,这……”蒙面人不知该怎么说。

#160;#160;#160; “好了,这件事你按我说的去做,你只需要知道一点,沈鱼茜是我的女人!”胤禛斩钉截铁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