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home
options
more

【第二章 太子妃】
沉鱼与林怡走进大堂,一老太监正坐内堂与一中年男人喝茶,这就很明显了,大坐正堂上席,除了将军老爹另一个肯定就是宫里来的太监了。太监这打扮太明显了,自然不会认错了。

#160;#160;#160;#160;#160;#160; “爹爹。”沈沉鱼对着中年男人叫道。

#160;#160;#160;#160;#160;#160; “怎么回事?也不看看现在何时辰了?于上监见谅,小女被夫人娇纵惯了,失礼了。”沈志晨说道。

#160;#160;#160;#160;#160; “无妨,无妨,太子殿下就是喜欢沈小姐这种,这种,洒脱,太后对沈小姐也甚是看中,这才有了今日的赐婚。”于上监微笑着,心里想着不是说沈家小姐很文静吗,怎么看也不像啊。

#160;#160;#160;#160;#160;#160; “赐婚?”沈沉鱼仿佛幻听,父母两也同时疑问道。三人到时默契。

#160;#160;#160;#160;#160; “对啊,咱俩就是来传旨的,皇上已然下旨,将沈小姐赐婚太子殿下!沈家众人听旨。”于上监站起身说道。

#160;#160;#160;#160;#160; 沈家所有在堂人员跪听圣旨。

#160;#160;#160;#160;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沈家有女沈氏唤鱼茜,初长成。天生丽质,蕙质兰心,甚尉朕心。今朕特赐婚沈氏鱼茜于太子,大将军沈志晨晋升侯爵~忠勇侯,择日成婚。沈家小姐,将军,不,忠勇侯接旨吧。”

#160;#160;#160;#160;#160; “谢陛下浓恩,臣沈志晨接旨,吾皇万岁。”沈志晨这就要接圣旨。

#160;#160;#160;#160;#160; “不,什么太子?我不嫁太子!”沈沉鱼站起身对太监说道。

#160;#160;#160;#160;#160;#160; “大胆!”太监生气

#160;#160;#160;#160;#160; “茜儿,跪下,这是圣旨,不许胡闹!”沈志晨拉住沈沉鱼说道。

#160;#160;#160;#160;#160; “乖,茜儿,快接旨。”林怡也说道。

#160;#160;#160;#160;#160; 沉鱼想了想,现在是康熙四十七年,那现在的太子……那不是二废太子吗?是个短命的太子啊!要是自己嫁给他,那自己还不成寡妇!刚到这就这样的命运,我可不能接受这样的安排。历史上这位太子有多荒唐啊,我怎么可以嫁给这样一个渣男了!

#160;#160;#160;#160;#160; “上监有所不知,不是沉鱼,啊,鱼茜不接这圣旨,昨晚鱼茜梦魇了!梦见了神仙,神仙告诉鱼茜说今生婚配之人只能是一夫一妻,说鱼茜子嗣缘薄,如果夫君多妾室,那夫家将不能有子嗣,有了也无法长大成人,所以仙人在梦中赐下忘忧茶,让鱼茜忘记这场梦魇,可在鱼茜醒来时却没能忘了这梦,反倒忘记了自己是谁,还有世间所有人与事,这件事我家婢女婉儿可为我作证!”沉鱼又是一通胡编乱造,说得信誓旦旦。

#160;#160;#160;#160;#160;#160; “是,是的,奴婢可以作证,小姐醒来忘了奴婢,奴婢……”婉儿上前作证,差点要哭出来。

#160;#160;#160;#160;#160; 众人茫然,彼此相互望望。

#160;#160;#160;#160; 林怡想想今日的女儿,是觉得哪里不对劲,女儿之前很乖的,但这性格好像表现得……

#160;#160;#160;#160;#160; 沈志晨也想了想,女儿从不赖床,今天怎么?好像是不太对劲。

#160;#160;#160;#160;#160; 沈志晨与林怡同时看了看女儿。

#160;#160;#160;#160;#160;#160; “好了,不管怎么样?这都是圣旨,咱家只能把……把沈家小姐所说之事转述陛下,可这圣旨……”于上监的意思是不管怎么样?不管你说的是否真实,圣旨还是要接下的。

#160;#160;#160;#160;#160; “沈家接旨。”沈志晨跪接圣旨。沈沉鱼听到这话也只能听天由命了,希望可以蒙混过关吧,也跪地接旨。

#160;#160;#160;#160;#160;#160; “好了,这就对了。恭喜侯爷,恭喜太子妃,太后说了,很喜欢沈家小姐,沈家小姐入了太子府,就是太子的正妃,将来的太子妃。”于上监说道。

#160;#160;#160;#160;#160;#160; “上监,可小女……”沈志晨对女儿刚的话还记忆犹新。

#160;#160;#160;#160;#160;#160; “这……咱家会把沈家小姐所说禀明陛下,至于陛下与太后什么意思,侯爷还是恭候圣旨吧!咱家宫中还有事务,咱家就不多做停留了,告辞,侯爷,侯爷夫人,沈小姐。”于上监说道。

#160;#160;#160;#160; “好,小女之事还请于上监……”沈志晨欲言又止。

#160;#160;#160;#160;#160; “咱家明白,告辞。”

#160;#160;#160;#160; “管家,去库房取一百两银票,送于上监出府。”沈志晨对管家吩咐道。

#160;#160;#160;#160; “谢侯爷赏。”于上监微笑道别。

#160;#160;#160;#160;#160; “来人,传大夫。”于上监离开,沈志晨吩咐道。

#160;#160;#160;#160;#160; “宝贝,母亲刚见你就觉得不对劲,你刚说的可是真事?”林怡扶沉鱼坐下问道。

#160;#160;#160;#160;#160;#160; “母亲不信?我也不信!但女儿确实什么都忘了。婉儿可以作证的!”沉鱼信誓旦旦说道。

#160;#160;#160;#160;#160; “是的,小姐所说全是真的,今早见小姐,婉儿也吓了一跳!”婉儿点了点头说道

#160;#160;#160;#160; “你啊!”沈志晨走进大堂指着沉鱼,很是生气却也无奈!

#160;#160;#160;#160;#160;#160; “母亲,你看我爹……”沉鱼见将军老爹蜷缩在林怡怀里。

#160;#160;#160;#160;#160; “女儿也不愿意啊,这到底怎么回事啊?”林怡拍拍沉鱼心疼的。

#160;#160;#160;#160;#160; “但,你不是失去记忆了,怎么认得我与你父亲了?”林怡疑问。

#160;#160;#160;#160;#160; “母亲,你忘了,你在进女儿房间的时候就叫茜儿啊,宝贝啊,除了母亲还能是谁?而大堂端坐正堂高坐就两人,一个还太监打扮,我当然一看就知道谁是父亲谁是那不男不女的太监了!”沉鱼辩解道。

#160;#160;#160;#160;#160;#160; “你,你啊……”林怡听到女儿后面的话苦笑不得,但又舍不得责怪女儿。

#160;#160;#160;#160;#160;#160; “一个梦而已,不得信的!”沈志晨说道。

#160;#160;#160;#160;#160; “但是父亲女儿失忆了!谁能保证那个梦会不会成真了,这可是关乎皇家子嗣的大事啊!难道父亲想女儿成为遗祸大清的罪人不成!”沉鱼心里想着这个罪名可扣大了,看你信不信?

#160;#160;#160;#160;#160; 沈志晨再仔细看看女儿,林怡也打量着,好像是不一样,稳重文静的女儿,而现在分明就是两个人一样嘛。

#160;#160;#160;#160;#160; “大夫到了没有?”沈志晨催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