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home
options
more

【第五章】
少奇天想尽各种方法,还是无法进入医院去看陈倩如。不管是白天还是夜



晚,不管是医院大门口还是侧门,只要是能够进入医院的时间、通道,都布满



了雄帮的人。

  一个星期过去了,他连陈倩如的一丁点儿消息都没有。不知道她是否脱离



了危险,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健健康康出院,不知道她是不是恨他入骨,不



知道她还愿不愿意原谅他,不知道她是否依旧想他念他······众多的不



知道逼迫着他,让他食不知味,睡不安稳;让他心痛欲绝,悔不当初;让他无



心做事,只求见她。

  *************************

  陈倩如恢复得很快、很好。或许是因为忘记了那些痛苦的事吧,她每天都



开开心心的,整天吵着要回家,不愿再闻医院的消毒水味。

  出院那天,陈敬豪要求陈倩如的主治医生将她的一切资料信息当面销毁,



并要他发毒誓不告诉任何人特别是忠义堂的人他女儿的事。

  走出医院,陈倩如感觉有一道炽热的目光在盯着她,令她很不舒服。她试



图找出盯她之人,可惜,还没找到,就被陈敬豪发现她的不对劲。“倩如,你



在找什么?”

  “没,没什么。”坐进车后,那道目光还在。陈倩如不禁有些奇怪,会是



谁呢?是我认识的人吗?可是,他干嘛不直接来我面前,为什么要偷偷摸摸,



暗地里看我?

  ***************************

  等车开远后,少奇天从医院旁边走出来。他终于看到他的倩儿了。她看起



来,精神很好。看来,她恢复得很好。可真正的情况,恐怕要问了医生后才知



道。

  “阿六。”少奇天一招手,阿六立刻出现在他面前。

  “什么事,天哥?”

  “去问问倩儿的具体情况。”

  “是!”

  很快的,阿六就回来了。

  “怎么样?”少奇天迫不及待地问。

  “天哥,我···”阿六面露愧色。

  “怎么回事?”

  “天哥,倩如小姐的主治医生没有透露一丁点儿消息。即使我用枪顶着他



的脑袋,他也什么都不说。”

  “是吗?就算用枪威胁他,他也不说?”

  “是的。”阿六点点头。

  “这么说,应该是陈敬豪事先做了准备。”

  “我想也是。”

  “倩儿,我到底该如何做才能再见到你?”少奇天叹息一声。

  *****************************

  陈倩如回家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少奇天找不到门路,心有不甘却又无可奈何。伤痛易治,相思难熬。看来



只有如此了。

  “天哥,你真的打算这么做?”阿六有点难以置信,“陈敬豪肯定会借此



打击你,侮辱你,甚至···”

  “阿六,你不要说了。”少奇天制止阿六继续说下去,“最坏的结果我都



想过了,但不管怎样,只要见着了倩儿就好。”

  “哪怕失去尊严?”

  “是的,哪怕失去尊严。”

  “可是···”

  “不要可是了。为了倩儿,失去尊严算什么?只要倩儿需要,我连命都可



以给她。”

  “天哥!”

  “你不要再说了,也不必再劝我,我心意已决。”

  “豪哥,少奇天要求见你。”林强小心察看陈敬豪的脸色,生怕他大怒。

  果不其然,陈敬豪盯着林强问:“你确定?”语气压抑。

  “他已在门外。”林强具实回答。

  “他还敢出现在我面前?”陈敬豪鼻子一哼,“新仇旧恨我会在今天一并



算清楚。”

  “让他进来。”陈敬豪下达命令,林强去执行。

  少奇天一进门,就看见陈敬豪坐在沙发上用一种深恶痛绝的目光刺穿着他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做好心理准备。

  他走上前,伸出右手,道:“陈帮主,好久不见。”

  陈敬豪却仿佛没看见少奇天停在空中的手,他坐姿不变,说出的话透着讽



刺:”少老大,我们前些天才见过,你不会这么健忘吧?”非常不给面子。

  “陈帮主,坦白说,今天我来是想见倩儿一面。”少奇天收回手,早已预



料会受到这样的对待。

  “少老大,我好象说过,你不配叫倩儿这个名字。再说,我的女儿已经跟



你没有任何关系了。你不要忘了,当初我是用民营一条街换回我的女儿的。”



陈敬豪表面上说的风淡云轻,实际上他恨不得剥了少奇天的皮,吃了少奇天的



肉,喝了少奇天的血。

  “我知道,我对不起倩儿,但我真的只想见她一面,一面就好。”少奇天



沉痛地说着。打了一个手势,阿六便拿出一个文件袋放在陈敬豪面前的茶几上



。“这是民营一条街的契约,我还给你,倩儿是不能用这些东西来衡量的。”

  “哦,是吗?”陈敬豪挑挑眉。“你不是很想要它的吗?如今怎么会拱手



让我?”陈敬豪冷笑一声:“你不要以为我会像你一样。我的女儿可是无价之



宝,你不要期望用这些东西就可以让我把女儿给你,你做梦!”

  “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我只是想见倩儿一面,跟她说几句话。”少奇天



急忙解释,“你到底要怎样才会让我见倩儿?”

  “怎样?”陈敬豪仰天大笑,“不管怎样,你这辈子都别想见我女儿,别



想有机会再伤害她。”

  “如果这样呢?”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只见少奇天“扑通”一声,跪倒在



地。“我求你,求你让我见倩儿一面。”

  众人全都被吓得目瞪口呆。谁能想到,一向无比骄傲、从不低头的少奇天



有一天会如此低声下气,如此不顾尊严,只求为见心爱女子一面?

  “天哥,你···”阿六最先回过神来,他拉住少奇天,企图扶他起来,



却没成功。

  “陈帮主!”少奇天的叫声唤回了陈敬豪跑远的思绪。他万万没有想到少



奇天会这样,心里受到的震撼是如此的深刻,他一时不知所措。

  “豪哥。”林强被吓傻了,也不知该怎么办。



正当局面陷入僵硬时,一个动听的声音响起:“爸爸,是不是有客人来啊?”



众人皆回首,看见了一抹美丽的影子缓缓地从楼上下来。

  “倩如?!”

  “倩儿!”

  陈敬豪和少奇天同时叫道。

  陈倩如看了跪在地上的少奇天一眼,笑着对陈敬豪道:“爸爸,你又在惩



罚底下的人了?”

  听了这话,陈敬豪和少奇天一怔。

  “倩儿,你···”少奇天万分不解,万分害怕。他不知道他的倩儿为什



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为什么会装着不认识他。他更不明白他的倩儿看他的眼神



怎么会是完全陌生的,不象以前那样深情、那样柔情似水,也不象以前那样哀



怨、那样飘满忧伤。

  “倩如,你怎么下来了?”陈敬豪到这时才想起他的女儿失忆了。

  “爸爸,他犯了什么错吗?”陈倩如想弄清楚,什么事情严重得让她眼前



的这个男人下跪。不是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吗?况且,她看得出来这男人骄



傲如神,肯定十分重视他的尊严、他的面子。如果不是崩天塌地的大事情,他



应该不会如此做。

  “倩如,帮里的事爸爸自会有所考量,你不要操心。”陈敬豪千算万算也



没有算到女儿会出现,他打定主意不会再让他们见面,没想到还是···唉!



现在最重要的是让女儿赶快离开,不与少奇天有进一步的接触。

  “嗯,我知道。那我回房了。”说完,没作停留,上楼了。

  少奇天望着消失在楼梯间的熟悉背影,脑中一片空白。发生什么事了?他



的倩儿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陈敬豪冷笑一声:“你已经如愿见到我女儿了,可以滚了吧?”

  少奇天摇摇晃晃站起来,一时不能理清思绪。“为什么?怎么会这样?”

  “我女儿会这样,你不是很清楚吗?拜你所赐,她忘了过去,成了无过之



人。不过,关于这一点,我还是挺感激你的。”任何人都能听出陈敬豪话里的



嘲弄,以及言不由衷。

  “无过?她忘了?忘了和我在一起的时光?”少奇天头顶“轰隆”一声,



炸得他头昏眼花,思绪纷乱。

  连阿六也一脸的震惊,不能消化这个惊天大消息。

  “是啊!以后,你们桥归桥,路归路,就想两条平行线一样,再无交集。



好了,我言尽于此。林强,送送少老大。”陈敬豪站起来,转身上楼。

  林强虽不甘愿,但也不是乘人之危、卑鄙之人。报仇之事,他会光明正大



的找少奇天。

  “请吧,少老大,恕不远送!”

  少奇天朗朗跄跄地走出雄帮的大门,他到现在还不能接受这个对他来说毁



天灭地的消息。他宁愿他的倩儿恨他入骨,最起码她记得他,而不是像现在这



样,从此把他当作陌路人。

  “从现在起,就当作你从来没有在我的生命里出现过。”突然,他想起这



一句话。当初,他眼睁睁地看她走出他的世界、他的生命,没有挽留。如今,



他又眼睁睁地看她走出他的世界、他的生命,无能为力。他已经失去过她一次



了,还要再失去一次吗?不!他不能再忍受失去她的疼痛了。他已经尝过了,



真的很痛很痛,痛得他都不想活下去了。这次,不管遇到怎样的困难、怎样的



阻碍,他都不放手。是的,死不放手。既然她失去记忆,那他就不惜一切代价



帮她找回记忆。刹那间,他的心豁然开朗。

  好不容易,陈倩如才征求得爸爸的同意,独自一人来到郊外----她和楠哥



哥最喜欢的地方。住院的时候,她就觉得奇怪,为什么最疼她的楠哥哥会不来



看她。出了院才知道楠哥哥竟然死了,死在了爸爸的死对头——少奇天的手上



。她很伤心,也很气愤。为什么老天爷会这么不长眼,楠哥哥那么好的一个人



竟会这么短命。她想出来走走,好好回忆一下和楠哥哥在一起的幸福、快乐时



光。爸爸却怎么都不同意,说什么怕忠义堂的人会对她不利。她软硬兼施,终



于逼得爸爸点头了。其实,她心里十分清楚,表面上爸爸是放她一个人出门,



暗地里不知又安排了多少人手保护她。

  当她躺在草地上,任思绪飘远时,一抹人影悄无声息地来到了她的身旁,



用一双温情如水的眼睛柔柔地、痴痴地看着她。

  “你?”当她扭过头,不期然看见躺在她旁边的人时,吓了一跳。

  “不要怕,我不会伤害你的!”声音低沉且带有磁性。

  “是你啊!”陈倩如坐起身,认出身旁之人。“那天,我爸爸惩罚你了吗



?今天,你是奉我爸爸之命来保护我的吗?”

  少奇天没有立刻回答,只是眨也不眨地看着她,眼底飘过忧伤。

  “倩儿,你真的忘记我了吗?”许久,他才涩涩开口。

  “你,我···”陈倩如张口结舌,不知说什么好。这个人好奇怪啊,我



跟他明明只见过一次面,他怎么说出这么莫名其妙的话,感觉好象我跟他很熟



似的。“倩儿”是叫我的吗?她甩甩头,可能是他认错人了吧?对,一定是!

  “先生,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先生?我在你心中真的只是一个陌生人吗?”少奇天心一痛。

  “可是,我不认识你啊,跟你又不熟!”陈倩如茫然无措。

  “是吗?不认识?不熟?”少奇天露出受伤的表情,但很快又敛去。他可



是出动了忠义堂一半的精英才逮到今天这个机会,不能放弃,好好把握。他在



心里为自己加油打气,一定会成功的,倩 儿一定会回到我身边的。

  “或许真的是我认错人了吧!但你和我的爱人真的好象好象。”少奇天的



眼神停留在陈倩如那张柔美的脸上。

  “你的爱人?”陈倩如好奇道。

  “对!你想听听我们之间的故事吗?”少奇天收回视线,望向远方。

  “好啊!”

  “我和她初次相遇,是在这里。那时,我差点伤害了她,但她却不计前嫌



对我笑。那笑容十分阳光,十分温暖。我想,我就是在那一刻对她动心了。在



我二十多年的岁月里,我从不相信爱情。可就在那一天,我对她一见钟情了,



虽然我不承认。······我们之间误会重重,我却从没想过要去一一化解



,只一味地报复她。我痛,我要她比我更痛。所以,我一次又一次地伤害她,



迫使她离我越来越远,直到我真真正正、完完全全失去了她。当我看到她毫无



生机地躺在血泊中时,我的世界霎时坍塌,一片黑暗。那时,我才明白,我所



想要、所追求的,不是权势,不是财富,而是全心全意爱我、对我不离不弃的



她。可惜,悔恨总是来的太晚。在一切的一切结束后,我才发现,我是那么的



爱她。没有她的日子,我过不下去。没有她的世界,我活不下去。·····



·”

  少奇天语调平静无波澜,但陈倩如还是感受到了他内心巨大的痛楚。她有



一股冲动,想要安慰安慰他。但又发现语言太苍白,太无力。最后,她只说:



“你爱她,就好好活下去吧,连同她那份一起活!忘不了就把她放在心底。”

  少奇天久久无语。

  陈倩如突然笑了:“你知道吗?我也和你一样,失去了我最爱的人----青



梅竹马的哥哥,而且他是因我而死。我曾伤心欲绝过,后来,经过红姐姐的开



导,我领悟到,他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我能幸福快乐。为此,哪怕失去他的生



命,他也心甘情愿,再所不惜。所以,我就告诉自己,那些痛苦伤心的事,我



会统统忘记,只记住高兴和开心。我每天都要快快乐乐地活着,连同他。因为



,我知道,他会一直在我心里,我会一辈子记得他。”

  少奇天忽然就羡慕起林楠来了。因为,他虽然死了却永远活在心爱女子的



心里,而他虽然活着却失去了心爱之人。

  “如果你是我的爱人,你会不会原谅我?会不会愿意嫁于我为妻?”

  “原来你在意的是这个啊!”陈倩如点点头,“会!”

  “既然这样,那倩儿,我们从头开始吧!”说着,少奇天伸出右手。

  陈倩如呆了呆。

  “倩儿,你还是没有我的一丁点儿印象吗?”少奇天固执地拉起陈倩如的



左手,“你真的彻彻底底忘了我吗?”他把她的手按在他的心口,“我这里好



痛好痛,你知道吗?”

  陈倩如猛然一颤:“不!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听不懂···”她抽回手



,捂住耳朵,使劲地摇头,否认。

  “倩儿!”少奇天想要抱抱她。

  陈倩如不知从哪儿来的力气,推开少奇天,逃离他的身边。

  少奇天哪会让她从身边离开?他快步上前,抓住她的手。

  “你放手。”陈倩如努力想甩开他的手,无奈男人的力气永远比女人大。

  “倩儿,你看着我的眼睛,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不记得我,你忘了我



。”少奇天扶住陈倩如的肩膀,“你看着我啊,你说啊!”

  陈倩如的眼睛红了,落下几滴委屈的泪。“你弄痛我了,好痛!你放手。





  “倩儿,我不放手,永远都不放!”少奇天将陈倩如狠狠搂进怀中,“我



不管你记得也好,不记得也罢,我都不放你走。你永远都是我的,是我一个人



的!”

  “你放开我!”陈倩如激动起来,不断挣扎。

  可她越挣扎,少奇天搂得越紧。

  “你卑鄙下流,肮脏龌龊···”陈倩如气得口不择言。此时此刻,也不



再顾及自己的淑女形象了。她握紧粉嫩拳头,捶打着少奇天的胸膛。“你再不



放开我,我咬你了喔!”她口出威胁。

  少奇天却只是笑了笑:“你没听人说吗?‘打是情,骂是爱’。你打得我



愈痛,说明你爱我愈浓。你骂我愈凶,说明你爱我愈深。”

  “你,你无耻!”陈倩如已经想不出还有什么骂人的话了。

  “倩儿,你根本就没有失忆,对不对?”少奇天忽然绷紧肌肉,害得陈倩



如也跟着紧张起来。

  “你,你怎么知道?”陈倩如身体僵硬如石,表情极不自然。

  “你真的没有失忆?!”

  “你诈我?”陈倩如倒吸一口气。没想到,她竟在不知不觉中跳入少奇天



设计的陷阱里。

  “倩儿,你为什么选择用这种方式来惩罚我?”少奇天轻轻叹道,“你知



不知道,我真的以为你把我给忘了。”

  陈倩如幽幽反问:“我没有失忆又如何?我们已经回不去了。”

  “不,倩儿,我们能回去的,我们能的。”少奇天急切道,生怕陈倩如又



找借口拒绝他。

  “我相信你爱我,我也相信那些都是误会。可是,你杀了楠哥哥是事实,



我在忠义堂自杀也是事实。我能原谅你,但我不能原谅我自己。”陈倩如偏过



头,不去看他。“我求你,奇天,不要让我去恨我自己,好吗?”

  少奇天疏松的肌肉又绷紧了。“倩儿,你···”

  陈倩如掰开搂住她的手:“奇天,我们是不会有未来,不会有幸福的。”

  少奇天整个人恍恍惚惚的,根本就没听进去陈倩如的话。他唯一的念头,



就是陈倩如毅然决然地要离他而去。

  看了少奇天最后一眼,陈倩如拔脚跑开了。她怕自己如果再慢一步会在他



面前痛哭不止,他们之间的牵拌会再加深。

  “奇天,再见!”陈倩如在心里默默说。泪,终究滑落。

  “倩儿,我会用我对你的爱来证明我们是有未来、有幸福的。”少奇天想



通后,追了上去。

  陈倩如告诉自己,这是我最后一次任性地为他伤心,为他哭泣。以后,我



只会微笑地祝福他。

  沉浸在痛苦悲伤中的陈倩如,没有注意到脚下的路。

  “倩儿,小心,那是···”少奇天的话没喊完,只看见陈倩如脚一滑,



身子一倒,滚落斜坡。

  “啊···”陈倩如的尖叫声直冲云霄。

  “倩儿!”少奇天心神俱裂。他顾不了那么多,毫不犹豫地纵身跳下。他



抱住陈倩如的身体,他们一起落下坡底。

  阿六和映红同时发现少奇天和陈倩如不见了。

  他们心慌不已。

  阿六几乎出动了忠义堂所有的人,连续不断地找人。而映红不敢把这个坏



消息告诉老爷,她一个人找遍了所有陈倩如可能会去的地方,却依然没有线索





  映红终究没有瞒过陈敬豪。

  当陈敬豪听说女儿失踪时,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凑巧的是,忠义堂和雄帮的人同时来到了郊外并同时在斜坡底下发现了昏



迷不醒的少奇天和陈倩如。

  众人手忙脚乱把他们送去医院。他们没有空闲时间去想,也没有多余时间



去问,为什么他们会在一起。

  因为陈倩如一直被少奇天护在怀里,所以她受的伤比较轻。少奇天就没有



那么幸运了,他的背部被石头划满了深浅不一的伤口,他的手臂被沙子擦出了



大小不一的伤痕。最严重的一点就是,他的头磕在了巨石上,有脑震荡的倾向





  当陈敬豪知道刚出院不久的女儿又被送进医院后,心乱成一团。再听过映



红详细的说明,他脑中闪出一个念头----倩如会不会是和少奇天一起殉情了?



随后,他否定了,怪自己吓唬自己。可那念头却怎么也不能从他脑中抹去,反



而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他,他的女儿这一生注定得与少奇天纠缠不清。

  映红准备好了陈倩如住院需要的物品,但陈敬豪不放心,生怕她漏掉了重



要的东西。于是,他来到陈倩如的房间,仔细检察,看有没有东西被遗忘掉。



一不小心,他看到了陈倩如忘记锁住的日记本。他知道偷看别人的隐私是不对



的,哪怕这个别人是他的女儿。可他实在禁不住好奇心的怂恿,翻开了精致的



本子,映入眼帘的是秀气慧中的字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