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home
options
more

【第四章】
林强与少奇天赤手空拳地拼在一起,少奇天带来的人围住了陈敬豪和陈倩



如。

  陈敬豪毕竟也是一个老大,对付这几个人当然没问题。但他却分心了,他



要保护他的女儿不受伤害。时间一长,难免有点力不从心。

  而令人吃惊的是林强竟会被少奇天踩在脚下,他的武功果然好得令人咋舌





  在千钧一发之际,陈倩如将枪口对准了少奇天:“叫你的手下住手,否则



···”后面的话她没有说出口,大家也都明白。

  少奇天心里一惊,他没有想到外表看似柔弱的她也会有如此坚强的一面。

  大家肯定想不到,陈倩如不但会开枪,而且是个神枪手。她从小看林楠他



们四人练武,很羡慕。本来她是想练一身武功的,但陈敬豪怕她吃苦,更怕她



受伤,死活不同意。没办法,她只有选择射击。她对各式各样的枪熟悉得就像



她清楚自己身上有几颗痣,她的枪法很准,几乎是百发百中。

  少奇天的手下十分听话,在听到他下达的新命令后,都自动地停手。甚至



放下武器,退到一边。

  “林叔叔,你快带我爸爸离开。”陈倩如吩咐林强。

  “小姐,这···”林强感到为难。

  “倩如,你···”陈敬豪显然料不到自己的女儿会不顾自身安危而把他



的安全摆在第一位。

  “走啊,要不然我死在你们面前!”陈倩如狠下心,威胁道。

  少奇天眼睁睁地看着林强载着陈敬豪在他面前消失。

  陈倩如松了一口气。

  少奇天突然道:“你逃不掉了!”说着,一转手,陈倩如手中的枪落在了



他的手上。

  陈倩如松弛的心又崩紧了,原来,他有能力避开,可为什么···

  少奇天命人看管她,她对这一切坦然接受。只要爸爸没事,她受一点苦算



不了什么。

  关了一天,少奇天不忍心。当他再次看到她的时候,她已经不成人样了。

  她的头发披散开来,活像一个女鬼。她的脸上有被打过的痕迹,嘴巴被胶



布封着,只能发出“哼哼”的声音。她的手和脚更是被绳子绑得死死的,想动



一下都难。她的衣服有好几处被人为地撕裂开来,浑身上下都是伤痕,没有一



块地方完整无缺。

  一瞬间,少奇天像一头发怒的狮子。他用手指着她,对看管她的人吼道:



“是谁将她弄成这个样子?”

  没有人回答。

  他又问了一遍。

  还是没有人回答。

  “既然这样,好!来人啊,将他们每个人的左腿断掉!”少奇天一一扫过



他们,眼神凛冽。

  “天哥,你真的要如此惩罚他们吗?”始终站在一旁没说话的阿六出乎意



料地蹦出一句。

  “什么意思?”少奇天压住怒气,冷冷问。

  “他们从来不敢违抗你的命令。”阿六意有所指地说。

  “你是说,是我?”少奇天不相信,他什么时候让手下的人这么待她?

  “是!”阿六的表情一丝不变,“你说‘要好好看管她’。”

  这时,少奇天明白过来了。以前,他一直说反话。

  “唉!”他好恨自己,“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呢?”

  “天哥,那他们···”阿六这才开口为他们求情。

  少奇天略微一思考:“各打二十棍吧!”

  这是最轻的惩罚了。

  棍棒加身之痛,非一般人能够忍受,他们竟然哼都不哼一声。

  少奇天替她掀掉胶布,解开绳子,将她散开的头发往后拢了拢。然后,脱



掉他的外套披在她的身上,眼睛里满是柔情:“痛不痛?”

  她往后退了两步,盯着他,任凭他的外套滑落在地。

  从她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她对他的冷漠。

  他忍着心中的巨痛,出去了。

  她的眼泪不由自主顺着脸颊流下来:“为什么,为什么我就是不恨他?为



什么?”

  哭累了,她蹲在角落里睡着了。

  少奇天心中放心不下她,又过来了。

  她的脸上还挂着泪珠,少奇天看着她,心一动。他抱起她,走进了自己的



卧室。他细心地清洗她身上的伤痕,涂上药。

  梦中,她仿佛回到了从前。她和他在郊外初次见面,她在珠宝行抢走了他



手上的项链,她在家门外救了他,她和他一起捉蝴蝶,他替她处理伤口···



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开心地笑了。

  第一缕阳光射进来时,她醒了。

  她发现自己躺在一张舒适的大床上,他坐在床边,握着她的手,睡得正香





  原来,昨晚的梦是真的。

  她多么希望时间能够停留在这一刻,可现实始终是现实,谁也改变不了它



的残酷。

  或许是她缩手的动作惊醒了他。

  他心中一惊。“怎么会,我怎么会怜惜她?我不是恨她吗,怎么会?”

  他随意看了她一眼,恢复平静,迅速变得残酷无情。

  她不明白,为什么梦里梦外有着天壤之别?

  他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

  他从怀里摸出手机,看着来电显示,号码很陌生。“如果我没猜错,应该



是他打来的吧?”

  他打开手机,里面传来陈敬豪的声音:“少奇天,你要怎样才肯放了我女



儿?”

  他在心里轻蔑一笑:“果然是他。”

  “你有什么条件,尽管开口。”陈敬豪的语气十分急切。

  天赐良机,少奇天怎会轻易放手?

  “放了你女儿?”少奇天 慢吞吞地说,“除非你愿意···”他可要好好



享受一番猫在手中玩弄死到临头的老鼠的滋味。

  她的心一紧。

  “愿意什么?你说。”陈敬豪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他只要他的女儿平安



无事。

  “愿意将你的民营一条街给我。”少奇天道。谁都知道,民营一条街相当



于陈敬豪一半的地盘,少奇天对它垂涎已久。陈敬豪失去了它就等于失去了在



江湖上的地位,最后有可能被少奇天赶尽杀绝。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阵子。

  少奇天不相信陈敬豪会为了女儿而将他千辛万苦打下的半壁江山拱手让人





  就在他准备关掉手机时,陈敬豪的声音传来:“什么时候?”

  少奇天愣住了,他没想到陈敬豪会答应他这无理的要求。他根本就没想到



,陈敬豪不是一般的疼爱他的女儿。

  “明天上午八点钟,我在忠义堂等你。”话一说完,他就将手机关了。

  她本来想叫爸爸不要来的,可是,他不给她机会。

  “不要伤害我爸爸。”她拉住他的手,哀求道。

  他将她的手拿开,“有我没他。”

  她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她。如果没有她,爸爸不会这么低声下气的 跟少



奇天打交道。然而,少奇天呢?他却完全不领情,完全不在意她。或许,她死



了,这一切就会改变。爸爸不必牺牲,她不必心痛。

  她暗暗下定决心。

  陈敬豪如约而至。

  “在我将契约交给你之前,我想见见我的女儿,你不会不同意吧?”陈敬



豪说。他要确保他的女儿安全无恙,他才放心。

  “随我来。”少奇天走在前面,陈敬豪一行人跟在后面。

  他们全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她躺在地上,周围有一滩鲜红的血。她的



右手旁边有一把小刀,刀上的鲜血红得刺眼。很显然,她割脉自杀了。

  “倩如,你怎么这么傻啊?”陈敬豪跑上前,紧紧拥住她。他的眼前浮现



了飘儿死时的状况,跟现在的情景一模一样。

  少奇天的世界霎时坍塌下来,陷入黑暗。“怎么会这样?为什么?”

  “林强,开车来,我要送倩如去医院!”陈敬豪差不多是吼着对林强说。

  众人手忙脚乱。

  映红看着林强载着老爷他们绝尘而去,她本来是怀着兴奋的心情陪同老爷



接小姐回家,在看到这令人震惊的一幕后,她愤怒了。

  “少奇天,你还有没有人性啊?我家小姐她哪里对不起你了,你竟然逼着



她自杀?小姐她爱你,所以你不怀好意的接近她,她原谅你;你把她当成对付



老爷的棋子,她原谅你;你派手下去杀她,她也原谅你;你害死了她最亲最爱



的楠哥哥,她也原谅你;她放下自尊放下一切去找你,你不见她,她还是原谅



你;她等你三四个小时却看见你和别的女人亲亲我我,她还是原谅你。可你为



什么,为什么就那么的绝情绝意?老爷疼爱小姐,所以纵然你是他的死对头,



他也愿意和你化干戈为玉帛;即使你没办法化解对他的仇恨,他也愿意接受你



不认他这个岳父;甚至想过把他名下的一切都给你,只希望你能给小姐幸福、



快乐。可你为什么,为什么就那么的没心没肺?你不但没有带给小姐幸福和快



乐,反而将她推进永无止境的痛苦和折磨的深渊。少奇天,如果这次小姐有什



么三长两短的话,别说小姐她不会再原谅你,就是我,就是老爷,我们都决不



会原谅你!”

  映红的话对少奇天来说,无异于无雷轰顶,他顿时蒙了。“你什么意思?



什么我派手下去杀倩儿?什么倩儿去找我?什么倩儿等我三四个小时?你这话



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解释清楚。”

  只可惜,映红一心牵挂小姐的安危,愤怒地说完那段话后,并没有对少奇



天细说,而且她也觉得已经没这个必要了。

  等少奇天回过神来,映红早已不见了人影。

  “阿六,你知道吗?”少奇天必须要弄清楚这一切事,他和倩儿之间是不



是有什么误会?

  “天哥,你真的不知道吗?”阿六有点沉重。

  “知道什么?你倒是说啊!”少奇天沉不住气了。

  “你还记得吗,陈倩如生日那天,你派郭成去海洋公园?”

  “记得。计划不是失败了吗?”

  “一半失败一半成功。”

  “怎么说?”

  “失败的是没有打击到陈敬豪,成功的是陈敬豪失去了一个能干的帮手--



--林楠。”

  “林楠死了?”少奇天十分吃惊。

  “你不知道?”阿六更加吃惊。那段时间,消息满天飞。身为忠义堂的老



大,那次行动的策划者,竟然毫不知情?

  少奇天无力地摇摇头。那段时间,他在酒吧里买醉,沉浸在失去陈倩如的



痛苦之中,对外界的一切一无所知。

  “你让郭成去杀陈倩如,但林楠替她挨了一枪。”

  “你说什么?”这下,少奇天不但吃惊而且震惊。他从来没有下过命令要



杀陈倩如,他保护她还来不及,怎么会伤害她呢?

  “难道你没有?”阿六觉得事情有点复杂。

  “我怎么会?郭成为什么不服从我的命令,擅自行动?怪不得那天晚上倩



儿会那样伤心欲绝,我真是该死,怎么没有察觉出不对劲?”

  “那庆功宴的晚上你···”阿六冲口而出。

  少奇天马上想起那晚他看见了陈倩如,难道她一直在等他?

  阿六仿佛看穿了少奇天的心思,他点点头:“那晚陈倩如在外面等了你三



四个小时,她有叫守卫进去通报,但你说不见她。”

  好象是有这么回事。现在他不但该死,而且还是罪该万死。不,就算是死



十万次,他也难辞其咎。

  “倩儿”少奇天忽然想起她自杀了。“倩儿”少奇天像是醒悟了似的,猛



地钻进车内,发动引擎。他要立刻见到她,告诉她他有多么的爱她。

  急救室外,陈敬豪来回不停地走动,他恨不得里面的人是他自己。

  “豪哥,你冷静点,小姐她福大命大,不会有事的。”林强安慰道。

  “这间医院安全吗?”陈敬豪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问道。

  “豪哥,你放心,这间医院到处都是我们雄帮的人,再没有人能够伤害小



姐,我保证。”

  ***********************8

  少奇天不要命的将车开得飞快。“倩儿,你不可以有事的,不可以。”他



在心里默默地念着。从来不曾如此地惊慌、恐惧过,就如同世界末日降临般。



不,比世界末日降临有过之而无不及。到这时,他才真真正正地明白,什么才



是他最想要的。不是欲望,不是权势,不是财富,而是她。他狠狠地抓抓头发



,如果她死了,他也不要活了。

  ****************************

  红灯熄了,医生走出来。

  “医生,我女儿···”陈敬豪迎上前。

  “已经脱离危险期了,还好,送来的及时。”医生疲惫不已。

  陈敬豪高兴得不知说什么好,他的女儿没事了,没事了。

  “不过,她还需要住院休息一段时间。”医生叮嘱道。

  “是,是,是。”陈敬豪不停地点头。

  *************************

  少奇天直接把车开到医院大门口,车刚熄火,他就已经从车里跳出来,急



步走,但他被雄帮的人拦住了。

  “你们让我进去,我要见倩儿。”少奇天迫不及待了。

  “不行!林叔有交代,忠义堂的人不准靠近这家医院,特别是你----忠义



堂的老大。”

  她睁开眼睛,到处都是白色的。

  “我怎么会在这儿?”她有点奇怪。

  “倩如,你终于醒了!”陈敬豪靠近她。

  “爸爸,我···”她想要坐起来。

  “躺好别动,你这个傻丫头啊!”陈敬豪扶住她。

  “爸爸,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怎么会在这儿?”她问出心中的不解。

  “倩如,你,你不记得吗?”陈敬豪不知道女儿为何这样问,该不会留下



后遗症了吧?陈敬豪有些惊慌失措,可医生并没有说过这之类的话啊!

  “爸爸。”她的脑海里飞速闪出一些画面,不是很清楚,模模糊糊的。

  陈敬豪看着她飘忽不定的神情,明白她确实不记得发生的一切。或许这样



更好,忘了不愉快的,才会找到新生活,才会重新来过。他不想再提此事,于



是说:“也没有什么重大的事。只是你有些不舒服,爸爸不放心,所以让你在



医院住几天,方便检察。”

  “哦,是这样啊!”她恍然大悟,“对不起,爸爸,让你担心了。”

  “傻丫头!对了,饿不饿?想不想吃点东西?”

  她这才感觉到自己有点饿。“嗯!”她点点头。

  “想吃点什么?”陈敬豪笑着问。

  “随便。”她实在不知道要吃什么。

  “乖乖躺着别动。爸爸出去买,一会儿就回来。”陈敬豪有点儿担心,但



还是走出了病房,走出了医院,他看到了站在医院大门口与他的手下纠缠的少



奇天。

  少奇天手里提着陈倩如最喜欢吃的红豆粥,他想,他的倩儿醒来一定饿了





  陈敬豪的脸顿时沉下来:“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少奇天轻声回答:“我只想看看倩儿。”

  “倩儿也是你叫的吗?”陈敬豪怒喝不止,“你给我滚!”

  少奇天站着不动。

  “来人。”陈敬豪招招手。

  一瞬间,少奇天被上十个彪形大汉团团围住。

  她隐隐约约听到爸爸在外面大叫,好象还伴随着激烈的打斗声,不知道发



生了什么事?她终究是按奈不住,拿起爸爸特地放在她手边的手机,按了一串



烂熟于心的号码,通了。“爸爸,怎么了?”她试着问。

  “没事。你不要担心,爸爸马上就回来。”陈敬豪关了手机,也不再与少



奇天牵扯不清。他迅速到医院附近的一间餐馆买了一些陈倩如平时喜欢吃的东



西。回来时,少奇天已不在。他悬着的心这才落定。既然倩如失去了她与少奇



天之间的那段记忆,那么就不应让他们见面。万一碰面后,刺激倩如想起些什



么就不好了。陈敬豪在心里暗暗打定主意,无论如何也不让女儿与少奇天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