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home
options
more

【第三章】
陈倩如曾想过告诉爸爸她和少奇天在枫山约会的事,但她害怕爸爸会伤害他。陈倩如也曾想过不去赴会,但她又害怕少奇天会一直等下去。她就带着这样矛盾的心情不知不觉来到了约会的地点。

  “倩儿,你终于来了!”少奇天拉起陈倩如的手,声音里透着无比的喜悦。

  陈倩如甩掉了少奇天的手,淡淡地说:“我们以后不必再见面了。”

  少奇天以为陈倩如在开玩笑,没想到,陈倩如说完话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少奇天追上去,拦住陈倩如:“倩儿,你怎么了?”

  “你还问我怎么了?你怎么不问问你自己,少、奇、天?”陈倩如的眼泪流了下来。

  少奇天如电击一般,慢慢地,他道:“倩 儿,我不是有意要骗你,我是真心爱你,你要相信我!”

  “相信你?我拿什么相信你?如果你真心爱我,你就不会欺骗我;如果你真心爱我,你就不会想要杀害我;如果你真心爱我,你就不会伤害我至亲的人。”陈倩如控制不住自己,放声大哭。她需要多大的勇气来承受她心爱的男人竟然会派手下的人去杀她这个残酷的事实?她本来不愿相信也不敢相信,可事实摆在眼前,容不得她寻找理由帮他洗脱罪名。

  “你说什么,倩儿?”少奇天有点蒙了。陈倩如怎么会说出“你就不会想要杀害我”这样的话呢?他这么爱她,甚至不惜用自己的生命来爱她,怎么会···

  “算了,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陈倩如以为自己可以轻轻松松地结束这段含有杂质的感情,可当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心中刺痛无比,泪珠不断滚落下来。

  少奇天看着在他面前流泪哭泣的陈倩如,他的心如撕裂般疼痛不已,他从来不知道他也可以和常人那般感到前所未有的无助。

  他想要替陈倩如擦眼泪,不料,陈倩如抬手打了他一耳光:“这是我为楠哥哥打的,从现在起,就当作你从来没有在我的生命里出现过。”

  少奇天睁着眼睛看陈倩如远走的背影,他突然觉得自己生不如死,他实在不敢想象没有她的日子会怎样。

  启开一瓶酒,那是他为烛光晚餐准备的酒,猛地灌下去,他现在只想麻醉自己。不多久,酒全部被他喝光了,而他却清醒的很。

  他左晃右晃来到他最喜欢的一间酒吧。他也不清楚自己究竟喝了多少酒,他只知道自己喝了又吐,吐了又喝,心里非常难受。

  这段时间,报纸上、电视里到处都在说林强的儿子死在少奇天手下的手上。而忠义堂的人却怎么也找不到他们的老大,阿六都快急疯了,直到酒吧的老板打电话来。

  阿六找到酒吧,发现少奇天烂醉如泥。他从来没有见过这般模样的少奇天,他的心一阵痛楚。

  闻着少奇天一身的酒气,阿六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勇气,他一拳打向少奇天:“为了一个离去的女人,将自己搞成这副鬼样子,到底值不值得?原来那个残酷无情的少奇天哪儿去了?”

  少奇天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未能如愿。他索性趴在地上,不做任何反应,只是不停地将瓶中的酒倒进嘴里,也不管喝没喝进去。

  阿六气愤不过,他将少奇天手中的酒瓶击碎:“一个女人有什么了不起,要是喜欢,凭着你的能力,还不是手到擒来?你不是说,她没有这个本事伤害你吗?你醒醒啊。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她怎么会重新回到你的身边?”

  阿六强行将少奇天带回忠义堂,他命人煮了醒酒汤,硬是让少奇天喝了它。少奇天昏睡了三天三夜,终于清醒过来。清醒过来的少奇天,似乎将陈倩如忘得一干二净、彻彻底底。同时,他也变得比以前更残酷、更无情。只有阿六心里明白,陈倩如对少奇天的伤害到底有多深、有多重,他的天哥真的泥足深陷、真的伤害了他自己。

  自那晚后,陈倩如就病倒了。

  她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吃不喝不睡。除了翻看一张张她和林楠的相片,回忆一幕幕她和林楠的画面外,好象生活就无其他意义了,任凭谁也劝不住。

  陈敬豪看着唯一心爱的女儿如此,心里除了疼痛还是疼痛,他实在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小姐,你不要这样好不好?小姐,小姐···”映红不断地敲门,不断地请求。

  陈倩如却仿佛听不见。

  “小姐,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老爷和我们有多么地担心?小姐,算我们求求你了,你就出来一下。或者,你打开门,让我进去?”映红几乎要下跪了。

  陈倩如却还是没有一丁点儿反应。

  万般无奈,映红逼着自己狠下心肠,砸碎了陈倩如视如珍宝的落地玻璃窗,进入了房内。

  她看见陈倩如拿着一个相册,抚摸着相片上林楠那张俊美异常的脸,傻傻的样子让人心痛。

  “小姐。”映红走过去,轻声叫唤。

  可陈倩如甚至连头都没抬一下,更不用说理她了。

  “小姐,你别这样。”映红的声音有点哽咽,她握住陈倩如的手,缓缓道:“小姐,如果林楠看见你这个样子,他不知有多担心,多难过呢!小姐,如果你为了他好,就应该爱惜自己,好好保重,不要让他走得不安心。”

  陈倩如的身子猛然一惊。

  “小姐。”映红握紧了陈倩如的手。

  “红姐姐。”突然,陈倩如扑到映红的怀里,“你知道吗,我有多恨我自己?他明明是杀害楠哥哥的凶手,我却还是止不住的想他,我根本就不配得到楠哥哥全心全意地付出。”

  映红轻叹一口气,慢慢地拍打着陈倩如的背。“小姐,在林楠的眼中,你就是他的全部。只要你能幸福、快乐,他就心满意足了。”

  “可是”陈倩如抬起头,看着映红,“我觉得我辜负了楠哥哥的期望。”

  “没有”映红伸出手替陈倩如擦掉眼泪,“你没有!只要你每天都快快乐乐的,即便他付出生命,也是值得的。”

  “红姐姐,对不起。”陈倩如的眼睛又红了。

  “为什么要跟我说‘对不起’呢?”映红有点迷糊。

  “对不起,红姐姐。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我对不起你。如果不是我,楠哥哥就不会死,你就不会这么伤心难过了。而我却仍然不懂事地让你为我担心受怕,对不起!”陈倩如说着说着,眼泪又来了。

  “小姐?!”映红一脸诧异,她以为她暗自喜欢林楠这件事没有人知道,却没想到陈倩如这么清楚。“小姐,林楠没有完成的事情,我希望我能够替他完成。小姐,你答应我,每天都快快乐乐的,要幸福、快乐地度过每一天,好不好?”映红满心期望。

  陈倩如看着映红充满希望且坚定无比的眼神,不由自主地点点头。

  不到半个月,少奇天已经占领了陈敬豪十分之一的地盘,他正是用这种方式来证明自己即使不靠陈倩如也能够打败陈敬豪。他这是在报复,报复陈倩如对他的绝情。

  而陈敬豪一心系在自己的女儿身上,无暇顾及少奇天,才会让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得手。

  *****************

  陈倩如答应过映红要每天都快乐,可她只要一想到少奇天,她就高兴不起来。她知道自己不该再与他有纠缠,但她就是忘不了,忘不了和他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她明白自己不会跟他有未来,但她就是阻止不了,阻止不了想他。毕竟,少奇天是她这辈子第一个爱上的男人。

  *************************

  这天,少奇天在酒吧里举行庆功宴。席间,他看到一个舞女笑的时候有点儿像陈倩如,压抑这么久的想念在瞬间崩溃。他将那个舞女拉进怀里,眯着眼睛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舞女受宠若惊,急忙回答:“我叫晓茹。”

  “小如?”他听过这个名字,林楠就是这么叫她的吧?小如,小如···突然,他的体内涌起一把无名火,他捏住怀中人的下巴:“来,陪我喝酒,今晚不醉不休!”

“天哥,求求你,饶了我吧,我喝不了这么多!”名叫晓茹的舞女被少奇天硬灌入喉的酒呛住了,不禁可怜兮兮地求饶。

“这么没酒量,那我要你何用?”少奇天气极。“没本事陪我就滚!”他大声吼道。

想到自己的处境,晓茹咬咬牙,拼了。

“天哥,对不起,我刚刚是说笑呢,今晚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晓茹巧笑嫣然地撒娇。

“是吗?”少奇天怀疑地看着她。

“我怎么敢骗你?”晓茹一边说着一边将半瓶酒往嘴里倒。

看着她将自己喝剩下的半瓶酒一口气喝干了,少奇天满意地笑了。“这才像样嘛,呵呵呵……”

晓茹强迫自己不要吐出来,今晚只要能够哄得少奇天开心,说不定以后她就不必看别人的脸色过活了。

“天哥,我先干为敬。”晓茹开了一瓶酒,倒了满满一杯,又是一口气喝完。

“好,好,好!”少奇天高兴极了。

  ***********************

  “倩如。”这是陈敬豪这段时间来第一次敲开女儿的房门。

  “爸爸?”陈倩如扶着爸爸坐到床上,“爸爸,都是女儿不好,女儿不孝,这段时间害你操心了。”

  陈敬豪拍拍女儿的手背,嘴角有一丝浅笑:“倩如,这段时间爸爸想通了,也想明白了。既然你这么喜欢少奇天,认定他能给你幸福、快乐,爸爸不拦你了。”

  “爸爸?!”陈倩如打断爸爸的话,她有点儿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倩如,你听爸爸把话说完。”陈敬豪打了一个手势,阻止女儿。“我答应过你妈妈要好好照顾你,我也知道阿楠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你能够幸福、快乐。既然这一切只有少奇天能够给你,哪怕他是我的仇敌,是杀害阿楠的凶手,我都能原谅他、接受他,甚至要我的一切我都可以给他。”

  “爸爸?”陈倩如想不到爸爸竟然为她如此牺牲。

  “倩如,爸爸知道,你这段时间饱受相思之苦。现在,你就去找他吧!”

  “爸爸,我···”

  “去吧!”

  在陈敬豪的鼓励下,陈倩如决定去找少奇天,她要与他共同分享这个令人兴奋的好消息。

  “等等,倩如”陈敬豪喊住了女儿,“他在炫丽酒吧。”

  陈倩如回过头,朝爸爸一笑:“爸爸,谢谢你!”

  “跟自己的爸爸还说什么谢啊?快去吧,我的傻女儿!”陈敬豪也笑了。

  陈倩如赶到酒吧的时候才知道少奇天包了这间酒吧,不是忠义堂的人根本就进不去,因为门口有忠义堂的人把守。

  “对不起,我要找人,请让我进去一下,好不好?”

  “不行!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你要找人请到别的地方去。”

  “可我要找的人就在里面!如果你们不方便让我进去,那麻烦你们进去通报一声,告诉奇天说倩儿来找他了,行吗?”

  “奇天?”他们面面相觑。他们的耳朵没毛病吧,怎么眼前这女的敢直呼他们老大的名字?

  “是啊!请你们行行好,帮帮忙。”

  进去吧,那如果老大不认识这女的,他们可吃不了兜着走。不进去吧,那如果这女的和老大有什么关系,他们的下场可是很惨的。唉!该怎么办呢?

  可最终,他们禁不住陈倩如再三的恳求,只得进去对少奇天说了。而这时的少奇天只顾着和舞女晓茹喝酒玩乐,一时不在意,没有深想,没有考虑,随口说了一句:“不见。”

  陈倩如不相信少奇天会连她的面都不见,她打定主意等少奇天出来,无论如何都要跟他说清楚。

  于是,陈倩如一个人静静地站在酒吧门口的不远处,她希望当少奇天走出来的时候,她能第一个看见他。

  等待一个人的滋味如何,陈倩如算是尝到了。却没想到,她一等竟等了三四个钟头。

  **********************

  “你看,那女的还在耶!”其中一个看门的忠义堂的人说。

  “她还真不死心,老大都说不见她了。”另一个人摇摇头。

  “她挺可怜的!”

  “可怜?说不定她心机很深,故意做出样子,你不要被她的外表给骗了。”

  “是吗?可看她的表现,不像啊!”

  “算了,别聊了,老大快出来了。”

  *******************

  酒喝得差不多,玩乐得也差不多,少奇天搂住舞女晓茹走出了酒吧。或许是老天在捉弄人吧,迷蒙中他看到了真的陈倩如,她看起来憔悴了许多。

  陈倩如也看到了他,理所当然,她看到了他怀里的那个万分妖艳的女子。她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苦等了三四个小时,等到的竟是他和别的女人搂搂抱抱的画面!她记得他不喜欢别人碰他,当初她想牵他的手都被他给拒绝了。可如今,他却能和别的女人···难道他真的只是将我当作他手中的一颗棋子,一颗专门用来对付我爸爸的棋子?他从来就没有喜欢过我,爱过我···想到这里,陈倩如的心如千根针万根刺在扎。她拼命压抑自己,拼命告戒自己:“千万不要哭,千万不要流泪。不值得,真的不值得。”

  她拼命装出一副不在乎,不认识他的样子,和他擦肩而过。

  少奇天搂紧了怀里的舞女。吃醋是女人的天性,他以为她会对自己说几句话。然而,她没有,没有!她的表情让他痛苦,让他从刚才快乐的天堂一下子掉进了痛苦的地狱。

  确定少奇天走远了,陈倩如才慢慢地转过身,望着他坚硬的背影,她的泪还是悄无声息地落下来。“为什么?为什么他这么的残忍?为什么?”

  陈倩如如行尸走肉般走在喧闹的大街上,不知怎的,她突然跌倒在地,半天爬不起来。她感觉全身无力,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直到听到映红惊叫的声音:“小姐,小姐你怎么···”

  映红看到陈倩如这么长时间没回来,也没打电话告知她目前的情况,奈不住心内担心情绪的波动,只好出此下策来找她了,却没想到看到的是这样的一幕。

  陈倩如听到熟悉的声音,终于控制不住,大哭起来:“红姐姐,我是不是很傻?”

  映红虽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她看到小姐这副模样,心里大概也明白了八九分。

  她把小姐搂进怀里,安慰道:“小姐,你还有老爷,还有我,还有许许多多关心你、爱护你的人,我们都不会让你受伤的。”

  回到家里,少奇天不要命地抽烟,他越想越气愤。

坐在他身边的舞女晓茹却不识相,竟向他撒起娇来。“天哥,今晚让我陪你好不好?”边说边抚摸着他的胸膛。

这一切正好撞到了少奇天的枪口上。他一把掐住她的脖子,怒吼着:“你们女人为什么如此薄情,啊?”

  晓茹差点儿吓破了胆,她挣扎着求饶:“天哥,你饶我一命吧,天哥!”

  少奇天的双眼血红,又用了一点力。

  晓茹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天哥。”阿六进来。

  少奇天一巴掌将晓茹打倒在地:“滚!”

  这一巴掌特别重,血顺着晓茹的嘴角流了下来。

  阿六看看少奇天,又看看倒在地上的舞女,心里顿时明白了几分。他小声地对舞女说:“天哥叫你滚,你还不快滚?”

  晓茹从地上爬起来,摸着被打的那边来脸,走了。

  “有什么事?”少奇天恢复了平静。

  阿六犹犹豫豫,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问。

  “到底有什么事?”少奇天烦躁不已。

  “天哥,你有没有爱过陈倩如?”阿六期期艾艾开口了。

  少奇天的心一沉,什么意思?但他吐出的话却是:“我爱谁并不管你的事,而你也并没有权力管我。”

  “是,我是没有权力!但天哥,你真的没有爱过陈倩如吗?”如果在今晚之前,他百分之百敢肯定,少奇天是爱陈倩如的。但在看到了今晚的一切之后,他动摇了。是的,他看到了今晚的全部过程。

  “是,我不爱她,以前不,现在不,将来也不!”少奇天失去控制,大声道。像是在给阿六 一个满意的答案,又像是在说服自己。

  阿六垂下眼帘:“是,我明白了。”声音里有许多的沧桑感。



映红带着小姐回去。

  陈敬豪看着失魂落魄的女儿,那一刻,他恨不得将少奇天碎尸万段。什么也不用说,什么也不用做,他已经猜到了一切。

“倩如,乖,这一切都会过去的,有爸爸和这么多关心你的人,你一定能度过这次的难关!”陈敬豪敞开胸怀,让女儿伏在他怀里痛哭。

“爸爸,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陈倩如边哭边捶打着爸爸的胸膛。渐渐地,哭声歇了,拳头也没力了。

只有陈敬豪的安慰声还在。“倩如,没事的,一切都会过去的,乖,没事的……”

  陈倩如整整休息了一个月,她决定放手。感情的事是勉强不来的,他既然不爱她,她也没必要再纠缠下去,这样对所有人都好。她知道她不能再在这个城市呆下去了,这里有他的一切,她想忘恐怕也忘不了,那就去别的地方吧!

“爸爸,我想出去走走。”一天清晨,餐桌上,陈倩如对爸爸说。

“出去走走也好,我让映红陪着你。”陈敬豪一时没意会到女儿话中的意思,忙不迭地答应。

“爸爸,我想一个人到别的地方静静。”陈倩如看着爸爸,说白了一点。

“别的地方?”陈敬豪有些惊讶。“你想去哪儿?”

“只要不是这儿就行。”陈倩如低低道。

“倩如,你……”陈敬豪担心极了。

“爸爸,我不会做傻事的,你放心,我只是想出去散散心,过一段时间就会回来了。”

“真的?”陈敬豪极力想得到女儿的保证。

陈倩如重重地点点头。

  纵使陈敬豪有千分不愿、万分不舍,但他理解,只得同意,就当作她出去旅游也好。

“那好吧,不过,在外面你一切都要小心!”

“嗯!”

  *********************

  少奇天看着手中刚刚传来的消息----陈敬豪下午两点钟将会在国家大酒店吃饭。他抬起头,问阿六:“这消息可靠吗?”

  “十分可靠!”阿六斩钉截铁地答。

  “好!下午,我亲自去。”其实,少奇天大可不必去。他去,怕是为了见陈倩如一面吧?只是短短的一个月,他对她的思念几乎逼疯了他。他想尽一切办法要忘了她,但他却怎么也忘不了,因为他对她的爱已经深入骨髓了。

  *************************

  “倩如,等你心情好了,你就回来。”

  “嗯。”陈倩如点点头。但她确实不知道,她的好心情什么时候才会再回来。

  “这些都是你平时最爱吃的菜,多吃点,走了后想吃恐怕也吃不到了。”

  “爸爸。”陈倩如突然感到难过,她对爸爸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陈敬豪阻止女儿继续说下去,他努力挤出一丝笑容:“我们说好了,要高兴地吃顿饭。”

  “是!”陈倩如吞下到嘴的话,咽下突袭而来的难过,扬起一个笑脸。

  *********************

  正当他们高高兴兴准备开饭的时候,少奇天带人闯了进来。他所料不错,她也在。

  积聚在陈敬豪心中的愤怒像火山一样爆发了,他一拍桌子:“少奇天,你不要欺人太甚!”

  少奇天轻描淡写地望了陈倩如一眼,最后,将目光停留在陈敬豪的身上:“我欺人太甚又怎样?”

  陈敬豪想要说什么却被女儿阻止了:“爸爸,我们走吧!”

  陈敬豪极不情愿,但为了女儿的安全,他还是作出了让步。

  少奇天冷哼一声:“想走?你们今天谁都别想走!”

  “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特大本事?”林强伸出拳头。今天,现在,他要为死去的儿子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