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home
options
more

【第二章】
“阿六,陈敬豪那边有什么动静?”少奇天吐出一口烟圈,烟圈一圈一圈消



散。

  “后天是陈敬豪的生日,他们都在准备他的生日宴会。”阿六回答道。

  “生日?哼,你在那天带一帮人去砸他几个场子!”少奇天灭掉手中的烟



,语调平静。

  “是!”阿六领命,离开。

  “等等!”少奇天叫住了他,“听说你最近经常去地铁站?”

  阿六身子一震。

  “阿六,我不管你的私事。但你要时刻记住你自己的身份,你的任务。”

  “天哥”阿六想说点什么但被少奇天止住了,“你先出去吧,顺便把阿信



找来。”少奇天挥挥手。

  阿六出去后,不一会儿,阿信进来了。

  “天哥,你找我有什么事?”阿信虽然开口便问,但语气十分恭敬。

  “你去查查这个女子。”少奇天递给他一副画像,那上面的女子分明就是



陈倩如。“我要她的全部资料”少奇天看着阿信,“你能做到吗?”

  阿信点点头。

  “好!你去吧!”少奇天赞赏道。

  **********************************

  “爸,你来了。”陈倩如扑进陈敬豪的怀里。

  “我来看看我的宝贝女儿啊!”陈敬豪笑着拍拍女儿的肩膀。

  陈倩如好象想起了什么,她跑进房间。一会儿,她捧着一个精美的盒子走



了出来。

  “爸,明天是你的生日,这是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希望你能喜欢。”陈



倩如将盒子递到陈敬豪的眼前,微笑着说。

  “只要是我女儿送的,哪怕是一根草,我也喜欢。”陈敬豪接过盒子,哈



哈大笑。

  林强好久没有看到陈敬豪笑得如此痛快了,他望了林楠一眼,恰好林楠也



望了他一眼,他们相视而笑。

  其他的人都被这笑声感染了。一时间,房子里笑声不断。

  **************************

  “阿信,查清楚了吗?”少奇天迫不及待想知道她的一切。自从在郊外第



一次见到她,自从珠宝行一别后,他的脑海里时常浮现出她的音容笑貌。他对



自己的这些行为感到奇怪,可他越是强迫自己不去想她,关于她的一切却越是



清晰,特别是她的笑。虽然很多人都曾对他笑过,但她的笑却是那么的与众不



同。那笑仿佛是暗无天日的地牢里突然出现了一束光亮,那 笑似乎是快要溺水



身亡的人忽然抓住了一根救命草,那笑好象是大海中毫无方向的扁舟突然看见



了一盏指路灯,让他欲罢不能,他渴望那样的笑永远陪伴在他的身边。

  “天哥,我,我”阿信张口结舌。

  少奇天的心一沉,“你没查到,是吗?”语气生硬许多。

  “天哥”阿信想申辩。

  少奇天打断了他:“你知道没完成任务的后果吗?”

  阿信的身子一颤,“天哥,再给我一次机会吧,天哥!”阿信哀求道。

  “阿六,打断他的左腿!”少奇天对站在旁边的阿六道。

  “天哥,就再给他一次机会吧?我想他一定不是故意不完成任务的,或许



是你交代的任务太艰巨了,天哥!”阿六求情道。

  少奇天厉声道:“阿六,不要坏了规矩!”

  不久,阿信的惨叫声传进少奇天的耳朵。

  阿六实在不敢相信,少奇天究竟想查的是何许人,竟然连情报高手阿信都



不能查到她的一丁点儿消息。

  她到底是谁呢?

************

  第二天,是陈敬豪 的生日。道上有头有脸的大人物都参加了他的生日宴会



,只有一个人例外,那个人就是少奇天。少奇天是永远不会给陈敬豪面子的。



  陈敬豪一露面,掌声四起,场面顿时热闹起来。在场的所有宾客都惊讶地



发现陈敬豪竟然戴了一串应该是女子才会有的项链,而陈敬豪似乎并没有注意



到这一点,因为他脸上的笑容十分灿烂。

  少奇天坐在家里看现场直播,陈敬豪的生日宴会果然隆重、壮观。忽然,



少奇天的眼光被陈敬豪脖子上的东西吸引住了。“那不是我转卖给她的东西吗



?怎么会在陈敬豪身上?难道她与陈敬豪···”少奇天不敢再想下去,他怕



给自己一个他不想的答案。然而,他的心情却由此烦闷起来。他索性关掉电视



,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他想了很久,终于拿起仍在沙发上的手机,拨了一长串



数字。“阿六,今天你不用去砸陈敬豪的场子。你去查查他的私生活,越详细



越好。”

  ************************

  阿六不相信地看着手中的资料。“怎么会呢?她怎么会是陈敬豪的女儿呢



?这怎么可能?我,我该怎么办呢?告诉天哥,她就会有危险;不告诉天哥,



我就会有危险。而且,对天哥撒谎就等于背叛了他,我是不可以对不起天哥的



。”阿六左思右想仍然想不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看来,只好如实地将情



况反映给天哥了。”

  “天哥,有重大发现!”阿六拿着一叠资料进来。

  “什么发现?”少奇天将他手中的烟熄灭,问道。

  “陈敬豪原来还有一个女儿。”阿六将资料递给他。

  “是她?”少奇天一眼就认出了照片上陈敬豪的女儿,“陈倩如,陈倩如



···”他口里一直不听地念着她的名字。

  “天哥?”阿六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声。

  突然,少奇天眼睛一亮,“有了。”

  当阿六听完少奇天的想法后,连忙摇头:“不可以,天哥,你不可以这么



做。”

  少奇天眉毛一挑:“为什么?”

  “天哥,我,我怕你会泥足深陷,最终伤害的是你自己。”

  “哈哈哈……”少奇天很少这么笑过,“她还没有这个本事。”

  “天哥,你”阿六还想劝阻,却被少奇天拦下了,“没有人可以令我改变



主意,包括你。”

**************

 “红姐姐,外面怎么这么吵啊?”陈倩如正在看书,一阵喊杀声打断了她。

  “我出去看看!”

  不一会儿,映红回来。

  “小姐,外面有一群人在打架。”

  “打架?”陈倩如感到奇怪。她住的这个地方没有其他的人知道,一直很



安静。今天怎么···唉!不想那么多了,或许出去了解一下情况就知道前因



后果了。“我去看看。”陈倩如说着,人已经出去了。

  “小姐,小姐!”映红在后面气得直跺脚。最后,摇摇头,无可奈何地跟



了上去。

  “住手!”一句叱咤声惊住了那群打架人。

  “哟,长得挺漂亮嘛!小妞,怎么,想‘美人救英雄’啊?”一个贼眉鼠



眼的人笑嘻嘻地说。

  他啊,笑的比哭的还难看,让人只想吐。

  “你们!”陈倩如气得说不出话来。

  “哟,你们看,她还生气了!”那个人对身边的人道。

  “哈哈哈···”那些人全都笑翻了天。

  “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嘲弄我家小姐!”映红喝道。

  “嘿,又来了一个漂亮的小妞!”那个人道。

  映红不理会,挥起长鞭便打。

  很快,场面就乱成一团。

  幸好林楠来得及时,那群人看见苗头不对就跑了。

  陈倩如扶起躺在地上的一个人。

  “是你?”她十分吃惊。

  “你认识他?”林楠问。他有点好奇,他的小如妹妹从小到大足不出户,



怎么会认识除这房子以外的人,而且还是男人。

  陈倩如看看林楠又看看她扶着的人,摇摇头。她不可以告诉她的楠哥哥那



些事,要不然,她以后的行动就更难了。

  映红只觉得被小姐扶着的人很面熟,至于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见过就不



记得了。

  可那名男子却什么话也没说就昏倒过去。

  *******************************

一个大男人,陈倩如当然搬不动,只得让林楠帮忙。将他安置在客房后,



陈倩如急忙打电话让家庭医生过来替他诊治。

“沈医生,他怎么样了?”陈倩如满脸焦虑。

“我刚刚把他的伤口都清理过了,只要他的烧退了就没有什么大碍了。”

“谢谢您,沈医生!”

“没事的。”沈医生笑笑。“今晚要留一个人照顾他。”

“嗯,知道了。”

“小姐,你先离开吧,这里有我就行了。”映红给她保证,一定会让他恢



复健康。

“嗯……”陈倩如只好先离开。

但到了深夜,陈倩如却小心翼翼的推开房门,来到客房。此刻,房内没有



任何人在,只有他一个人躺在床上。

“红姐姐去哪儿了呢?”陈倩如很是纳闷。但是,她没有多想,立刻走向



他,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毛巾沾水拧干,放在他的额间。

不一会儿,映红端着一杯牛奶走了进来。

“小姐,你怎么在这里?”看见陈倩如,映红十分吃惊。

陈倩如带着不安的心情望着映红。“红姐姐,我真的很担心他,你就让我



留在这里照看他吧,好不好?”生怕红姐姐会说她。

“小姐,那他就麻烦你来照顾了。”映红知道,她若是带小姐回房,没多



久她一定会再偷偷前来。与其这样,倒不如让她光明正大地留在这里。

陈倩如一听,惊喜万分地点点头。

映红不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

“拜托……快点好起来吧!”陈倩如坐在床边,紧握着他那依旧发烫的手



,不断为他祈祷。

他难受的睁开眼,误以为是自己看错,陈倩如那纤弱的身影正在他身旁,



细心的照顾他。

这是梦吗?

陈倩如一待湿巾不冷了,立即更换,这动作一直持续,没有间断。

他在似醒似梦中时不时地呢喃着:“不要走……妈妈……不要抛下我……



不要……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一会儿悲惨凄切,一会



儿恨意重生,让陈倩如很是心疼。

“我在这儿陪着你,不会走的,你放心。”陈倩如安慰道,也不管他能不



能听见。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他觉得自己有些口渴,身体也好像没有先前那么难



过了,他慢慢睁开眼,却看到令他震惊的一幕。

陈倩如就趴在床沿,握着他的手入眠。

难不成……那不是梦,真的是她一直在照顾他?

看着她细柔的小手,就算在睡梦中她也不愿放开。他的心中滑过一丝暖流



,从来没有人这么关心过他,从来没有。他忍不住笑了起来,唇边漾起一抹难



得一见的微笑。这感觉真好,他喜欢。

她这样睡会感冒的。

他撑起已经好些的身子,轻柔的抱起她,让她与他一同共枕眠。

陈倩如才一上床,马上如八爪章鱼般紧抱着他,梦呓着:“你要快点好起



来喔……有我在你身边……”

他一愣,把她抱进怀中,在她额间印下一吻,柔声低语着:“你说话要算



话喔,我永远都会陪在你身旁……”

陈倩如彷佛听到了他的承诺,在睡梦中甜甜的笑了。

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陈倩如已经不在了。想起自己的计划,昨晚的一切



就当做从未发生过。他决定,假装不记得昨天发生的事。

“我这是在哪儿?”他让自己看起来像是处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挣扎



着想要从床上起来。

  “别动,你身上到处都是伤。”一个温柔可人的声音传来。

  他抬起头,看见陈倩如眼里的关心,心,微微一动。想起昨晚美好的同时



也想起了自己的计划,他明白,自己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大半。只是,那样会



伤害到陈倩如吧?为什么只要一想到陈倩如痛苦的表情,他就有些犹豫呢?

“你是谁?他们为什么要杀你?”陈倩如替他盖好被子,轻声问。

  “我?我叫小飞。因为不小心得罪了少奇天,才会被他们追杀。”

  精明的人会明显地看出他在撒谎而单纯的人却会对他的话深信不疑。

  陈倩如不用说是属于后者的。



一连几天,陈倩如都寸步不离地守在小飞的身边。

  林楠心里很不是滋味。

  映红很早就看穿林楠的心思。他对小姐的感情绝对不是哥哥对妹妹那么简



单,但是,她宁愿装傻,情愿什么都不知道。可是,当她看到他伤心 ,看到他



难过,她心里也不舒服。然而,她不知道怎样去安慰他,因为她自己还要别人



安慰呢!

  “红儿,你说,小姐会不会喜欢上了那个叫小飞的?”倒绿一不小心问道





  映红瞪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倒绿自觉没趣,也就不再问了。

  “阿胁,来,陪我喝几口!”林楠拿着一瓶酒走进了齐胁的房间。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啊,一向滴酒不沾的林楠今儿个竟然喝起酒来了?”



齐胁开玩笑道。

  “我这是借酒销愁啊!”林楠苦笑地摇摇头。

  “借酒销愁愁更愁!”齐胁看着林楠说。

  “不管那么多了,喝!”林楠将酒递给齐胁。

  ***************************

  “小飞,我们出去走走吧!整天呆在屋子里,对你身体的恢复没什么好处



。”陈倩如提议。

  外面的景色果然很美。

  陈倩如快乐得就像一只飞来飞去的蝴蝶。

  小飞坐在草地上,一动不动地望着远处笑靥如花的脸,心里莫名地升起一



阵快乐。

  “小飞,你干嘛傻坐在这儿啊?我们一起去捉蝴蝶。”陈倩如跑过来,自



然地拉起小飞的手。

  小飞本能地挣脱了。

  陈倩如楞了楞,过后,她笑着说:“噢,对不起,我忘了,你最不喜欢别



人碰你了。”

  不知怎么,小飞听了这句话,心里有一丝丝的难过。

陈倩如看见小飞不愉快的神情,以为他不想捉蝴蝶,便不再勉强了。她学



着小飞的样子,也坐在草地上。

“小飞,你刚刚在想些什么呢?”陈倩如发现坐着不如躺着舒服,于是,



很随性地往后一仰,呈现一个“大”字。

小飞看着陈倩如,久远的记忆慢慢在脑海里回转,就像电影画面一幕幕的



重现。

“妈妈……”

“滚开!”女人毫不留情挥开小男孩伸出的颤抖小手,凶恶地狠毒咒骂。



“都是你!为什么你要出生?都是你害苦了我,让我得不到男人的爱。在你爸



爸的眼里,只有你最重要,而我什么都不是。为什么,为什么你还不去死……



?”

丑恶的诅咒言语仿佛还在耳边回荡,让他的身躯不由得一抖,另一幕画面



又跳了出来……

“妈妈,我会乖乖的,您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在屋子里……”

径自涂抹着猩红唇膏,镜子里的女人眉眼净是春花怒放的笑意,完全瞧



不见站在身后的小男孩。

“妈妈,我不要一个人在家……”哽咽哭泣,他知道今晚的妈妈就如同



以 往的每一夜,不到天亮是不会回来的。屋子里就只剩下他一个人,好孤单…



… 好孤单……

不顾男孩的低声请求。女人打扮得花枝招展出门,砰然巨响 的关门声



将男孩锁在一室寂寞、冷清中。

影像再度快速播放,永难忘怀的记忆与恨意紧跟着窜跳而出……

“妈妈,你不要走!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喂!快点上车了!老子可不想养别人的小孩!”车子里,男人探出头



来 催促,对着一旁紧扯着女人不放的小男孩,皱起凶恶的粗眉。

女人咬着唇,内心似有挣扎,在男人不耐的吼声下,最终她大手一挥,



甩 掉了小男孩的纠缠,迅速上了车、绝尘而去,狠下心肠无视小男孩跌跌撞撞



地 追着汽车跑,一路哭吼、大叫——“妈妈,不要走……不要丢下我……妈妈



… …

久远而丑陋的记忆让他浑身一颤。

“小飞,你怎么了?”陈倩如注意到小飞的不对劲。

望着陈倩如眼里显而易见的担心,小飞从往事的梦魇中回过神来。

她,不像他妈妈,他能肯定。

小时候,他求妈妈不要走,不要丢下他。可是,妈妈还是走了,将他渴



望母爱的心给践踏在地,丢弃不要。不但这样,她还给最疼他的爸爸戴上了绿



帽子,让爸爸被所有的人都瞧不起。所以,他才会这么讨厌女人。而他之所以



憎恨女人是因为另外一件事。

记忆的齿轮又转动了。

那是在妈妈与别的男人私奔的半年之后,突然有一天,爸爸带回来一个



温柔又和善的女人。

“奇天,以后就让这位雯雯阿姨照顾你,好吗?”

“你决定就好,我没有意见。”那时的他,被妈妈伤的好重,对任何事



都不看重了。

从那天开始,雯雯阿姨就和他生活在一起了。

刚开始,他防备着,害怕雯雯阿姨跟他妈妈一样。可事实却不是这样发



展的,雯雯阿姨对他非常好,甚至比他妈妈对他还要好。渐渐地,渴望母爱的



他敞开了心房,真心实意地接受了雯雯阿姨。

现在,他还依稀记得,那一天,放学的他看见雯雯阿姨站在马路对面等



着接他,于是,兴高采烈跑上前的他没有看见急驶过来的汽车。在千钧一发之



际,雯雯阿姨推开了他,自己受伤了。

他哭着喊雯雯阿姨“妈妈”,阿姨却笑着安慰他。

就在他以为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小孩时,他被绑架了。

在迷迷糊糊中,他听见了绑匪的对话。其中,有一个绑匪,她的声音,



他至死都不会忘。

原来,雯雯阿姨并不是发自肺腑的对他好。之所以那么对他,是因为她



要取得他的信任,好用他来对付他的爸爸。

得知真相的那一刻,他恨不得自己马上死掉算了。

两天后,他被救出来了。在看见爸爸的那一瞬间,他决定,从此以后,



再也不相信女人了。

然而,真正的悲剧还没上演。

在被救回来的一个月后的星期六的下午,他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他因



为贪玩游戏没有在预定的时间内做完作业,所以被爸爸罚禁足呆在卧室里。他



很无聊,想着爸爸应该不会来查房,就偷溜进暗道跑到爸爸的书房内想看看爸



爸在做什么。结果,从眼洞里,他看到,雯雯阿姨和一个邪气十足的男子各拿



着一把枪对着爸爸,而爸爸身上流着血奄奄一息地躺卧在座椅上。他当场就吓



傻了,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却怎么也动不了。

他们没有发现书房里还有人,随即逃走。

后来,他继承了爸爸的位子,自此变得极为无情,极为痛恨女人,极为憎



恶背叛。

“小飞,你别这样,我好害怕啊!”陈倩如看着小飞扭曲的脸,不安极了



。小飞他,是不是想到了可怕的事?

陈倩如颤抖的声音拉回了小飞的思绪。

眼前的这个女人,他是不是可以为她破例?因为,他可以感觉到,她与妈



妈和雯雯阿姨不同。他,要不要试着信任她一点?她应该不会辜负他吧?

“小飞?”

小飞一把将陈倩如搂进怀中,当她靠在他怀里的那一刻起,小飞就知道他



不能再欺骗自己了。他要她,就是这样。他痛恨女人,却对她情有独钟。他从



来不认输,却无法控制自己对她愈来愈深切的迷恋。







  ******************************

  “林楠,有些话埋在心里是很苦的,说出来会好受点。”齐胁把酒伸到林



楠面前,一字一字地说。

  “阿胁,只要她快乐,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林楠继续喝酒。

  “难道她的快乐要建立在你的痛苦之上?”齐胁夺下林楠的酒,“这不公



平的。”

  “阿胁,你不要说了。”林楠低下头。

  “你!”齐胁不明白,平时那么不可一世的林楠为何在爱情面前变得这么



软弱无能。

  ***********************

  “小飞,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陈倩如满脸疑惑,“要不你怎么从来



不笑呢?”

  小飞没有回答。

  陈倩如以为自己让小飞为难了,闭紧了嘴巴。

看着陈倩如一副明明想知道却又勉强自己不去追根究底的表情,小飞忍不



住大笑起来。

“你,你笑了?”陈倩如惊叫道。“小飞,你笑起来好好看喔!”陈倩如



一脸的陶醉。

“你呀!”小飞捏捏陈倩如的鼻子,动作十分亲昵。

“小飞,你应该常常笑的。”陈倩如十分正经地说。

“我只笑给你看。”小飞许诺。

**************

 “小飞,吃饭了。”映红端着饭菜走进来。

  “你家小姐呢?”以前都是陈倩如送饭菜的。

  “噢,我家小姐啊,她今天不在家。”映红笑着回答。

  “不在家?那她去哪儿了?”小飞漫不经心地问。

  “我家小姐去哪儿管你何事?”映红突然间就生气了,不等小飞接话便出



去了。

  “怎么回事?刚才还笑咪咪的,转眼间,凶巴巴的,这女人啊,还真是善



变!”小飞自言自语,想起陈倩如却吃不下饭。

  ******************************

  “倩如,在想什么呢?”陈敬豪笑着问。

  陈倩如想着小飞,不自觉得发起呆来。“爸!”她红了脸。

  “你看,我的宝贝女儿还害起羞来了。”陈敬豪笑得更大声了。

  陈倩如一跺脚,跑开了。

  “倩如,今天玩得开心吗?”陈敬豪摸着女儿的头问。

  “爸爸,我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陈倩如抱住爸爸道。

  “倩如,后天是你的生日,爸爸在海洋公园为你秘密举行一个生日宴会。



到时候,我叫你林叔叔去接你。”

  ****************************

  回到别墅,已经是深夜了。

  陈倩如想去看看小飞,没想到,小飞还没有睡觉。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觉?”她惊讶不已。

  “你不是也没睡吗?”小飞面无表情,语气十分冷漠。

  “那,晚安吧!”说完,陈倩如离开。

  走到门口时,小飞抓住了她的手:“不要走,陪我一会儿,好吗?”

  陈倩如被小飞的动作吓了一跳,她急忙抽回自己的手:“很晚了,你还是



早些睡觉把!”说着,伸手去开门。

  小飞一把抱住陈倩如,在她耳朵旁轻轻说:“陪我说说话,行吗?”

  陈倩如本应该从他的怀抱里挣脱出来,然而,她却忘记了。或许,她是渴



望这个拥抱的吧?

  小飞终于知道,他爱陈倩如,不能没有她。

  “倩儿,回去休息吧!”小飞的声音极为温和。

  “嗯,我们明天见。”陈倩如有点不舍。

  “明天见!”

  这一夜,他们彼此都兴奋得不能成眠。

  一大早,陈倩如便忙个不停。从来不化妆的她破天荒地将自己打扮了一番



,在穿哪套服装上也比较了一番。

  “红姐姐,你说,我是穿一袭白衣好看还是穿一套粉红色的裙子好看?”



陈倩如笑容满面,映红默不做声。

  陈倩如转而问倒绿:“绿姐姐,你说呢?”

  “我比较喜欢白色的。”倒绿道。

  ********************

  “小飞,小飞。”陈倩如在门外喊道。

  “小姐,小飞和林楠出去了。”齐胁走过来说。

  ****************************

  “小飞,我们都是男人,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林楠止住脚步,说。

  “你想说什么?”小飞十分不耐烦。

  “你喜欢小如?”林楠的声音稍微有些颤抖。

  “不,不是喜欢,是爱!”小飞纠正道。

  “既然如此,我无话可说。我只是提醒你一下,如果你让她受到任何一点



委屈或是任何一丝伤害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你!”林楠说完,转身就走,迎



面却撞见了陈倩如。

  “楠哥哥,小飞呢?”

  林楠没有说话,他用手指了指后面。

  陈倩如看到了站在不远处发呆的小飞。

  “小飞,你在这儿干什么?”陈倩如笑着走上前。

  小飞没有回答她,只是握紧了她的手。

  林楠望了他们一眼,大步流星地走了。

  “小飞,我明天不能陪你了。”陈倩如含情脉脉地看着小飞。

  “为什么?”小飞将她拥入怀中。

  “我爸爸明天在海洋公园为我庆祝生日。”陈倩如毫不隐瞒地说,她已经



完全相信他了。她甚至还在想,找个机会,让爸爸和他见个面。

  小飞的身子一颤,这是她第一次在他面前提起陈敬豪。很快,他镇定下来





  “你明天生日?”小飞无比惊讶,“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呢?”

  “你生气了?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陈倩如柔声解释。

  “笨丫头!”小飞深情款款地看着她,“你明天早点回来,我在枫山给你



开一个只有我们俩人的烛光晚餐,好吗?“

  陈倩如点点头,”当然好了!”

  “我们不见不散。”

  *********************

  晚上,小飞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脑海中不断地闪现出陈倩如白天



说的话----“我爸爸明天在海洋公园为我庆祝生日”。

  他知道,明天可是个对付陈敬豪的好日子。他费尽心思接近陈倩如的目的



也就是想找出一个绝妙的办法打败陈敬豪,然而,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几



乎忘了他最先的目的。但是,他真的不能错失良机啊!可她怎么办呢?他怎么



忍心伤害她呢?最终,欲望超过了一切,权势超过了爱情。他打了一个电话给



郭成,叫他明天带一帮兄弟去海洋公园。

  天刚亮,陈倩如便让林强接走了。随后,小飞不见了。

  “倩如,在吹灭蜡烛之前先许个愿吧!”陈敬豪对女儿笑了笑。

  陈倩如将双手抱在一起放在胸前,闭上眼睛,在心里默默许了个愿望。

  “小姐,来,切蛋糕了。”林强递给她一把小刀。

  *******************

  “映红,你看见小飞了吗?”齐胁问。

  “没有啊,你找他有什么事吗?”映红不解。

  “我总感觉小飞有点儿不对劲。”齐胁如实道。

  “不对劲?”映红越发不解,但她的好奇心特强,“哪儿啊?”

  “我也说不上来,但我总觉得他是忠义堂少奇天那边的人。”齐胁把心中



的不安说出来了。

  突然,映红失声道:“不好,小姐他们有危险了。”怪不得她第一次在珠



宝行见过他后,会觉得他很可怕,因为她曾经在资料上看到过少奇天真正的容



貌,小飞就是少奇天。

  于是,齐胁、林楠、映红、倒绿四人在极短的时间内赶往海洋公园。

  ************************

  “陈敬豪,你女儿的生日蛋糕吃完了吗?”一个陌生的极不友好的声音传



来。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林强喝道。

  “我?你们当然不认识了,我只不过是少奇天手下的一条狗罢了!”来人



厚颜无耻地说。

  “少奇天?他怎么知道我今天在这儿?”陈敬豪一脸疑惑。

  “那就要问问你的宝贝女儿了。”来人笑得极为阴险。

  陈倩如一头雾水。

  “你的宝贝女儿将你的行踪告诉了少奇天。”来人继续说。

  “我只跟小飞说了今天的事,难道他是···”陈倩如被自己的想法吓了



一跳。“不可能的,小飞不会骗我。”她情绪异常激动。

  “倩如,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陈敬豪看着女儿。

  “爸爸,我···”话还没说完,陈倩如哭了,她怎么也不敢相信她心爱



的男人一直都在骗她。

  情势危急,林强为了保护陈敬豪和陈倩如,挺身上前。

  来人的动作很快,还没等林强出手,他的枪口已经对准了林强的脑袋。“



你们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否则···哼!”

  ***********************

  林楠远远的就看见了少奇天的人,他们悄无声息地干掉了那些人。逼近,



齐胁朝来人开了枪,来人倒下的同时向陈倩如的方向射出了一枚子弹。

  陈倩如以为自己死定了,她紧闭双眼,等待死神的降临。

  然而,待她将眼睛睁开的时候,她看见林楠浑身是血地躺在林强的怀里。

  林楠挡住了那枚子弹。

  “林楠!”映红嘶声肺裂地喊了一声。

  林楠深深地望了陈倩如一眼,好象要将她的模样永久地留在脑海里。

  就这样,林楠一句话没说,走了,他去了另一个世界。

  “楠哥哥!”陈倩如失声痛哭。

  林强一时承受不起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打击,整个人都痴傻了。

  陈敬豪看着众人悲痛欲绝的样子,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少奇天,我要



你血债血偿!你给我记住,总有一天,我会为阿楠报仇的!”

  陈倩如听到爸爸的话,心里一紧。

  *************************

  此时此刻,少奇天正在精心准备烛光晚餐。他不知道,他和陈倩如的爱情



在子弹射出的那一刻起就已经走到了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