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home
options
more

【第一章】
“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做老大,你为什么还要对我赶尽杀绝?”陈敬豪质



问道。

  “我想当老大,首先要清除一切障碍。而你,是最大的绊脚石!”陆荣生



面不改色。

  “可我们是出生入死的兄弟啊!”陈敬豪的声音有一丝的颤抖。

  “在欲望面前,没有情和义。”陆荣生露出凶狠的目光,“你必须死!”

  扳机。

  “不要!”一个女子急切的声音传来,一个柔弱的身体挡住了陆荣生射出



的子弹。

  “飘儿!”陈敬豪因愤怒而失去了理智,随着他枪声的响起,陆荣生倒下



了,眼睛睁得比铜铃还大,他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

  陈敬豪仍掉了手中的枪,跑上前,抱住躺在血泊中的飘儿。

  “飘儿,你怎么这么傻啊,飘儿?”陈敬豪快哭了。

  “豪哥,对···对不起。”飘儿努力地抬起手,想要再触摸一下陈敬豪



那英俊无比的脸。

  陈敬豪握住飘儿的手,把它紧紧贴在自己的脸上。

  “我和女儿不能没有你。”飘儿提不上气了。

  “不,飘儿,你坚持住,我们这就去医院!”陈敬豪抱起飘儿,朝医院的



方向奔去。

  “豪哥,没有用的。”飘儿竭力使自己清醒,“豪哥,你答应我,好好照



顾我们的女儿,啊?”

  陈敬豪没有理会,他只知道,他即将失去自己这辈子唯一最爱的女子。

  飘儿的手慢慢地垂下去,她的脸上写满了许多的不放心。

  飘儿死了,陈敬豪自此变得极为残忍。五年后,他做了雄帮的老大。十年



后,他已经占有了黑道一半的地盘。

  想起往事,陈敬豪心痛得无法呼吸。

  “豪哥,少奇天的人今天又砸了我们的场子。”林强望着陈敬豪说。

  林强跟随陈敬豪出生入死二十多年了,他对陈敬豪忠心耿耿。陈敬豪说一



他不说二,陈敬豪往东他绝不往西,他是陈敬豪最得力也是最值得信任的人。

  “少奇天?哼,他还真有本事!”陈敬豪显出不屑一顾的神情。

  “豪哥,我们该怎么办?”林强等着陈敬豪发话。

  “我们损失多少,让他十倍偿还!”

  少奇天,唯一一个能与陈敬豪相抗衡的人。任谁都不相信,他只有二十几



岁。黑道中人只要一提到“少奇天”这三个字,脑海中就会以光的速度蹦出“



残酷”、“无情”等字眼;而常人听到“少奇天”这个名字,则会浑身哆嗦,



胆小的,说不定会被下昏过去。的确,少奇天的狠辣连陈敬豪都自叹不如。追



随少奇天的人,没有一个人见过他笑,仿佛他从不知笑为何物。按理说,有如



此之势的人,身边应该有许多女人才对,可少奇天的身边却没有一个女人。不



是女人不愿跟他在一起,而是他好象天生与女人有仇,他不允许任何女人亲近



他,他也不会去亲近任何女人。少奇天最恨手下的人对他不忠,如果他认为谁



背叛了他或者谁是他的敌人,那个人一定会死得特别难看,简直可以用“惨不



忍睹”来形容。

  少奇天什么都不怕,包括死。他凭着这股劲头,在与陈敬豪争夺地盘的打



斗中,明显处于上风。而陈敬豪因为心中有牵挂,无论如何都略逊一筹。

  陈敬豪心中的牵挂大多来自于他的女儿。飘儿下葬后,陈敬豪在她坟墓的



不远处建了一座别墅。他将他的女儿秘密安置在那儿,并派了四个从小习武的



保镖确保她的安全。由于别墅的地理位置比较偏僻,离闹市较远,陈敬豪的隐



蔽工作又做到位,所以道上没有一个人知道他有个女儿,包括少奇天在内。可



即使是这样,他还是不放心。陈敬豪不希望他的女儿受到伤害,哪怕是一丁点



儿。

  **********

  这段时间,他的脑海里时常浮现出那天的情景。那女子的笑容似乎刻在他



的大脑里了,只要他一闭上眼睛,她的笑容就会出现在眼前。他的耳边时时回



响着一个声音----“我叫陈倩如”。

  他越来越频繁地去郊外,希望能够再次见到她。可她就如同在这座城市消



失了一般,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见过她。

  但是,他却从未放弃寻找,从未动摇信念。只要是他想要的,没有得不到



,这次也一样。

**********

  这里虽说不上山清水秀,却也别有一番风致。

  “小姐,你在想什么?”映红问。

  “过几天就是爸爸的生日了,我送什么礼物给他好呢?”陈倩如两手托着



下巴,姿势极为优雅。

  “老爷他缺少什么?”映红又问。

  “缺少什么?可是,爸爸他什么都不缺啊!”陈倩如有点烦恼。“对了,



前些时候,爸爸不小心把妈妈送给他的定情信物给弄丢了。我听林叔叔说,爸



爸伤心难过了好久,直到现在还不能释怀。如果我找到那带有“飘”字的项链



,将它送给爸爸,爸爸他一定非常高兴。”陈倩如的眼睛一亮。

  映红在一旁笑了。她就知道,没有什么事可以难倒她家小姐的。

  “红姐姐,明天你陪我去一趟市中心好不好?”陈倩如请求道。

  “不,小姐,小姐,这,很危险的。”映红有些为难。

  “有你在,怕什么?再说,又没有人知道我是谁。好姐姐,你就陪我去一



趟嘛!”陈倩如撒娇道。

  映红禁不住她的要求,无可奈何地点点头。

  **************************

  第二天,映红私自开车,瞒着所有人,载着小姐去了市中心。

  “哇,街上好热闹喔!红姐姐,你把车停好,我们四处逛逛吧?”

  “不行的,小姐,我们不能停留太长时间的。”

  “可是,我们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好姐姐,你就依我这一回吧?好不好?



”陈倩如又拿出了她的绝招。她知道,她的红姐姐很疼她,只要她稍微撒点娇



,没有什么能拒绝的。

  “好,但就这一回喔!”映红伸出一根手指头在陈倩如的眼前晃了晃。

  “嗯,我就知道红姐姐最好了!”陈倩如给了映红一个热情的拥抱,然后



,蹦跳地融进来来往往的人群中。

  映红笑着摇摇头,赶忙跟了上去。

  “小姐,你不要东看看西摸摸,办正经事要紧。”映红不知道提醒陈倩如



多少次了,可她好象忘了来市中心的目的。

  “我知道啊。哎,红姐姐,贵重的饰品是不是要去珠宝行之类的地方买啊



?”

  “应该是吧?!”映红不是很确定。

  “那我们就去珠宝行看看吧!”陈倩如很乖巧地挽起映红的手臂。

  “哇,这里的珠宝都好漂亮啊!”陈倩如看得眼睛都直了,忍不住惊叫出



来。

  “小姐,小声点。”映红伸出食指压住双唇,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陈倩如回顾四周,没有人注意,松了一口气。他拍拍胸口,朝映红扮了个



鬼脸。

  这一幕,被站在不远处的他看到了,他的心一动。珠宝行里的灯光照在她



的身上,仿佛她是从天而降的仙女,而她本来就有一股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

  “小姐,你找到了吗?”映红问。

  陈倩如摇摇头。忽然,她的目光被不远处的他吸引住了。他手上拿的不正



是她要找的吗?她兴奋地跑过去,将他手上的东西强行夺下。

  “小姐,不能啊,你这样做是很不礼貌的!”映红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他楞了一会儿。没想到再次见面,她依然从他手中抢走了东西。然后,他



慢条斯理地说:“小姐,这是我的东西!”声音虽然经过控制,仍然冷冷的。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只是太激动了。”陈倩如听后,



将东西还给他。

  他刚准备接住,可陈倩如却已经认出他来:“原来是你啊,真巧!”

  他没想到陈倩如竟然还记得他并能认出他,虽然他们只见过一次面。

  但他依然保持冷漠的表情,尽管他的内心已经有喜悦的浪花一波又一波地



袭来。

  随后,陈倩如对售货员说:“我要跟他一模一样的东西。”还用手指了指



他。

  售货员带着抱歉的笑意说:“对不起,小姐,你要的已经卖完了,这位先



生手里拿的正好是最后一件。”

  陈倩如失望极了,正准备离开却发现他还没走。于是,她有了主意。

  “Hi”陈倩如笑笑,“我能不能和你商量商量,我知道,‘君子不夺人所



好’,可我真的很需要这串项链。所以,所以你可不可以把它转卖给我?”她



满脸期望,多想听他说一声“好”啊!

  没想到,他却一口回绝:“不行!”语气坚定如铁。

  “真的不能转卖给我?”陈倩如不死心,又问了一遍。

  他表面上意志坚定,可心里面一直在问:“你为什么不说让我把它送给你



呢?你知不知道,只要你开口,我就会给你。”

  可惜,陈倩如听不见他心里的声音。

  映红在一旁劝道:“小姐,算了吧,我们再到别处看看。”

  陈倩如掩不住她的极至失望。直到她转身离去的那一刻,他才叫住了她:



“小姐,我卖给你!”

  陈倩如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是说真的。”

  陈倩如高兴得差点儿跳了起来。

  最后,她满怀感激地朝他鞠了一躬,心满意足地走出了珠宝行。

  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了,他竟然会不忍心看到她没精打采的样子,只



要她露出灿烂的笑容,哪怕她要天上的太阳、月亮、星星,他也会想办法替她



拿到手。

  他这一切不正常的情绪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遇到她的那一天后吗?



不知道。

  本来他以为再也见不到她了,本来他以为她不会记得他,更不会认出他,



本来那项链是打算送给她的,因为他觉得,这世上只有她一个人能够配得上如



此华丽的东西。

  “小姐,你认识刚才的那位先生啊?”一走出珠宝行,映红就迫不及待地



问。

  “只有一面之缘而已呀!”陈倩如打哈哈。

  “小姐,那个人看起来好可怕啊!这种人,你最好离他远点,知道吗?”



看着映红紧张兮兮的样子,陈倩如想笑却又忍住了。她郑重其事地点点头,“



嗯。”

  “红姐姐,我从来没有坐过地铁,我们去坐坐,好不好?那一定很有趣,



很好玩的。”

  “可是,小姐···”映红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陈倩如打断了,“好嘛好嘛



,红姐姐。”

  映红只得无奈地摇摇头。

  “噢,耶!”陈倩如拍拍掌,“我去买票。”

  在售票处,发生了一见小事-----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没钱买票却想上车





  “穿得这么好,会没钱买票?你蒙谁啊?”售票的男同志一副打死也不相



信的样子。

  那年轻人努力压住心中的怒火,慢慢地握紧了拳头。

  陈倩如怕售票员再说出什么难听的话引起一场不必要的争斗,就多掏出两



元钱递给售票员,说:“他的票我替他买。出门忘记带钱包,这是常有的事,



你不要因此说出不好听的话,人与人之间应该互相尊重。”说完,对那年轻人



笑了笑。

  看着她友好的笑容,年轻人心中的怒火奇异地平息下来,握紧的拳头渐渐



舒展开来。而售票员则羞愧地红了脸。

  他还没来得及说声“谢谢”,她就消失不见。他望着她来时的路,傻傻地



站了老半天。

  *******************************

  阿六回到忠义堂的时候,不小心听见几个人在嘀嘀咕咕地议论少奇天。其



中的一个人说:“天哥最近好奇怪啊,整天不见人影。听看门的老头儿说,天



哥常常一个人开车去郊外。”

  “这还是小事呢,我前些天竟看见天哥在珠宝行买女人戴的东西呢!”另



一个人接着道。

  “怎么会呢,天哥从不去商场的,你是不是看走眼了?”有一个人怀疑道





  “我眼力好得很,绝不会看错。”那人语气坚决。

  阿六不想再听下去,他也不想他们再说下去。于是,他假装咳嗽了两声。

  众人见到是他,赶忙一哄而散,各做各的事。

  阿六对于少奇天而言就象林强对于陈敬豪一样。阿六其实不叫阿六,但是



少奇天喜欢这样叫他,这名字就传开了。不过,这世上也只有少奇天一个人能



够这样叫,其他的人都要尊称他一声“六哥”。

  说实在的话,阿六早就觉得少奇天这段时间有点反常。他会一 个人静静地



坐着不动,有时会一个人在生闷气,有时会一个人偷偷地傻笑。可阿六不敢明



目张胆地问他,因为少奇天不喜欢别人过问他的事。“难道天哥在谈恋爱?”



阿六被自己的这一想法吓坏了,“不可能,天哥不相信女人,怎么会呢?可他



的举动分明就是恋爱中的男女才会有的啊!唉,真伤脑筋啊!”

  “红姐姐,你不要把我们出去的事告诉楠哥哥,好不好?”陈倩如不希望



他爸爸为他担心。

  林楠是林强的儿子,他与陈倩如青梅竹马。他既是陈倩如的哥哥,又是陈



倩如的贴身保镖。

  “小姐,你放心好了。”映红笑了笑,陪伴小姐这么多年,她当然知道该



怎么做了。

  “你们俩在说些什么悄悄话呢?”林楠走了进来。

  “没,没什么。”映红一惊,急忙掩饰道。

  林楠看着陈倩如 ,陈倩如笑了:“真的没什么。”

  “你们有什么事可不能瞒着我啊!”林楠的视线转到映红身上。

  映红迅速低下头,满脸通红。

  ****************

  ”阿六呢?”少奇天问手下的一个兄弟。他找阿六有事,可是走遍了忠义



堂却始终没有看到阿六的身影,不禁感到有些奇怪。

  “六哥他,他”那兄弟似乎有难言之隐,说话吞吞吐吐的。

  “他怎么了?”少奇天紧逼不放。

  那兄弟一咬牙:“六哥他去地铁站了。”

  “他去地铁站干什么?”少奇天更感到奇怪。阿六不管去什么地方一向都



是自己开车去,他很少甚至不打的、坐地铁等公共交通工具。这到底是怎么回



事呢?

  “六哥的事我们都不敢过问,所以,我们也不知道六哥去地铁站干什么。





  少奇天只好放弃,“这小子。”

  *******************************

  阿六这几天天天来坐地铁。表面上,他是想将钱还给那女子,尽管她并没



有说要他还钱。内心里,他是想见见她,如果有机会做朋友那就最好不过了。

  那是他第一次坐地铁。因为那天他的车子出了一点小毛病,而他又急着去



办事。或许上天在开玩笑,又或许上天让他们相遇,他竟没有带金卡,他一直



都是刷卡的。所以,他才会弄得那么狼狈。可是,那女子就象在这世间消失了



一般,他再也没见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