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home
options
more

【第五章(下)】
一乘白纱飞扬的华美辇舆在金碧辉煌的太和宫前停下,宫前侍伺的太监和侍卫赶紧跪地高呼王爷千岁相迎。

随辇的莫忘忙趋前,扶出随意披着一件素色长袍的凤雁北。他乌发未束,散于肩背,显得有些懒散和过于随意。

阻止了太监通报,他留下侍仆,独自一人缓步悠然走进御书房,一脸穿街寻柳的调调,哪里像是在皇宫之中。当看到那个位于书案后面,正在专注地批阅奏章的黄袍男人,他的唇角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谑笑。

“臣弟见过皇兄。”

他的语气无比温柔,却惊得书案后的男人蓦然抬头,待看清眼前所站之人,脸上立时血色尽失。

“你、你……”男人指着他,如见鬼魅一般。

凤雁北轻笑,“怎么,皇兄,见着臣弟为何如此吃惊?”

男人回过神,勉强扯出一抹不自然的笑容,“五弟,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不早些通知我,也好为你设宴洗尘。”

眯眼享受着男人声音中的颤意,以及那帝王之家的“手足情深”,或许想到了什么,凤雁北挂在脸上的笑,在某一刻竟让人觉得莫名残忍。

“皇兄的关爱,臣弟将永铭记于心,定无片刻敢忘。”

听着这像是对临终人说的话,男人神色大变。“五弟,你……你不必如此见外。”

凤雁北摇头叹息,缓步走至御案之前,身体微倾,居高临下地俯视那布着疲惫纹路有几分与自己相似的脸,眼中射出奇异的光芒。

“皇兄,燕子叽说……”就在男人因那名字而惶恐不安的当儿,他的声音蓦然低了下去,对面的男人仿似着魔一般,盯着他绝美的脸,再也移不开眼。

很久之后,凤雁北脸色有些苍白地从御书房中出来,从容登上辇舆,返回王府。

因为爱。爱之不得,便欲毁去。

看着两旁的巍峨宫墙,凤雁北脑海里响起在自己的摄魂术下男人的回答,一抹讥讽的笑浮上唇角。

这宫墙之内,怎一个淫乱二字可以形容。

突然之间,他觉得无比的厌烦,厌烦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

纱幔如雾,麝馥香暖,华丽的寝帐之内,两具赤裸的躯体紧密地交缠在一起,阵阵的娇喘时而低抑如咽,时而高亢近乎窒息。严冬仍为过去,室内却火热如夏。

突然,女人的尖叫声起,纱帐飞扬,一具白皙丰满的女人胴体被踢下了床,狼狈地掉在厚实的地毯上。

“滚!没用的东西。”盛满怒气的男子声音从纱帐内传出来,近乎狂暴。

女人被吓得花容失色,连衣服也没敢穿,便跑了出去。谁都知道自王爷回来后,性情大变,即使表面上看去仍如以前那样温雅如玉,但骨子里散发出的暴戾和残忍,让除了莫姑娘外的所有人都噤若寒蝉。

“没用的东西……”凤雁北近乎痛苦地喃喃着,扯过被子盖住自己丝毫没有激动的身体,渐渐蜷缩成一团。

好冷!

那次事之后,他的身体落下了病根,异常怕冷,每晚每晚都会因为寒冷而难以睡沉。所以不停地找女人来,试图让她们的身体来温暖自己,然而没有用。于是,他把目光投向男人,手下给他找了十来个如花般美貌的少年,谁知竟比女人更让他难以忍受。

寝室内炭火烧得极旺,即使是不懂武功的人也会觉得热得受不了。但是对于好不容易迷迷糊糊过去的凤雁北来说,却仿佛又回到了那阴暗的地牢中。阴冷,潮湿,散发着霉烂的味道。

一个又一个青春焕发的女人或者少年来了又走,他却依然常常半夜被冷醒。

香桂。迷迷糊糊中,他依稀感觉到一个女人柔软的身体紧贴着他的背,一双粗糙的手不停地摸挲着他的手脚,企图让他全身都暖和起来。

女人的唇卑微地随着手在他的身上四处游移,寻找着能挑起他情欲的方法。

香桂……他全身燥热起来,难耐地扭动自己的身体,最终控制不住在她口中爆发。

睁开眼,凤雁北气喘吁吁地瞪着纱帐顶部,知道自己刚才又在下意识地靠幻想那女人的拥抱来去除寒意了。

为什么……她不过是个低贱的营妓而已!

他的眼前浮起那个女人被他打落悬崖时的迷茫眼神,以她简单朴实的头脑,想必直到死也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吧。

一股郁气倏然堵在胸口,压得他几乎无法喘息。而寒意,在幻想的情欲冷却后,再一次侵骨而入。

凤雁北裹紧被子瑟瑟地抖着,脑海中闪过一个又一个的人,害他落到此等地步仍逍遥自在的燕子叽,已被他用药物控制住的皇兄,还有始终跟随着他的亲妹莫商……

他不是一个容易将别人放在心上的人,但是一旦将那人放上心头,便是全心全意地付出,因此,对着一再伤他的燕子叽,他始终无法彻底狠下心,所以才会有这次的可怕遭遇。

以后,燕子叽再不会有任何机会了。

******

半年后,北国发生了一件震惊天下的事。

燕南候意图谋反,被诛九族。一夕间,风云变动,曾睥睨天下的燕子叽成为丧家之犬,四处遭到通缉。而原与汉南并肩称雄天下的北国,也因少了这顶梁之柱,而在国势上大不如前,自再无力与如日中天的汉南同立于霸主的地位。

“找到人了吗?”掌心把握着一杯香茶,凤雁北倚栏而坐,目光落在波光潋滟的湖面上,淡淡问。

阿大垂手恭立对面,“回主子,兴安传来消息,在一家妓院发现燕子叽的踪迹,月河他们已经赶过去了。”

“嗯。”凤雁北脸上不见任何情绪波动,手心杯举到唇边,一口饮下。清冽馥郁的茶水入喉,唇齿间尽是回香。“让青双进来。”

阿大应声倒退而出。半刻后,门被叩响,凤雁北收回目光,看向那推门而入的绝色美人。

“奴婢青双见过王爷。”女子行至近前,盈盈一礼,抬起头,曾经的冷若冰霜早已不见,代之而起的是,无法掩饰的痴迷。

她原被燕子叽救出,然又于三月前再次闯入五王府行刺凤雁北。只是这一次,她自己心里明白,完全是借口。她想见他,想到日夜难眠。自第一次行刺他不成,而被他抱在怀里那一刻起,她的心就陷溺在了他温柔而漫不经心的笑里。

所以,即使明知他无心于己,她仍然没用地臣服在了他的脚下。

“丫头。”凤雁北一把将青双拉进自己的怀,看着她的粉脸染上红霞,“给我杀了燕子叽。”他的声音清冷,在青双震惊地抬起眼看向他时,狠狠地吻住她的樱唇,肆意地怜爱。

即使落到平阳,燕子叽仍然是一头老虎,想要杀他,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何况,也应该让他尝尝被亲近的人背叛的滋味了。

半晌,唇分,凤雁北看着如软泥般瘫在自己怀里的女子,有瞬间的恍惚。他,好像没有吻过那个女人……

“好。”第一次被心爱的男子如此亲怜蜜爱,青双整颗芳心几乎都要融化在他的柔情中,突然明白,如果能得到他的欢心,即使让她去死她也甘愿,何况只是去杀一个人。这时,于她来说,杀谁,都不重要了。

甩开脑子里莫名其妙的想法,凤雁北唇角露出一抹满意的笑,放开青双。“去吧,我等你回来。”有的时候,对着女人要适当的呵哄才有用。

“是。”青双眷念地看了心上人比自己还要美丽的俊脸一眼,不舍地退了出去。她满心希望地以为,只要完成了他的吩咐,就一定可以得到他的喜爱。

阿大悄无声息地走了进来。

“跟上她,不准出任何差错。”茶水从壶口落进杯中,水雾袅袅,带着扑鼻的清香。

阿大离开,门掩上,雅阁里恢复了初时的安静。

凤雁北只手撑头倚向窗框,半阖着眼,手中把玩着精致的朱砂杯,神态悠然自得,方才发生的小小插曲似乎一点也没有影响到他。

静,无比的静。

鼻尖萦绕着淡淡的兰花香,让人只想沉溺其中不愿醒来。难怪这家酒楼如此出名,雅间敢要到十两金,只是这香,便值了。

慵懒地倚在窗棂上,他弯起唇,为这想法吃吃地笑。

这里很暖和,比王府暖。

凤雁北不由自主依着窗框小憩起来,那一头乌黑柔亮的青丝披散在雪白的衣上,鲜红的眉心痣在夕阳照耀下显得分外妖娆。

******

同一时间,靠近燕都的陌阳城外,四月才转暖,还下着初春的雨。

河边,一个瘦小的女人挽着裤子双脚踩在仍刺骨的水中,正冒雨洗着衣服。她的脚边石上,堆积的衣服直到那膝盖骨有些外突的腿弯处,而岸上的木盆中,已装了大半盆清洗过的,显然她站在这里已有一段时间了。

“阿水,这里还有。你洗完再回来吧,我给你留着饭。”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撑着伞走过来,将另一只手抱着的衣服丢在女人人的脚边,笑容满面地道。

叫阿水的女人看了眼那堆女子的衫裙,嗯了一声,没有再说其它。她自然知道那是少女自己的衣服,不过反正都是洗,也难得计较。何况她的腿已经没有感觉了,再多站一会儿也没什么大碍。

少女没再看阿水一眼,转身走了。

阿水蹲着,无暇顾忌手上被冻裂的伤口在水中泡得泛白,还浸出点点血丝,只是埋头卖力地洗着。雨丝虽然不大,但是在其中站久了,依然浸透了她的衣服。湿发贴着她苍白的脸,不知是汗还是雨水,顺着发梢一滴一滴落在水中。

她的额角,一道触目惊心的疤痕直探进发际,显示着她是一个从鬼门关前走过一道的人。

直到天黑,阿水才洗完所有的衣服。当她从水中上岸时,已无法站稳,硬是直直摔倒在地上。很久后被冻醒,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般穿上鞋袜,吃力地端着衣服一瘸一拐地回到本村土财主为积阴德所修的的善堂,一个专门收容无家可归之人的地方。

桌子上摆着少女给她留的两个黑馍馍,和一根腌萝卜,早已变得冷硬。

她的手红肿开裂,使不了筷子,只好就这样拿起来啃。

人的命有的时候很贱。从那样高的地方掉下去,在寒冷湍急的河中漂了那样长的时间,除了差点废掉一条腿外,竟然没有其他大碍。

喝了口冷水,将干硬如石的馍冲下肚,阿水这才起身换下身上的湿衣。

真贱!当她看到那个仍套在手腕上已被水泡得变了形的灯草芯手环时,不由啐了自己一口。

如果没人将她捞起来,也许她会死吧。钻进冰冷的薄被中,耳中听着大通铺上其他人熟睡的呼吸声,双眼瞪着黑漆漆的屋顶,她想。

傻子阿桂。脑海中浮起一个女人轻蔑的叫唤声,她心中有些哽,可是眼睛干干的,没有办法用泪水冲掉那种感觉。

她的确是一个傻子。

傻子好啊。过一天就算一天,什么也别想了吧。在脑子里浮起另一张面孔前,她赶紧阻止自己。

别想了,别想天上的月亮,也别想江南的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