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home
options
more

【第三章(下)】
大雪覆盖下的枯枝仍然干燥,很容易就生起了火。一直脸色不太好的凤雁北,因为柴草燃烧散发出的热力而渐渐恢复血色。

“香桂,你坐过来。”他突然开口,声音仍然虚乏。

香桂依言从门口的位置刚挪过去,凤雁北便无力地躺倒在了她的膝上。这样的亲近让她有些不知所措,同时也让燕子叽变了脸色。

然而当事人却浑若不觉,安然闭目养起神来。那样平静的睡颜,任谁也不忍心打搅。

咱们一个雁北,一个燕南,可算是极有缘啊。恍惚中,凤雁北耳中似乎又响起那个倜傥不羁的男人调笑的言语。

雁北,雁北,除了你,我谁也不要。

一抹隐约的讽笑浮现在凤雁北唇角,他翻过身,面向香桂而卧,没让任何人看到,却也使两人的姿势显得更加暧昧。

燕子叽眼中杀机一闪而逝,香桂不自觉打了个寒战,但是心却被因凤雁北突如其来的亲昵而升起的温柔占得满满的,并没察觉到危险。

风从门隙中灌进来,火焰扑扑地跳动。坐在门边的马夫瑟缩了一下,往旁边挪了挪位置。

母命难为,雁北,算我负你。凤雁北咬紧牙,为记忆中那撕心裂肺的疼痛。

明艳的桃花,如酥的春雨……他永远也无法忘记那最后的决裂,无法忘记在那充满生机的季节,他的世界崩坍。

次季,他勾引了一个天真的少女。

对于他来说,想要一个女人的心,不过轻而易举的事,何况还是一个情窦初开的丫头。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当那个女孩轻吟着这句话将一根红绳系上他的小指时,他却残忍地当着她的面将绳扯断,冷漠地看着她的脸瞬间苍白,重历自己曾经的痛苦。

我不嫁给燕子叽,咱们私奔吧,小北哥哥。看着躺在血泊中的红衣新嫁娘,他脑子里不由自主忆起某个荷风飘香的夜晚,她依在他怀里,娇昵的话。

那一夜,雨很大,很快就将新嫁娘身上的血迹冲净。她躺在那里,湿衣紧贴着玲珑浮凸的身体,苍白,冰冷。

她叫什么……凤雁北皱了皱眉,莫名地觉得有些冷,下意识地更加挨近香桂。

可儿……印象中,青双好像提起过。

可儿。唇角有一粒很俏的小痣,笑起来就像春天的阳光一样。只是那阳光,最终还是被一场大雨给湮没了。

说不上后悔,他只是,没有任何报复成功的快感。

没有……

回到汉南,他如皇帝的愿,放弃手中的权势,将自己流放到西北军中。没想到那些过往竟然不肯放过他,阴魂不散地跟到了这里。

可恶的青双!可恶的燕子叽!

没有人在招惹过凤雁北还能全身而退的。他唇角那抹残忍的笑仍然隐没在了香桂的衣料中。

如果说对燕子叽尚有余情,那也在他不顾自己伤势和意愿强要他那一刻完全消失殆尽了。

北风呼啸过小草棚的顶,如鬼哭狼嚎般凄厉。

身边这个女人的身子很暖,也很安稳。莫名地,他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念头来,然后开始嘲笑自己的莫名其妙。

然而,不可否认,确实是因为那种极朴实的安稳,他被睡意侵袭。

一整日,香桂动也不敢动一下,只怕扰醒凤雁北。等到雪停,他醒过来时,她的双腿已完全失去知觉,随之而来的蚁噬感觉让她半天无法动弹。还是车夫帮忙,才把她弄上马车。

******

越往北走,天气越寒冷。

三日后,前面出现一条结着厚厚冰层的宽阔河道,马蹄踏上去,不停地打滑。直到车夫给马蹄缠裹上厚布,才得以顺利地驶过去。

河对面不到半日路程,便是一座坚固的城池。

直到凤雁北在她耳边低声念出望南两字,香桂才知道原来他们已经出了边界到了另外一个国家。

北国。一个与汉南比邻的强国,北国的燕子叽,汉南的凤雁北分别属于两国的顶梁之柱。也许是惺惺相惜,两人成为知交,这是天下皆闻的事。因此燕子叽可以堂而皇之地踏入西北军营,并在那里盘桓数月,临走时还带走了凤雁北。

除了少数的几个人外,没有人知道,燕子叽是为青双而来,更没人知道如果不是他挟持住莫商,加上顾忌北国的反应,凤雁北早将之斩于西北军中了,而不是好饭好菜地供养他几个月,结果还搭上自己。

一进入望南,就有燕子叽的人接应,马车夫便被打发了回去,如果不是凤雁北坚持,连香桂恐怕也要被遣回去。

香桂不知道凤雁北为什么一定要她陪在身边,毕竟燕子叽所提供的侍女要比她美丽和伶俐上千百倍。她当然不会自作聪明地认为他对自己产生了什么感情,所以才会更加雾水。她知道自己笨,所以一向对于想不明白的事是不会再费精神去想的。

何况,能一直陪着他自然是很好,怎么也好过丢下他一个人,离开后总是惦念着怕他有个什么万一。想到此,她倒也安然了。

又马不停蹄地行了十来日,北国恢弘的都城燕都赫然出现在眼前。

燕南候府位于都城的皇城内,守卫森严。从未见过世面的香桂自踏入燕都后便被那皇城的威势给震得很久都回不过神,直至进了燕南候府,仍处于呆滞状态。

她无法想像这世上竟然有这么大的城,这么好看的宅子,在她简单的脑子中,即使是皇帝,住的地方也不过比土城里的大官宅第大一点点,漂亮一点点。燕南候府的华丽与宏伟已经完全超出了她的接受能力。

凤雁北被安排住在他以前来时常住的冷香苑,香桂自也随他而居。燕子叽显然很忙,让人将他们安置妥当后,便匆匆离开了,直到晚上也没出现。没有他在旁紧迫盯人,香桂明显轻松了许多。

室内陈设华美,暖香洁净。在看到外室那铺着锦绣被褥的侍女卧榻时,香桂竟然不敢碰触,生怕自己弄污了它。对于她那副畏首畏尾的乡下人样子,凤雁北没有任何反应,自从燕子叽离开后,他便再没理过她,仿似当她不存在一样。

侍女奴仆流水般出出进进,上茶水糕果,又送来洗澡用的热水。如此一来,香桂更加的不知所措。

房间里燃着熏香,凤雁北旅途劳顿,沐浴过后便倒在床上睡了。香桂许久没洗过,忍不住提心吊胆地就着他用过的水胡乱洗了下,然后便站在屋子里,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直到有人来将脏水抬走,房间里终于恢复了安静。

她又饿又累,看着桌子上香气盈鼻的糕点果饼,只能暗自咽口水,却不敢动一下。

凤雁北熟睡的呼吸声从内间传来,更加惹得她眼皮沉重,头脑发昏。最终没能支持住,偏在卧榻上打起盹来。

也许是心中不安,她睡得不是顶好,一个劲地做梦。梦里有骑在火红战马上,神仙般的凤雁北,也有变得狰狞吓人的燕子叽,还有不知到了哪里的香玉。

恍惚中,香玉仍如以前那般,用手指点着她的脑袋骂她蠢,转眼又拉着一根长满绿色小叶豆的柳树条,笑嘻嘻地对她说,看看,江南的柳树都发芽了。

现在才腊月,江南的柳树还没发芽。她想,却不想反驳香玉。香玉比她聪明,也比她凶悍,惹火了很麻烦。

娘亲,娘亲……一个髻上簪着杏花的女人撑着伞在前面慢悠悠走着,她连忙撇下香玉追上去,一边追一边叫,生怕追慢了就会被丢下。

爹爱喝酒,一喝醉就打娘亲。娘亲不要他们了。她心中明白,所以想叫娘亲带她走,不然她会被爹卖给人伢子。

可是她的腿很短,跑得又酸又胀也追不上,突然脚下打滑,她往前扑倒……

脚下蓦地一蹬,香桂从梦中醒了过来。眼中烛火跳动,头痛得厉害,她伸手,竟摸了一手的冷汗。

而更让她惊吓的是,房间内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出来。

******

“姐姐,咱们真有缘,又见面了。”莫商笑嘻嘻地看着以为自己还在做梦的香桂,像是在说,你也来逛街一样轻松。

“啊,呃……”香桂甩了甩头,仍处在震惊中无法回过神。

一声冷哼传进耳中,她回头,赫然发现凤雁北竟不知在何时亦来到了外间。他不是睡得很沉吗?

“你一人?”凤雁北淡淡问莫商,对香桂视若无睹。

“我一个人足够了。”莫商轻巧地挪动了下,将身体隐在窗框外,以免烛光将自己的影子印在窗上。

凤雁北不置可否,端起冷茶缓缓啜了一口,方才道:“他每日都给我吃散功丸,我的功力尽失,你以为?”不然,他又何必一直忍耐。

莫商脸色变了变,“那也得试过才行。”她追踪了一路,因为燕子叽始终形影不离,所以直到现在才有机会现身。

脚步声响,一轻一重,显然是两个人。香桂脸色大变,凤雁北却无动于衷。

“五王爷,候爷让张御医来给你检查一下伤势。”少女甜美的声音在外面响起,未等凤雁北回答,门已被推开。

香桂惊得差点失口叫出来,却被一只突然伸过来的手轻柔地捂去,而后被顺势带入一堵温暖的胸膛。等她回过神来时,人已经被压在了榻上,目光与凤雁北冷漠的双眼对上,原本欲要增快的心跳瞬间冷冻住。

“滚出去,谁让你们进来的。”保持着暧昧的姿势,凤雁北低哑却严厉地道。声音不大,语气也不急,却有着让人不得不服从的威势。他这么多年的五王爷可不是当假的,即使是在别人的地盘,亦丝毫没有减弱半分那血液中与生俱来的王霸之气。

“可是……可……”美丽的侍女看清屋内情况,吓得赶紧倒退出屋,却碍于燕子叽的吩咐,不敢离开,直到凤雁北冰冷犀利的目光扫向她时,才惊慌地关上门,带着太医落荒而逃。看五王爷还有精力做那事,显然伤势无大碍。想到候爷惩罚下人的狠辣手段,她和被从宫中特地请来的太医只得如此互相安慰,谁也不敢将情况如实禀报上去。

等到脚步声消失,凤雁北才放开香桂,不易察觉地皱了皱眉,伸手按向胸口。刚才动作太大,伤口似乎又裂了。

香桂茫茫然坐起身,张目四顾,寻找突然消失无踪的莫商。

“就算没了功力,你的身手仍然很快啊。”调侃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一阵微风刮过,两人只觉眼前一花,莫商已经稳稳当当地站在了面前。

原来在侍女推门那一刻,她已经悄然藏到了房梁之上。除了顶尖高手,极少有人能够察觉到她的行动。

凤雁北闷哼一声,没有回答。

“此地守卫森严,高手如云。你打算如何带我走?”这才是他最关心的。

莫商吐了吐舌头,“不知道。还没想好。”她武功很高,可是还有小孩子脾气,做事向来贪玩爱闹,却极少考虑后果。这也是为什么当初会被燕子叽挟持住的原因。

凤雁北闭眼,仰天吐出一口郁气。早知道她会这样,为什么还会期待她这一次会懂事一点?

“胡闹。”他摇头斥责,却无可奈何。

莫商也不以为意,冲张口结舌看着她的香桂眨了下眼,才笑眯眯地道:“咱们这就走吧。放心,有我保护你,一定可以成功逃出去的。”

“有人接应吗?”凤雁北没有动。

莫商不自觉擦了下鼻尖上莫名冒出的轻汗,脸有些红,“没……”她忘记知会阿大他们,自己一个人跑了来。

凤雁北不可思议地看着她,“丫头,你越来越笨了。”

莫商自知理亏,也不生气,只是拉起凤雁北的手往外扯,“走嘛走嘛,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

凤雁北叹了口气,知道莫商不是笨,而是太相信他的能力了。“你记得如果我没逃出去,下次来之前一定要做好完全的准备才行。”明知他们根本没有机会逃出去,他仍然决定顺从她的意。

他实在是宠坏她了!

莫商忙连连点头答应。

门吱呀一声打开,两人一前一后地闪了出去。外面雪白一片,衬着灯火的光芒,无比明艳。

向后瞟了眼紧跟的香桂,凤雁北突然道:“让她留下,不然我们没有任何机会。”

香桂脸色大变,未等莫商说话,已开口乞求, “求求你们,带我一起走。”她知道如果留下,她只有死路一条。

莫商心中不忍,欲要向凤雁北求情,却发现他眼中的冷硬和坚持,她知道一旦他露出这种表情的时候,无论谁说情都不会有用。

“姐姐,你先留在这里,等我把凤雁北弄出去后,再回来救你。”除了许下难以实现的诺言外,莫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毕竟相对于凤雁北的安危来说,香桂不过是一个萍水相逢无足轻重的人而已。

香桂张了张嘴,却没说出一个字,只能眼睁睁看着两人的背影迅速地消失在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