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home
options
more

【第一章(下)】
回到下营,香玉已经起来了,正在梳头。香玉比香桂长得好看一些,也精明一些,所以她总是骂香桂是傻子。香桂只是笑着听,不恼,她觉得自己的确很笨,于是总是埋头闷不吭声地做很多很多能做的事。人笨哪就要手脚勤快一些才好,不然就真的一点用也没有了。

“阿桂,你看我好不好看?”香玉回头。她梳了一个别致的发髻,又簪了一支不知是谁送的金灿灿的凤头钗,看上去倒也娟秀可人,只是眉眼间有着掩不去的风尘沧桑。

“好看。”香桂老实地回答。香玉会打扮,所以来找她的都是一些长得比较好看的士兵,还不时有人送她一些首饰之类的小东西。不像自己……不过,其实也没差,大多数时间都是黑灯瞎火的,好不好看又有什么关系?

香玉满意地笑,沉默了一会儿,“阿桂,我想脱离娼籍。”

正在门口晾衣的香桂闻言,动作缓下来。

“咱俩年龄都大了……这身子渐渐看着应付不来唉……”香玉一向比香桂想得多。

“脱了这个,能做什么呢?”香桂无力地垂下肩,脑海中莫名浮起那个高高在上的月亮,心思有些懒。她不是不想,只是从十五岁就被配到营中,什么也不会,常人的生活对她就是一个摸不着边的世界,陌生得让人恐惧。“而且……这个籍也不是想脱就能脱的,上次那个秋海棠不是就没被允吗?”秋海棠是上营的名妓,深得将领们的喜爱。

“回南边儿……那儿暖和,找个老实的男人嫁了。”香玉早做好打算,她受够了这里的气候。“我们没名气没长相,比不得秋海棠,还赚不着那干爷们的疼。再早个几年不好说,那会儿嫩,现如今他们怕巴不得我们快快离开,好弄幼雏儿过来。”

听着这话,香桂没了晾衣的心思,挨着门框滑坐在门槛上,看着脚下踩的黄土地,有些惶惑。不像阿玉,她私底下没存到什么钱,离开这里,不要说嫁人,就是能不能回到南边儿都是一个问题。但是阿玉说的没错,年纪大了,早晚都是要离开的,与其等到没用时被遣散,还不如趁这会儿青春还未完全抛弃她们的时候离开。嫁人也好,出家做姑子也好,总胜过在这里挨日子。

“阿玉,你看见过像天上月一般的人儿吗?”莫名其妙地问了句完全不相关的话,香桂轻轻咬住下唇,又想起了那个凤雁北和莫商。是什么人呢,竟然生得那样的好?

“又犯傻了。”香玉摇头叹气,“哪里有那样的人?快晾好衣服来歇歇吧,挨会儿怕老妈子又要来派事儿了。”她虽然总是好占些强,大多事都推给香桂做,但心其实不坏。

香桂唉了一声,从地上爬起。想到自己竟然看到了阿玉也没有看过的好看人儿,而且一个还同自己说了话,心里就像是藏了一个天大的秘密一样,一边晾衣服,一边自个儿偷偷地乐。

******

“老去相如倦,向文君、说似而今,怎生消遣?衣袂京尘曾染处,空有香红尚软。料彼此魂销肠断。一枕新凉眠客舍,听梧桐疏雨秋风颤。灯晕冷,记初见。

楼低不放珠帘卷。晚妆残、翠蛾狼藉,泪痕流脸。人道愁来须殢酒,无奈愁深酒浅。但托意焦琴纨扇。莫鼓琵琶江上曲,怕荻花枫叶俱凄怨。云万叠,寸心远。”

凤雁北唇角噙着一丝意味不明的浅笑看着厅心抚琴而歌的绿衣美姬,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面前的案几,音止而不予任何置评。他的身旁是笑意吟吟的莫商,两名青衣大汉按剑跪坐其后,虽未横眉冷目,却自有一股压迫人的气势。

歌声消敛,莫商率先鼓掌叫好,惹来两侧将领官员的纷纷附合。绿衣美姬退下,座中站起一中年将领,一脸讨好地向凤雁北道:“六王爷,青双已准备好,是否让她来为您侍酒?”

凤雁北唇角笑纹加深,端起青铜酒杯,指腹温柔地摩挲着杯沿,却并不送至唇间。

“早就听说西北军营妓中有一个叫青双的冰雪美人儿,原来竟真有此人……”莫商眼中放出晶亮的光芒,拍手笑道,然后侧过脸可怜巴巴地看着凤雁北,“我很想见她呢。”

谁也不知莫商是何人,谁也不敢小觑她。毕竟能与权倾朝野的六王爷比肩而坐,想来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胆子。

凤雁北狭长的眸子沉下,美酒入唇,方冲那等着他回应的将领微一点头算是应允。

“待会儿可别巴着问我谁比较美的蠢话。”在那将领吩咐下去的当儿,凤雁北向莫商偏了偏身体,以仅两人可听到的耳语淡淡道。

莫商轻轻哼了一声,方要回话,眼前突然一亮。

仿佛狂风卷着大雪,一团白影从门外以极速旋转进大厅,点点银光从影心传来,让人目眩神迷。

“剑舞!”莫商一把抓住凤雁北的手臂,惊喜地叫了起来。

鼓点声骤起,应和着舞者的节奏,一下一下仿佛敲在观者的心上。

光焰闪动,所有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为那矫健轻盈的舞姿所慑。

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何时起,何时止,没有人想得起,只是回过神时,厅心已袅袅站着一女,双手持剑,悠然从容。

艳丽夺目,却也冷傲逼人。凤雁北目光一闪,与那不卑不亢的眸子对上,而后微微一笑。

“奴婢青双见过六王爷。”敛目,女子负剑盈盈拜倒。

“青双姑娘手中之剑森寒迫人,必非凡品,不知有何名目?”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凤雁北不仅没有抢上去扶起美人儿,甚至没让她起身。

青双螓首低垂,唇角浮起一丝冰冷的笑,从容地道:“回六王爷,左手之剑为情斩,右手之剑为恨断,此二剑原非青双所有,乃是家姐遗物……”说到此处,她突然抬起头,直直地看进凤雁北的深眸中,脸上浮起浓烈的恨意。“家姐为人所负,以情斩自刎了断,此二剑沾有她的血,故如此锋寒。”

两旁与会之人都察觉到不对,却无人敢在六王爷发话之前喝退古怪的青双,只能紧密注意着她的举动,以防出现意外。

“是吗?这剑倒是好剑,可惜……”凤雁北低吟,不无惋惜。

青双脸色一变,浮起怒气,“不知王爷是可惜剑还是可惜人?家姐、家姐……闺名可儿,王爷可还记得有这么一个人?”质问的声音中隐含着泣意,那一对丰润饱满的唇无法控制地轻轻颤抖着。

“放肆,竟敢对王爷……”原先吩咐青双上来侍酒的中年将领脸色一变,从座中站起身,想将莫名变得无礼的青双喝退,不想被凤雁北一个淡漠却威严的眼神扫得住了声。

目光回移,凤雁北一脸兴味地看着那张因仇恨而变得分外明艳的脸,温和地道:“不记得了。”他的记忆中,很少有人能停驻。

青双俏脸瞬间惨白,握着剑柄的手一紧,冷瑟瑟地笑了起来,“负心薄悻!可儿,你可看清楚了……”语音未落,她已从地上弹起,如脱弦之箭般射向上位的凤雁北。

在座有数名武将在青双表情不对的时候就提高了戒备,此时见她突然发难,都纷纷从席中跃起,只是她速度太快,已拦截不及。

眼看着双剑及身,凤雁北却若无其事地一扬头,饮尽杯中之酒,同时也将自己最脆弱的喉咙暴露了出来。

青双神情微动,因他这状似无意的动作感到隐隐的不安,只是剑势已老,再无回收的余地,而她也无心回收。

剑尖只差两分就可以触到凤雁北的肌肤。

一老将大喝一声抛出手中酒杯欲阻她一阻,旁里突然伸过一只如兰花一样纤美的小手,在酒杯到达之前曲指连环弹出,不偏不倚恰好弹在离剑尖两寸的两剑剑身之上。

两股古怪的力道从剑身传至握剑之手,仿佛有魔力一般轻而易举地化解了青双灌注在剑身的力量,两剑如羽毛一样轻飘飘荡开。下一刻,她双腿一软,向前跌去,落进凤雁北的怀里。

“啊……啊……竟然用这种方式投怀送抱!”莫商不依地叫了起来,扒着凤雁北的手臂不肯放。

凤雁北啼笑皆非地瞪了她一眼,明明是她做的好事,还敢在这里大呼小叫。垂眼,怀中女人不知是因气恼还是羞辱,雪肤染上菲色,美得不可方物。

真是个美人儿啊。他微笑,扬眼,看向一干面如土色的边塞官员。而他的身后,两名青衣侍卫由始至终连眉毛也没动一下。

******

可谓池鱼之殃,是夜起上中下三营所有营妓全部被监控起来,不仅严禁士卒前往寻乐,连出入都受到了限制。下营的女人消息闭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以为要大祸临头了,直是人心惶惶。

莫商找到香桂的时候,她正与香玉忐忑不安地等待着横祸天降。两人恐慌的反应大不一样,香玉比较消沉,成日躺在炕上,梳妆也懒了,香桂却益发勤快起来,把屋里屋外打扫得一尘不染,连粗陋的器具也擦得锃亮锃亮的。

“也不知活不活得过明天,你弄那么干净给谁看啊……傻子!”无精打采地看着香桂忙进忙出,香玉裹着棉被靠墙坐着,还不时嘀咕谩骂两句。

香桂原本就木讷,现在越发不爱说话了,只是做自己的,也不搭腔。一手端起擦洗器具的脏水,一手掀起门幔准备泼出去,不想竟对上一张笑得比春花还娇艳的脸。

“姐姐!”莫商跳到香桂跟前,兴奋地叫。

香桂吃了一惊,忙将手中水放到地上,将莫商拉进屋。“你怎么来这儿了?这两日不大安生……你别乱闯啊。”

“我来看你。”莫商笑嘻嘻地道,一点也没感染到四周紧张的气氛。“嘻……我有麻烦了,想请姐姐帮忙呢。”

麻烦?她那样子哪里像是有麻烦啊,倒似在问你吃不吃饭一般。香桂有些好笑,拉着她坐在自己收拾得整整齐齐的炕上,“我能帮得上么?”她虽然蠢笨,却没忘记这女孩儿不一般的来历。

窝在炕上的香玉却傻呆了眼,她怎么也没想到香桂会认识这么一号人,不自觉从被子里钻出来,“呃……阿桂,这位姑娘是……”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个少女好像是前天傍晚到达军营的那一路人中的一个,身份似乎不低。

莫商看向头发蓬乱,衣衫不整的香玉,礼貌地冲她笑了笑,“我叫莫商,打扰姐姐了。”说着,不等香玉回话,又转向了香桂。“我闷,想四处走走,姐姐陪我可好。”

这叫麻烦?香桂怔了下,还没回答,香玉已抛开被子跳下了炕,“阿桂忙,我陪姑娘去吧。”一边说着一边就开始收拾起来。

香桂早习惯了香玉的霸道,倒也不以为意,露出一个憨实木讷的笑,“呃,香玉会说话,有她陪着你就不会闷了……”突然想起什么,她的眼中浮起担忧,“只是不知能不能出去?”要知道这两日她们是哪里也不能去的。

香玉不由翻了翻白眼,觉得香桂简直笨得没救了。

莫商虽然没有说不,但是原本雀跃的表情却黯淡了下来,闷闷不乐地坐在那里,拽着香桂的衣袖不放。香桂迟钝,没看出来,只是陪坐在那里等香玉梳洗,也不会找一两句话来解闷。

片刻后,香玉梳洗好,来到两人面前,笑得有些谄媚有些讨好。“姑娘,我们走吧。”

莫商咬住下唇不吭声,也不起来。香桂奇怪,正要开口催,香玉毕竟精明,一下子看出了苗头,心中不免有些妒嫉香桂,嘴上却忙道:“香桂一起去吧,多一个人更热闹些。”她知道惹得眼前的少女不高兴了,谁也不会有好处。

闻言,香桂有些诧异,莫商脸上的阴郁却散了开,再次露出阳光一样灿烂的笑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