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home
options
more

【第一章(上)】
日光昏沉,风呼啸而过,扬起满天尘沙,薄薄雾雾,笼罩住一切。

数排泥土夯筑而成的简陋房屋安静地躺在光秃秃的山脚下,与一座荒凉的土城遥遥相望。几棵叶子稀落的歪瘦杨树立于屋旁,风动,树叶沙沙,更增寂寥。

“阿桂,你起了么?不多睡一会儿?”一个透着睡意的女子声音从一间矮屋内传出来,惊扰了苍茫的寂静。

“嗯……睡不着……”簌簌的穿衣声随着另一个较柔的女声响起。“我去洗衣服,你有没有要洗的?”

“在炕头上……不行,倦死了……腰好痛……”

“你好好歇着,等我回来给你揉揉。”

“哎……这日子要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静默。仿佛被蒙了一层黄纱的阳光洒在矮小鄙陋的土屋上,非但没让人觉得丝毫的暖意,反而衬得凌冽的朔风更加可怕了。

轻微的脚步声往门边接近,厚重的门幔被掀起,内里钻出一个穿着大花袄裤的女子。端着木盆子,里面装着满满的脏衣。白净的脸,有些江南的温柔,却细眉细眼的,并不出众。花信的年纪,低垂的眼角有着淡淡的疲惫。

沿着土屋间的空地而行,一路上偶尔遇到打扮相似的女子,却并不互打招呼,只是擦肩而过,仿佛素不相识的路人。

走出土屋区,入目的是黄沙与白草相杂的空旷平野,数十个一组的白色营帐像洁白的花朵一样密布其上。兵士训练的声音以及马嘶声被风吹过来,充满了肃杀的味道。

她早已麻木得不剩任何感觉,只是随意地扫了眼,便循着荒草丛中纵横交错的小路中的一条径直走下去。半柱香时间,前面出现一条小溪,在稀疏的树木中蜿蜒细淌。

在平日洗衣的石边停下,还没碰那泛着粼粼清光的水,她已不由自主打了个寒战。根在南方,即使过再多年,依然是无法适应这里的寒冷。

深吸一口气,她挽起袖子,将衣服全部浸湿,泡在石边浅水中。

清泠泠的笑声像以前家里檐下挂着的风铃,吸引住她的心神。雪白晶莹的美丽小脚淌水过来,在她面前停下。

“军营里是不能有女人的,你怎么在这里?”风铃的声音从头顶上飘下来,带着快乐。

她抬头。

豆蔻花开的年纪,飞扬的眉,明媚的眼,唇角梨涡一不小心便盈了醉人的甜。

“我……叫香桂……”她不知所措。由下往上的视角,更加让她觉得自己的卑微与渺小。

女孩格格笑,小脚一扬,溅了她一头一脸的水。“你别怕,我也是女人来着。我叫莫商。”女人和女孩是有区别的,她懵懂不知。

笑是会感染人的。香桂以为自己看到了家乡塘边随风轻舞的柳条,塘中迎日而红的荷花,她不是个书气的女子,却觉得自己的思想从来没有这样诗情画意过,心中便也有些得意,甚至忘了去擦头脸上的水。

“你快上来吧,水冷,会病。”她病过,差点再也爬不起来,至今想起仍有余悸。

“嘻嘻……”莫商笑得天真烂漫,不但没上岸,反而还故意在水中淌过来淌过去,小巧的玉足踩在溪底的鹅卵石上,反射着阳光的润澈水流在她白皙晶莹的小腿肚边缓缓滑过,炫惑心目。“没关系,很舒服呢,不信你也下来试试。”

香桂觉得头皮都起了鸡皮疙瘩,摇头。“我以前没见过你,你是上营的?”除了同样身为营妓,她想不出眼前的少女有什么理由堂而皇之地在这个地方玩水。除了上营,她更想不出何处能容下这样的美丽。

“上营?”莫商有些诧异,恰在此时一声厉啸从空中传来,她被吸引住了心神,抬头追踪苍茫的天宇中那雄健自由的身姿,好半天才回过神,“那是什么地方?”

样式简单的衫裙,却是上上等的质料,连绣在衣角袖口的翠竹亦非凡品,加上发上仅有的两样饰品,一只手腕所戴的碧蓝色镯子,和腰间垂着的玉佩,以上所举的任何一样都不是营中的女人能拥有的,即使是上营的女人。香桂突然有所悟,不再言语,弯下身开始洗衣。

久等无应,莫商不耐地踢了踢水,“喂,你怎么不回答?”

水又溅在香桂的脸上,她抬起手臂用袖子揩了,依旧闷不吭声地洗自己的衣服。

莫商无趣,上岸,其实有些糊涂,不明白好好的怎么突然就不和她说话了。可是她不是死皮赖脸的人,不勉强也不生气,只是双手抱膝坐在岸边,下颌搁在膝上,歪着小脸看女人一下又一下地捣衣,清澈的眼中充满了兴趣。

******

“喂,姐姐,你家住哪里?我可以去玩吗?……走到哪里都是男人,闷也闷死了。”看着香桂洗完衣,端起木盆准备走,莫商突然开口,一脸的乞怜。

即使是这样的表情,也比上营青双姑娘冷漠的表情看上去高贵许多。连求人也没有丝毫卑下的感觉,只有血统真正高贵的人才能做到吧。香桂摇头,不认为下营是眼前女子能去的地方。

“不闷,怎么可能会不闷?”莫商提高了嗓音,完全曲解香桂的拒绝,“下午我带你去军营里逛一圈你就知道有多烦了……”

“我是下营的。”香桂认真地看着女孩儿,耐心地解释,“那里住的都是最下等的贱奴,你别去哪里,不好。”而且军营也不是她能随便逛的。

莫商眨了眨眼,正欲说话,马蹄声起,疏林外数匹马正离营向这边驰来。无奈地叹了口气,她苦笑,“不就是出来逛逛么,用得着这么大的阵仗?早知道就偷偷跟在他后面还自由一些。”一边说一边飞快地穿上鞋袜。

十二名虎背熊腰的青衣大汉众星捧月般簇拥着一个白衣华服男子,像旷原上一群剽悍的猎豹向两人扑来,还距得远,香桂已被那气势逼得喘不过气来,脚下不自觉往后退,似想将自己藏进草丛里。没少看见打仗,她的胆子却丝毫没有变大。

敏感地察觉到她的害怕,莫商安慰道:“别怕,那是来寻我的。”话音未落,人已经钻出了树林,向来人招手。

近了,一群人的面目渐渐清晰可见。当枭霸之气满溢之时,能吸引住人目光的绝对是足与之相抗衡的平和从容。修眉长眸,为首的白衣男人容颜清逸飘洒,一粒鲜红的眉心痣衬得他如秋月一样柔润温雅。

香桂几乎看呆,平生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恍惚着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

一声呼哨,十二匹健马在数十步远处倏然立定,只有白衣男人直趋而前。

“小商。”低柔沉稳的声音在空中飘散。

莫商抓住那向自己伸出的修长大手,纵身而起,轻盈地落在男人胸前。通体火红的骏马驮着两人仿佛闪电一般在香桂面前凌空画出一道漂亮的弧线,转身回驰,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一丝停滞。

“凤雁北,带我的朋友一起。”风中,遗落莫商娇憨的要求。

“战马之上不带营妓。”温柔的声音,没有鄙夷,却自有一股高高在上的贵气。贱如野草,即使连顾也不屑,又遑论于其上投注分毫情绪。

“营妓……”随着疑惑的低吟,莫商回头,越过男人的肩,留下淡淡惋惜和抱歉。

香桂眨眼,笑,然后冲着莫商使劲地挥手。不是没有听到两人的对答,可是她并不生气,有什么理由生气呢?

两人一骑越过一排黑骏往前驰去,叱喝声起,十二名青衣大汉纷纷原地掉转马头尾随其后。蹄声轰鸣,渐渐去远。

“凤雁北。”傻傻地笑着,香桂以几不可闻的声音低喃自己听到的名字,仿佛怕稍大一点声就会亵渎名字的主人似的。

是天上的月亮吧。摸也摸不着,碰也碰不到,只能仰起头远远地看,但是只是这样,就会让人很开心呢。

是一年中最最美丽的那轮月亮……香桂对自己说,笑得很满足,端着盆走出了小树林。